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5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子光有些吃惊,没想到方霏的家庭居然是这样的,难得她还保持了这样一种乐观开朗的性格,真是不容易,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对于这个横空跳出来的问题,刘子光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没关系,以后我给你一个家,一个咱们自己的家。”刘子光伸出手,握住了方霏白嫩的小手。
  “嗯,咱们要垒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只有我和臭坏蛋,咱们猫在一起取暖过冬,你出去找吃的,我在家做饭,多美好啊。”方霏望着外面的天空,一脸的憧憬。
  “呵呵,你是把我当灰太狼了吧。”刘子光笑着说。
  “嗯,你就是我的灰太狼。”方霏脸上的憧憬变成了甜蜜。
  “那你想把咱们的小窝安在哪里呢?”刘子光问。
  “起码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间吧,我看滨河新村就不错,距离你家还有医院都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方便照顾你爸妈,上班也便利,咱们租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就行,那边的租金便宜,七楼带个小阁楼,每月也就是六百块钱的样子,我喜欢阁楼,夏天可以在楼上烧烤,还能和臭坏蛋一起数星星……”

  方霏在那里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刘子光在这边暗暗感慨,人家姑娘根本不图什么房子汽车,知道自己家境不好,竟然主动表示可以租房子结婚,这样世间难找的好女孩,夫复何求!
  两人一直在星巴克坐到下午六点,点了两份简餐吃了,方霏就去上班了,刘子光则先回公司看看。
  一进办公室,就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坐在自己位子上,还将两条腿搭在桌子上,架势比自己还嚣张,这人发现刘子光进来,赶紧放下手上的报纸,嚷道:“四眼,你咋回事,一下午都没开手机,我等你老半天了。”
  此人正是刘子光的初中同学,晨光厂保卫科的小干事卓力。
  “卓力你来了,找我有事啊?”刘子光将身上约会专用的劲霸夹克脱下,换了一件山寨5.11的软壳。

  “可不是么,急死我了都,我出事了。”卓力心急火燎的说。
  “走,咱们喝酒去,边喝边说吧。”刘子光揽住卓力的肩膀,和他一起出了办公室,又喊了几个下班的保安,大家一起去地地道道吃烧烤。
  几杯啤酒下肚,卓力打开了话匣子:“四眼,我下岗了。”
  “啊,这么快啊,是不是上回处理废铁的事情惹出麻烦了?”刘子光问。
  “不是,和那个没关系,咱们厂几个车间都是租出去的,工人也跟着那些承包人干,有个小老板挺不讲究的,经常克扣工人工资,今天闹大了,十几个工人领不到钱,家里没米下锅,他还骂骂咧咧说什么愿意干就干,不愿意就滚蛋,我一时气不过就上去动手了,打掉他两颗牙,结果下午厂办就下通知了,让我明天不用上班了。”
  说完,卓力咬了一口油腰子,猛灌一大口啤酒,他似乎说的毫不在意,但是细心的刘子光却发现,这个粗豪的蒙古汉子眉心之间,似乎有一种绝望。

  三十岁的人了,没有女朋友,没有积蓄,只有一份微薄的薪水,现在连这薪水都没了,卓力的心情可想而知,他是厂里的子弟,从小在厂里长大,又在厂保卫科工作了十几年,这份深厚的感情不是常人能够明白的,现在突然就失业了,心里空荡荡的滋味唯有用酒精才能麻丨醉丨。
  卓力身边已经放了十二个空瓶子,他依然在狂饮不止,虽然表面看起来嬉笑怒骂,对下岗不以为然,但刘子光知道,卓力喝下的,不仅仅是啤酒,还有泪水。
  “这样吧,卓力,你跟我干,我把华清池交给你看着,每天就在里面看着,有捣乱的小痞子或者不着调的客人,你就帮忙处理一下,这钱不是我出,是华清池的老板出,每月五千,你看行么?”
  听了刘子光的话,卓力放在嘴边的啤酒杯停下了,忽然放下杯子瞪着刘子光问道:“五千!真的假的?你不是忽悠我吧?”
  刘子光点燃一支烟:“怎么会呢,干得好的话,可能还多些呢,不过有一点要说清楚,做按摩的钱可得自己出。”

  “那就这么定了,你可千万别反悔,啥时候上岗?要不今天我就去吧。”卓力连啤酒都不喝了,心急火燎的看着刘子光。
  刘子光笑眯眯的看着卓力,说:“不慌,你先休息几天也行,等小贝出院,你俩交接一下。”
  卓力急不可耐的说:“交接啥啊,又不是机关单位,华清池我太熟了,不用你们交代,我也不需要休息,在厂保卫科上班整天闲的蛋疼,我想现在就去上班,早上班早拿钱嘛。”
  刘子光说:“以前华清池的场子是我让小贝捎带着管的,他自己有一帮小弟,你要去的话可是单枪匹马,你想清楚了,万一出事你得能镇住场面才行。”

  卓力把汗衫一扒,露出健硕的腱子肉,把胸脯拍的通红,说:“四眼你放心好了,我可是小贝的师兄,六个师兄弟里我拳练得最好,我好歹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社会上的事情也明白一些,你就放心好了。”
  “那就好,吃完我就带你过去吧。”刘子光满意的点点头。
  “不吃了不吃了,哪还有心思吃饭啊。”卓力一推桌子站起来,喝了十几瓶啤酒的他连晃都不晃,看样子似乎清醒的很,他从口袋里摸了半天,才摸出一张五十块钱的票子和几张五块一块的零钱,说:“今天谁也不许和我抢,我来结账。”
  旁边毛孩一撇嘴,心说光你吃的那几个油腰子就不止这个钱,还好意思说请客,但刘子光却明白老同学的难处,一个月六百块而已,这五十几块钱大概就是他所能拿出全部的钱了。
  刘子光一使眼色,毛孩接过卓力的钱装模作样的数数,鄙夷的说:“正好!”

  卓力一摆手:“不用找了,剩下的是小费。”
  毛孩将圆珠笔架在耳朵上,里也不理他,不屑一顾的走了。
  “卓力,上个厕所再去吧。”刘子光好意劝道。
  “不用,我腰好!”卓力大手一挥。
  到了华清池,刘子光把卓力介绍给经理,说这是我朋友,以后就在你们这里干了,经理自然没有二话,他看重的是刘老大的实力,具体安排谁在这里看场子到无所谓,下面大厅里的技师们却都奔走相告,说“种马”又来了,吓得她们互相推搡,都不愿意接活。
  不过卓力心里很有数,以前是来休闲,想怎么玩都行,现在是来看场子的,就得正儿八经的干。
  刘子光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卓力领了一部对讲机,这就开始正式上班了,经理在四楼给他预备了一个房间,晚上可以在里面值夜班。
  华清池的老板姓李,以前蹲过十年大牢,放出来之后几个朋友凑了点钱,把晨光机械厂的职工澡堂子给承包下来,随便装修一下,锅炉和管道都是现成的,再招募几个技师,洗浴中心就开起来了,刚开始的时候生意还不错,后来滨江大道上开了诸如金碧辉煌之类的会所之后,华清池的生意就大不如以前了,只能接待一些低端客人了,技师的档次也跟不上了,这就形成恶性循环,生意一落千丈。所以连看场子的也只有几千块的收入。事实上李经理已经萌生退意了,想把今年做满,然后就收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