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6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或许他曾经辉煌过,伟大过,不可一世过,但毕竟失败了,所有的一切付之东流,妻儿也离他而去,面对如此之大的挫折和痛苦,他竟然还能保持一份平常心,回到故乡从头再来,这份毅力,这份坚韧,让李纨深深的佩服。
  只是不知道在他平静面容的背后,又有多少泪水哀愁。
  在这一刻,李纨忽然心动了,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他失去了妻儿,她失去了丈夫,两人在这茫茫人海中相遇,似乎是上天的注定,命运的安排,从刘子光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和李纨母子二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就是命运吧。”李纨在心底唏嘘。
  正餐过后,开始吃甜品,李纨切了蛋糕,在每人面前的盘子里放了一块,忽然刘子光做了一个很大胆的举动,用手拈了一块奶油抹在李纨脸上,李纨有些不知所措,多少年了,没人对她做过这么亲昵的举动,但是儿子立刻兴奋起来,也拿蛋糕往妈妈脸上抹,李纨夸张的大叫一声,也拿起蛋糕回击两人,餐厅里充满了欢笑和蛋糕。
  终于疯够了,小诚在叔叔怀里进入了梦乡,两人轻手轻脚将孩子放进卧室的小床上,拉上窗帘,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钟,刘子光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告辞离开了,李纨忽然说:“再喝一杯吧。”
  鬼使神差的,刘子光就答应了。
  那瓶82年的fite已经喝完了,李纨又去开了一瓶,两个人坐在落地长窗前,把客厅的大灯关了,面对着滔滔江水和璀璨的霓虹,喝酒谈心。

  天边一轮圆月,倒映在江水中,不时开过的夜航船将月亮的倒影切割的支离破碎,李纨穿着瑜伽服,盘腿坐在地板上,面前摆着酒杯,一缕散发垂在耳畔,白生生的颈子在月光下更显光洁,她一杯杯的喝着酒,向刘子光倾诉着自己的故事。
  李纨不是江北本地人,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了小诚的爸爸,跟着他一同回到江北市创业,至诚集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全凭两个人的拼死苦干,凑巧那几年江北市的房地产市场才刚起步,他们抓住了机遇,靠着融资贷款拿下第一块地,兴建了至诚一期,也赚到了第一桶金,就在事业开始腾飞的时候,丈夫却突然遭遇车祸,抛下娘俩撒手而去。
  公婆一直反对他们的婚事,并且将儿子的死怨在李纨头上,李纨一个弱女子孤身执掌公司,背负了不知道多少压力,同时还要拉扯孩子,面对无穷无尽贪婪的目光,这份酸楚,不足外人道也。
  李纨滔滔不绝的说了很多,喝了很多,她本是酒精免疫的人,喝再多的酒也不会醉,但是此情此景,酒不醉人人自醉,李纨,醉了。
  “抱我……”李纨忽然转身对刘子光说,眼神迷离,吐气如兰,这个可怜的女人太需要一个宽阔的肩膀和温暖的怀抱了,如果在此时选择离开,简直就是犯罪,所以刘子光义无反顾的抱住了李纨。
  纤细的腰身,微微颤抖的躯体,散乱的发丝,嘴唇中呼出的酒香,都令人迷醉,李纨趴在刘子光怀里,畅快淋漓的开始哭泣,江中的夜航船发出悠长的汽笛声,夜深了。
  李纨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回,将三年来所有的苦闷和委屈全都发泄出来,刘子光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她,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信任。

  这样一个珠圆玉润充满弹性和诱惑的少丨妇丨抱在怀里,刘子光没有任何反应是不可能的,李纨大概早就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忽然昂起来头,堵住了他的嘴,身子往前倾去,两人倒在了厚实温暖的乌兹别克地毯上。
  窗外秋意正浓,锦官城的这间房子里却春意盎然,悠长的汽笛声和李纨压抑在喉咙里的呻吟形成一首独特的小夜曲。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被清脆的鸟鸣声惊醒,睁眼一看,自己正躺在副卧室的床上,身上还盖着一张毛毯,窗外,两只小鸟看见他起身,顿时展翅飞起,互相追逐着远去了。
  身上隐隐的疼,胸口,肩膀上,脖子上都是一排排小巧的牙印,后背上还有一道道抓痕,也是李纨留下的杰作。
  想想昨夜的疯狂,刘子光只能在心底感慨一句,少丨妇丨凶悍啊,尤其是饥渴了数年之久的少丨妇丨,绝对能把人榨干,像自己这样如同铁打一般的精壮汉子,都被搞得腰背有些发酸了。同时他也有点后怕,昨夜并没有任何安全措施,连续做了七次,都是直接中出,搞不好会给小诚添个弟弟妹妹啥的,那就麻烦了。
  浴室里传来冲水的声音,还有隐约的歌声,看起来李纨的心情很愉快,不一会儿,穿着浴袍的李纨赤着脚从浴室里出来了,头发湿漉漉的,脖颈修长光洁,没系紧的浴袍中,耸动着一对白兔,出浴的李纨容光焕发,不施粉黛的脸蛋如同白瓷一般光洁而红润,肌肤吹弹可破,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李纨冲着床上的刘子光莞尔一笑:“你累了,再睡一会吧,我去做早饭。”说完就扭头出去了。
  刘子光起身下床,身上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来到浴室,看到李纨帮他准备好的浴袍和浴巾,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不禁感叹这女人的细心。

  匆匆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放着一套崭新的内衣和袜子,李纨在外面说:“你的衣服帮你洗了,你先穿睡衣吧,一会就好。”
  刘子光穿上睡衣出来,走到餐厅,小诚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吃饭了,看到刘子光便乖乖的喊了一句:“叔叔早。”
  刘子光老脸一红,回了一句:“你早。”心中暗暗愧疚,昨天把人家小男孩的妈妈给睡了,怪不好意思的。
  李纨端着几个盘子出来放在他们面前,小诚是一个荷包蛋,牛奶和麦片粥,刘子光是四个荷包蛋,一大杯牛奶,小诚不满意的说:“妈妈,为什么叔叔的鸡蛋那么多。”

  李纨坐下来摸着儿子的脑袋说:“叔叔干活累了,所以要吃四个鸡蛋,小诚没干活,所以只吃一个。”
  小诚不服气的说:“叔叔没干活,叔叔在和妈妈打架,我都看见了。”
  李纨的脸一下子红了,生气说:“小诚不许胡说,叔叔昨天喝醉了,在咱们家住了一晚而已,小诚不许告诉别人哦,不然叔叔以后再也不来咱们家了。”
  这一招很好使,小诚立刻老实了:“妈妈我不告诉别人,就连方妞妞和王羽琪都不说。”
  这两个是小诚在幼儿园的好朋友,小诚这样一说,李纨才放心,三个人吃了早饭,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李纨家的洗衣机很先进,刘子光的衣服已经洗好并且烘干了,拿熨斗烫一下就可以穿了,刘子光穿上笔挺的裤子,锃亮的皮鞋,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里就是自己的家,李纨就是自己的老婆,小诚就是自己的儿子,这种感觉很温馨,但也有一种隐隐的负罪感。
  一切处理停当,三人穿戴整齐下楼,乘坐电梯下到地下停车场,上了沃尔沃之后,李纨问:“我带小诚去公司,你去哪里?”
  刘子光说:“我也去上班,回头你把我放在公共汽车站就行了。”
  李纨点点头,不再说话,发动汽车开出车库,来到最近的一个公车站,停下汽车,刘子光还想说点什么,但李纨却毫无表情的看着前方,似乎刘子光只是个搭车的陌生人,而不是和她缠绵一夜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