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8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岚岚……”周芸抹了一把眼泪,抽泣道:“我不是气他不告诉我,我是难过你知道吗,这家伙在飞机上遇到这么大的事,还记得去码头给买这些海鲜。昨天晚上,他肯定是下飞机不久就直接来龙山了,我这是感动!”
  看到周芸的眼泪哗哗的流,施岚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戳中了一样。
  就在这时,方长的电话又拨了回来,周芸赶紧接了起来,吸了吸鼻涕泡泡,哼道:“你还打回来干什么,讨厌死你了。”

  “别生气了,以后有什么事,我都告诉你!”
  “谁要你告诉我啊,死混蛋!”周芸嗔了一声,话头一转,叫道:“这么多岛城特产怎么弄啊?”
  方长嘿嘿一笑道:“都到货啦,还挺快的嘛,蛤蜊放活水当中,加点盐,让它们再吐吐沙,其余的放着不动,我晚上回来做。”
  周芸不哭了,撅着嘴嗔道:“我要吃油焖大虾!”
  “好,晚些时候我回来。”
  周芸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捧在怀里,破涕为笑。
  那一脸幸福的样子把施岚都看傻了,前一秒还在哭呢,怎么一下子就笑起来了,她是怎么办到的啊?

  周芸瞅了施岚一眼,叫道:“你说这人是不是很讨厌,把我弄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真是烦死了,走,我带你去看点好东西!”
  说着,周芸牵着施岚来到厨房,指着那岛城花蛤说道:“这是我老家特产的蛤蜊,辣炒、蒜蓉、原汁……好吃得不行……”
  看到周芸这一脸兴奋的样子,施岚在想,如果一个男人也这么对她的话,她会不会也感动得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呢?
  方长看了看自己的车,损伤也不是特别的严重。

  这个时候,夏林才走过来说道:“老板,你这车开去山地越野了啊?刚才看了看底盘,都被挂这比样了。”
  “登记一下材料清单,我亲自去找谭斯贵拿货。”
  夏林一听,顿时有些惊讶,一般这些材料只需要给谭斯贵的公司打一个电话就可以了,怎么方长今天还亲自下单了,这当中是有什么讲究吗?
  就在夏林不解的时候,方长看了看那台被封装起来的发动机,说道:“时候也差不多了,那台柯尼赛格可以修复了。”

  “什么?”夏林差点没咬了自己的舌头,叫道:“老大,你开什么玩笑,那车原本两千八百多万,撞成这逼样,六成配件得换新,加上新的套件,修复价格怎么也得要一千多万,亏大了啊!”
  “尽快把配件单发给我,我说的是尽快,不然的话,春节你给我留下来加班!”
  一听这话,夏林石化当场,无良老板啊!
  方长又给夏林交待了些事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林佼来了厂里。
  “你怎么上来了?”

  林佼脸一红,偷偷看了夏林一眼,后者打个哈哈冲方长笑道:“老大,我先去把柯尼吊下来,晚一点把单子发你。”
  说着,夏林就先走了。
  瞧林佼欲言又止的样子,方长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听说你们昨晚遇到麻烦了?”

  方长点点了头,说道:“放心吧,事情我都已经解决掉了。是不是担心周芸怪你啊?”
  林佼咬了咬唇角点点头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周总她会不会生气啊?”
  “生什么气,这些事情就算没有柳冰那个丫头从中使坏,你都应该把事情直接说出来,利弊你得让周总自己去做判断,你放不开,是因为你听了柳冰的话而已。以后大大方方的就行了,周芸不会有意见的。”
  林佼重重地点点头,还是不肯离开,虽然她不说,但是方长还是明白她想说什么。
  于是,方长伸的摸了摸林佼的头,笑道:“不要难过了,我又没有怪你。”
  林佼听得心中一颤,轻轻地抚住自己脸上方长的手背,眼眶一红道:“方长,我以后再也不胡思乱想了,只要你在,我就满足了!”
  “真是个傻丫头!”
  听到这句带着浓浓溺爱的话,林佼感觉甜丝丝的,抿了抿嘴,突然说道:“对了,加盟商所有的合同都签定了,年后就要开始装修,时间比较紧,所以我就问了问墨墨那边屠宰厂的情况,可能就是今明两天就有结果了吧。”
  “正好,我也要找她!”
  听到这话,林佼再不舍地多看了方长几眼之后说道:“前几天周总走之前,让我把奖金给造了,我还得去忙活,针取明后天就把钱上卡,大家可都盼着这奖金过年呢。”
  方长点点头道:“那你去忙,有事给我打电话。”

  林佼双轻轻地抚了抚方长的手,这才准备转身上楼。
  “柳冰呢?”
  “跑了!”林佼笑着吐了吐舌头道:“估计把你收拾她,一早就跑了。”
  “臭丫头!”方长笑骂了一声,目送林佼离开时,这才把电话拿出来拨给了龙墨。
  响了好几声,接通了,龙墨有些匆忙的声音从电话当中传了过来道:“方长哥,你在干吗呢?”
  “你呢?我听佼佼说你这两天在谈屠宰厂的事是吗?”

  “嘿,你还真说对了,我现在正在跟老板谈这事儿呢,就在东郊三环边上,要不你直接过来吧!”
  方长当即应道:“好,我马上过来找你!”
  挂了电话,手装进了兜里,再看了看的那台强力的发动机,方长离开办公区,来到镇口拦一辆出租车,去了东郊三环边的那家富来生鲜制品厂门口。
  方长给了钱,刚一下车,就看到有人鬼祟地在这家厂子门口张望。
  跟方长一个照面,这人直接一扭头就直接转过身去,不敢让方长看见了。
  方长那眼睛贼得很,就这么一晃眼的工夫已经认出来这是乔山镇上的白老三,这老家伙在这儿的话,恐怕没什么好事吧?
  心里正琢磨着,龙墨就笑吟吟地迎了出来。
  一看方长身后没人,俏脸一红,伸手就去拉方长的衣袖道:“大英雄终于回来了,你现在可是个大红人了啊!”
  方长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微微一笑道:“偶尔撞上了,就帮了把手,比起你们这样天天奋战在一线的父母官,实在算不上什么英雄。”
  “讨厌,我才不要当你妈呢!”龙墨嗔了一声,第一次玩笑开得有点过,一下子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方长嘿嘿一笑,目光一转看着那大门口走出来的中年男人,看到方长过来的时候,那两只眼睛放了光,就像看到了摇钱树一样。
  “方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富来生鲜制品厂的高老板,高老板,这是方长。”
  高老板四十岁左右,原本只是帮人杀杀鸡鸭子,杀杀猪,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图省事儿就把禽畜送到这里来宰,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高老板特别会吹猪。
  不是叫吹牛吗?怎么又叫吹猪呢?这事儿吧源自于传统杀猪法的原故。
  原来杀一头猪,四五个壮汉得把猪结结实实地摁在长条凳上,杀猪刀一刀从喉管斜插进去直达心脏,血水带着泡泡狂涌出来,下面拿个盆子一接,就等血放干,猪也就不动弹了。
  当然,这只是杀猪的第一步,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把一根细长坚硬的竹管从脚猪的侧面捅进去,找一个肺活量惊人杵管子上狂憋足了劲儿吹,要把残留在猪血管里的血水全都给吹出来。

  肺活量不够的人干这活儿吹两口,就两眼冒金星,头重脚轻地往地上栽,所以一个村子里有时候也找不到几个人能有吃这口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