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5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我们有心理准备,”宋仁槿锵铿有力道,“这么说吧,今后我们将紧紧跟随于家步伐,决不后退半步!”
  方晟愣了足足半分钟,头一回主动伸手与宋仁槿握了数秒钟,道:“我记住你的话!”
  车子将方晟送至离于家大院两条街外的拐角,再次握手后宋仁槿方才离去。
  看着方晟逐渐消逝的身影,车子速度慢了下来,司机摘掉眼镜,撕去胡须,赫然竟是宋寒枫的弟弟、全国工商联主席宋寒锦!

  “叔叔,您看方晟靠得住吗?”宋仁槿恭敬地问道。
  宋寒锦长时间沉思,慢腾腾道:“反应敏捷,思路开阔,灵活性和原则性兼而有之,感觉比于云复好打交道……事已至此没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予他,当务之急躲过这一劫再作打算。”
  “您说得对,”宋仁槿道,“于家毕竟根基深厚家大业大,关键时刻说话有份量得多,另外,老一辈的革命情谊还在嘛。”
  “革命情谊啊……唉,革命情谊……”宋寒锦没继续说下去。
  于家大院象往常一样宁静、安逸,没有客人拜访,于老爷子独自在客厅挥毫作画,不时停下来洋洋自得欣赏一番。
  “爷爷,我回来了。”方晟笑嘻嘻进去请教,刚刚又绕到白家陪了会儿小宝,顺便将今天活动情况报告给白老爷子和白杰冲,基本满意。
  于老爷子似沉浸在画的意境里,“唔”了一声,一丝不苟画完最后一笔,抱臂定定看了会儿,问:

  “画得如何?”
  “当然是笔法老练,出神入化……”
  “你又看不懂,拍什么马屁!”于老爷子无情地揭露道,转而缓缓来到屋外,道,“从昨晚到今天,你很忙啊,人没到家,乾隆御藏梅瓶倒送来了,真是大手笔!”
  “啊!”方晟暗想陈皎还把那事儿放在心上,颇为过意不去,“爷爷客厅正好空块地儿,梅瓶放到那儿正好。”
  “说说看到底忙了些什么?”
  “顺便拜访了几个人,正想一一向爷爷回报呢。”方晟赔笑道。
  于老爷子一瞥隐隐卓卓在暗处站岗的卫兵,摆摆手道:“我不想知道白杰冲搞的小动作,不感兴趣,也不想过问;宋仁槿找你怎么回事?这个要说清楚!”
  “想必爷爷知道宋老爷子时日无多的消息?”
  “那算什么新闻?关于他的病情正治局都有通报。”
  “宋仁槿说宋家将紧紧跟于家步伐,决不后退半步。”方晟如实转述,这种大事往往关键就在其中一两个字的表述,他不敢有丝毫闪失。
  “是这么说的?前面还说了什么?”于老爷子问。
  方晟遂将两人所有对话——剔除与樊红雨夫妻问题,一字不漏复述出来。
  于老爷子听了久久不语,沿着花间小径来到后院,站在池塘南侧定定看着天空,若有所思。
  方晟不敢打断老爷子的思绪,悄无声息跟在后面。

  林间鸟儿嬉戏,草丛里虫子斗歌似的唱得欢快,微风轻指,后院生机盎然浑然成趣。
  良久,于老爷子道:“四年前小换届选举宋寒枫和巫石卫职务对调,宋寒枫让出颇有影响的常务副委员长,出任统战部长兼政协副主席,当时他十分委屈,怂恿老宋闹了些日子,是燕常委出面安抚的,大意是宋寒枫有在外事部门工作经验,分管过民族、宗教工作,再说统战部毕竟是独立系统,比人大虚衔好了不少。这样解释之后宋寒枫才安顿下来。回想起来,他真出了一身冷汗呐!”
  方晟道:“就算巫石卫当统战部长还是难逃一劫,有关方面看准他势单力薄才动手的。”
  “老宋即将归天,你以为宋家出事樊家会挺身相助?”
  “呃,其实樊家在军队的影响力也每况愈下……”
  于老爷子感叹道:“所以宋仁槿急急忙忙通过你表达结盟意愿,就是担心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方晟剧震:“爷爷认为还会有第二波?”
  “第二波才会让多数官员丢掉幻想,服服帖帖支持新方案,换我肯定这样做,别无选择。”
  纵观正治局二十多名委员,宋仁槿符合拿下巫石卫的几个条件:上层势力相对单薄,樊家有可能弃之不管;职务波动范围小,统战部属于边缘部门;基层影响力不足,宋家子弟大都分别在西北、西南省份。
  “难怪宋仁槿态度如此诚恳,在我没有任何承诺的情况下主动结盟,原来……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方晟懊恼地说。
  “恰恰相反,你的表现很好,”于老爷子难得夸奖道,“面对这等大事,你能沉得住气,保持适当的灵活和谈判空间,又不轻易许诺,比你岳父还强几分。”
  方晟赶紧谦虚道:“不,不,我哪里比得上爸。”
  于老爷子道:“在我面前别假客气,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我眼里揉不得砂子……事关重大,等你岳父回来再作打算。”

  下午,方晟陪小贝在后院里玩耍打闹,练了会儿羽毛球,晚上与赵尧尧、楚楚视频,一家四口不知不觉聊了一个多小时。
  晚上十一点多钟,于云复从外地考察归来,一头钻进于老爷子书房密议了很久,然后才把方晟叫过去。
  “你答应给宋家消息,明天约他见面吧,记住还有樊红雨!”于云复加重语气说。
  方晟心里扑扑跳了几下,暗想这紧要关头提什么樊红雨?
  于云复见他迷惑不解,道:“要保住宋家,必须把樊家绑到一条船上,所以明天的见面是半公开性质,喻意于家决定挺宋家,而樊家并没有放弃,这就是你们仨见面给外界传递的信号。”
  “你们仨”,好尴尬的说法。
  “见面说什么呢?”方晟强作镇静问。

  “三句话,”于云复道,“第一,樊宋两家必须紧密团结,宋家倒了,下一个就是樊家,某些人很乐意在军方立威;第二,下个月初正治局学习是个节点,到时大家都踊跃发言,坦诚自己的观点;第三,过几天几位老爷子会一起看望宋老爷子。”
  “我记下了……”方晟随即完整复述三点内容。
  于云复略作躇踌,似乎不知如何开口。
  于老爷子道:“明天还有桩任务,见一下燕常委!”
  “啊!”方晟震惊地瞪大眼,难以置信看着于家父子。

  “情况是这样,”于云复解释道,“明天上午燕常委视察京都第一医院——他分管科教文卫嘛,恰巧姜姝也在那里做项目,届时作为患者代表参加会见并接受新华社现场采访,这些套路你懂的。早上你以个人身份看望姜姝,然后燕常委到场后会有人介绍,接下来听从安排就行了。”
  “要机灵点,随机应变,常委视察戒备森严,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于老爷子吩咐道。
  方晟简直有点晕头转向:“见到燕常委,我……我说些什么?还是只听不说?”
  “意义在于会见本身。”于云复意味深长说。
  于老爷子加了一句:“燕常委反正要退,没什么顾忌,也是向外传递信号。”
  方晟恍然大悟:官场算计真是无所不在,微妙到拈花一笑尽在不言中的程度。
  日期:2018-11-0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