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5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伤成这样,刚才在车上叶韵居然笑得那么甜,想想真不可思议。
  “烧点开水,”鱼小婷头也不回吩咐道,“家里有没有白酒?”
  “有!”芮芸和周小容同时应道。
  “拿两瓶过来,还有打火机。”叶韵道。

  芮芸赶紧到柜橱翻找白酒,周小容则手忙脚乱烧开水,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
  白酒和开水送进卫生间,鱼小婷淡淡道:
  “你俩出去,把门关上。”
  “好,好……”
  卫生间门关上不久,里面断断续续传来闷哼和低低的惨叫声,那是痛苦到极致才发出的声音。
  芮芸、周小容花容失色,在客厅坐立不安,不晓得能提供什么帮助。
  “要不要告诉方晟?”周小容问。
  芮芸摇摇头:“别,她俩通常扮演清道夫角色,做的事见不得光。”
  “可……”
  “她们身经百战,这点伤按说不算什么。”
  四十分钟后,两人虚弱不堪从卫生间出来,叶韵径直躺到沙发上,鱼小婷坐到桌前唰唰写了两张纸,递过去道:

  “按单子上写的药品,麻烦你们分别朝东、西两个方向买药,记住必须不同的药店,每家店顶多买四分之一份量。”
  “万一药店没有咋办?”周小容接过来后问了句废话。
  鱼小婷简洁地说:“都是常用药。”
  芮芸直接到门口换鞋,周小容穿上外套后也跟过去。
  鱼小婷紧紧盯着两人一举一动,就在芮芸欲开门时突然说:“你一个人去,周小容留下!”
  一直压抑住情绪的周小容终于爆发了,涨红脸道:“你怀疑我告密?要不我滚出去把地方腾出来好了!”

  鱼小婷神色不变:“因为你脸上藏不住情绪,而芮芸可以。”
  周小容一呆,芮芸稍作犹豫,轻轻从她手里抽出清单独自出门。
  颓然坐到鱼小婷对面,周小容赌气道:“我就是喜怒溢于言表的人,率性、爽直、容易冲动,所以方晟不喜欢对不对?”
  “你明知不是这样的,”鱼小婷温和地说,“刚才的决定跟性格、方晟都没关系,纯粹出于避险的职业本能,如果因此伤害了你,我要说声抱歉。”
  “上大学时,你真的跟赵尧尧、芮芸同宿舍?”叶韵躺了会儿精神有所恢复。
  周小容点点头。
  “还有一位呢?”
  “也在省城,圈子跟咱们不一样,平时很少联系。”

  叶韵八卦地问:“长得漂亮吗?”
  “还可以吧……”
  叶韵还想问什么,被鱼小婷以目制止,道:“最近网吧生意怎样?”
  “嗯……”周小容意兴阑跚,对生意方面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索性起身道,“我清理下卫生间。”
  鱼小婷见状拉着叶韵到芮芸床上休息,睡到芮芸拎着两大袋药品回来。
  “怎么买的?”鱼小婷问。
  “共去了11家招牌不同的药店,理由是孩子开运动会,预备些常用药,”芮芸不紧不慢说,“只有2家店员问了用途,其它几家只顾推荐更贵的药。我一直注意后面有无盯梢,其间还到巷子里转了两圈。”
  “很好,你具备情报人员素质。”鱼小婷夸道。
  叶韵道:“成功的商人通常也是出色的情报员。”
  芮芸细心,顺路买了些冷菜熟食,再从冰箱里搜刮些存货,十几分钟后满满摆了一桌菜。
  “你俩流血多,多吃点菜补补。”芮芸道。
  叶韵笑道:“就算不流血我胃口也很好,人家都说女人其实比男人能吃,只是很多时候装淑女罢了。”

  “那是,每次应酬我都饿着肚子回家,怕人家背后议论呀。”芮芸道。
  餐桌上基本是芮芸和叶韵一唱一和,鱼小婷天生寡言,周小容则情绪不高,出于礼貌始终陪着而已。
  敌意是很明显的。
  周小容认为鱼小婷、叶韵与方晟有过关系,其实叶韵就顶了个名,真正越轨的却是芮芸!

  这恐怕是周小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
  鱼小婷明知对方浓浓敌意,不以为意。她心里只对不起白翎,其他都不在话下。
  算旧账,唯一在周小容面前有愧的是赵尧尧,除此之外所有女人看来,周小容已是过去式。
  这笔糊涂账啊,什么时候才能算清楚!芮芸想到方晟,想到该死的开关,不由愁肠百转。
  吃到一半,周小容见叶韵不时逗自己说话,心里有些恼火,直截了当问道:
  “你们在省城做什么行动,伤成这样?”
  “小容……”芮芸急忙阻止。
  出乎意料,叶韵并未恼羞成怒,反而笑道:“唉,老娘大风大浪都经历过来,差点翻在阴沟里……被人伏击了。”
  “什么人?”周小容追问道。
  芮芸无奈暗叹口气,心想周小容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啊。
  叶韵笑而不语,一直很少说话的鱼小婷慢悠悠道:
  “一伙以前结下梁子的死对头,本来这次行动跟他们无关,想不到半道遭遇上了,打了咱俩一个措手不及。”

  周小容道:“为何不报警?”
  这回轮到鱼小婷但笑不语了。
  芮芸实在看不下去,道:“小容,她俩做的事都与方晟有关,有些的确上不得台面的……还是别多问为好。”
  周小容是准备豁出去了,根本不理会芮芸苦口婆心暗示,生硬地问:“女儿多大了?”
  话一出口,叶韵脸上笑容凝固,芮芸也吓得筷子险些脱手,餐厅里气氛迅速降至零度以下!
  从鱼小婷生下女儿并逃亡起,从来没人——也没机会当她的面提起此事,强势如白翎,与她通的唯一一次电话都巧妙地回避了。

  原因在于越越自打出生起就背负沉重的原罪,鱼小婷已从官方途径获得自由身,越越却因为种种原因永远不见天日。
  另一层因素芮芸和周小容都不知情,只有叶韵隐约有数,那就是受鱼小婷与FBI交恶牵连,母女俩已数年未曾见面,身为妈妈鱼小婷内心深处的难过与痛苦可想而知。
  鱼小婷眼中厉芒一闪,目光似刀刮过周小容脸庞,霎时周小容有股被困冰窟的感觉,全身上下都寒嗖嗖毛骨悚然,呼吸几乎停顿。
  “小婷……”
  叶韵担心鱼小婷翻脸,紧紧抓住她右手轻声提醒道:“小容她……很多事都不清楚来龙去脉……”
  芮芸也回过神来,代为缓颊道:“是的,是的,而且最近睡眠很差,情绪波动不定。”
  “其实我理解小容的心情,”鱼小婷缓缓道,“换位思考,若我是小容此刻心情亦难以平静,只是有几桩事你虽耿耿于怀却是误会,今天正好有机会当面说清,看看能否解开你的心结……”

  冰块融解,大地回春,芮芸如释重负赶紧给鱼小婷加开水。
  “一是叶韵,她是方晟商业上的伙伴,也暗中相助化解多次危机,这一点芮芸应该有数,我可以担保她跟方晟只是普通朋友……”
  “如果臂上有守宫砂就好了,亮出来证明清白。”叶韵笑嘻嘻活跃气氛。
  “二是我和女儿的问题,我承认责任完全在我,与方晟关系不大,至于原因又是一个故事,不在这里啰嗦;三是你总觉得方晟身边的女人对不起你,不该这样想的,追根溯源是你对不起方晟,是吧?”
  日期:2018-11-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