《红色的年代》
第16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妇人笑笑:“是啊,前段时间去瑞士考察了,然后厅里工作又比较忙,这次来江北也是过来主持一个会议,八点钟还要见市里的几个领导,没办法只好抽早上的时间来见您,耽误您工作了,真不好意思。”

  母亲很不自然的笑笑,心里忐忑不安,方霏的妈妈气质很好,看起来也很年轻,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看她指挥司机的样子和说话的口气,分明是位高级别的领导。
  方霏的妈妈很矜持的坐着,她对江北市的道路明显比司机还要熟悉,指挥着汽车开到了江北市政府第一招待所,四星级悦江宾馆楼下,清晨的宾馆内,草坪碧绿,长青灌木郁郁葱葱,由于时间还早,门口没有客人,只有两个彬彬有礼的门童。
  奥迪停下,一个干练的套裙女士从大厅里出来,帮着打开车门接过妇人手中的公文包,低声说:“袁厅长,包厢预备好了。”
  母亲心里一抖,亲家母竟然是厅长,当初听说方霏的爸爸是医院的院长,都吓得老两口够呛,为这桩婚事担心的不行,现在亲家母的官衔竟然比亲家公大了三级都不止,和自家更加门不当户不对了,这婚事,前景不妙啊。
  袁厅长,也就是刘家的“亲家母”带着母亲来到三楼的茶餐厅包厢内,这是一间能看到江水的包间,装饰的很豪华,母亲平生没进过这么高档的场所,畏首畏尾竟然不敢落座,不一会儿服务员送进来点心和茶水,便退了出去,偌大的房间里就剩下两位母亲。
  “大姐还没吃饭吧,尝尝这里的点心吧,特级面点师的手艺,挺不错的。”袁厅长说着,端着茶壶帮母亲倒了一杯,母亲心情很紧张,赶紧忙不迭的说谢谢,不饿。
  袁厅长自顾自的拿起一块精致的糕点,很斯文的吃着,开始侃侃而谈:
  “我一直在省里工作,没时间照顾他们父女,一直以来都很愧疚,我虽然事业上有些成就,但是亏欠女儿的太多了,小霏是个很独立,很要强的孩子,向来很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她的想法却总是错的,中考的时候选择了卫校,择业的时候选择了留在江北,这都是我强烈反对的,但终究因为工作太忙,造成了既成事实。”
  “小霏学习很好,这点随她爸爸,但是脾气却很倔强,这一点随我,但年轻人毕竟见识有限,考虑事情不够周全,咱们做父母的,在关键时候就要帮他们把把关,大姐,您说是么?”

  女人的直觉是敏锐的,母亲猜的没错,“亲家母”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拆散儿子和方霏,但是此时此刻,面对这样的问题,母亲也只能默默地点头。
  “就是嘛,大姐,小霏今年才二十一岁,大学都没毕业的年龄,就要急着结婚,我觉得对她并不是一件好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觉得年轻人的眼界应该放的更远一些,我帮女儿计划了一下,准备送她去英国读医科,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所以……”
  袁厅长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母亲一看就认出来,那是自己送给方霏的礼物,老刘家的传家宝,一对翡翠镯。
  “孩子的感情问题,做父母的本不该过问太多吗,但我想给女儿更多的选择,更广阔的未来,大姐,您能明白么?”
  母亲低声说:“我懂了,袁……厅长。”

  袁厅长将翡翠镯子推了过来,叹了口气说:“小霏这孩子也够痴心的,为了给您儿子筹集做生意的资金,把我留给她的房子也给抵押出去了,贷了五十万的款子,唉,年轻人创业也很艰难,这笔钱就当阿姨支援他的吧,对了,听说他是做保安的吧?”
  母亲嘴唇蠕动了一下,本想说自己的儿子是物业的副经理,但还是没说出口,在厅局级干部面前,物业经理和保安又有什么区别呢。
  袁厅长又说了很多话,但母亲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就看到对方的嘴在动,而自己只是机械的点着头。
  袁厅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了很多,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多了,便说:“大姐,我还有个会议,您慢慢吃,待会儿小李会送您回去。”说着便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包间。
  母亲坐在桌子前一动不动,老半天之后,才拿起桌上装着翡翠手镯的盒子,紧紧地攥在手里,拖着一双沉重的腿离开了包间,自始至终,桌上的糕点她一块都没有动。
  酒店里的客人们也都开始下楼用饭了,衣冠楚楚的客人们和彬彬有礼的服务员来回穿梭着,谁也没有留意这个穿着清洁工反光背心的大妈。
  出了宾馆大门,所谓的司机小李根本没有出现,事实上母亲也不会再去乘那辆奥迪。
  母亲一路走回了自己工作的地点,把落叶铲上保洁车,拉着车来到垃圾站,交了车,换下工作服,一路走回家,她木然的走在街上,失魂落魄,步履蹒跚。
  熟悉的巷口,熟悉的人群,终于到了自己家门口,推门进家,老伴正蹲在煤球炉前用蒲扇鼓风呢。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马上中秋节了,回头我去买几只鸡几条鱼……”父亲很愉快的说着,头也不抬。
  “老刘……”母亲低呼了一声,无力的靠在门框上,父亲抬头一看,惊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一直努力保持着尊严的母亲在亲人面前再也撑不住了,大串大串的泪珠夺眶而出。
  “这是怎么了?”父亲慌张起来,丢了蒲扇上前扶住了自己的老伴。
  从宾馆走回家,已经耗尽了母亲的精力,回到温暖的家里,面对最亲的人,在外人面前一滴泪都没有落的母亲,终于哭了,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吓得父亲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了,到底怎么了,早上不还好好地么?”父亲手忙脚乱的将母亲搀扶到屋里板凳上坐下,又拿起热水瓶给她倒水,焦急的问道:“别哭,到底怎么回事?”
  “老刘,儿媳妇没了。”母亲哽咽着说。
  “啊!方霏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老爸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虽然方霏还没进门,但是老两口已经将这个乖巧善良的女孩子当成亲女儿一般看待了,方霏出事,老爸自然心急火燎。
  “不是,小方好好的,是她妈妈来找我了。”母亲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拿出那一对翡翠手镯来。
  “怎么退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的好好地么,过几天双方父母见面,谈谈儿女婚事的么,怎么老方家这么快就变卦了?不行,我找他们去!”老爸血往头上涌,站起来就要走。
  “老刘,你回来,不用找了,方霏她妈妈人挺好的,说话又客气又在理,是咱们高攀不上人家啊。”

  “怎么就高攀不上了,小光那么能干,都当经理了,每月三千多块,还有养老保险,咱们比他们家不差啊。”老爸依旧是义愤填膺。
  “老刘,你听我说,方霏她妈妈是厅长,和咱们市长一般大的官。”
  老爸顿时愣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能长叹一口气,蹲下来抽烟。
  “袁厅长说了,方霏才二十一岁,想让她出国深造,到英国去念大学,将来当医生,她的意思我明白,是怕咱们家小光耽误了女儿,都是当爹娘的人,她这样做我理解,只是苦了咱们家小光了,快三十岁的人了,上哪再找一个去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