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4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替你说,是社会渣滓,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猜测,我也是在你的猜测基础上做作评论而已,一个舒马赫级别的赛车手,一个社会渣滓,两个人赛车,结果一个人死了,这不是很正常,很大快人心的事情么?为什么你非要把他复杂化呢?你真有这份闲心,为什么不去关注一下上星期那个环卫女工的死呢?”
  盘山公路上,一辆接一辆的大卡车驶过,掀起一阵阵烟尘,老交警语重心长的话语也被卡车的声ng掩盖住,李尚廷低着头沉思着,半天才抬头道:“我明白了,这就下山写报告,不能确定昨晚是否发生过飙车事件。”
  老宋笑眯眯的没说话,戴上了头盔发动了摩托车。
  保时捷车祸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任凭银龙的父母势力再大,也没法捕风捉影的耗费精神去找一辆不存在的ae86,其实做父母的心里也有数,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只是不愿意忍下这口气罢了。
  江北市这些喜欢开快车的小子们之间开始流传一个故事,版本有很多种,最著名的是说当晚有一辆ae86出现,和银龙飚了一把,正当银龙领先的时候,结果看到马路上站着一个浑身是血的清洁工,结果就出事了……
  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反正这一段时间里,飙车的现象在江北市算是绝迹了。
  汽修厂内,轮胎磨损严重的富康静静的趴着,玄子一看就知道自己的爱车昨晚经历过狠操,玩车的朋友之间流传的那个幽灵ae86的故事他也听说了,但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把门一关,自己亲自给车换了四个半旧的轮胎。
  江北电视台,江雪晴捧着咖啡杯静静的看着电脑里面,这是昨晚栏目组在山下拍摄的画面,那帮纨绔子弟依然嚣张至极,阻挠摄影师的拍摄,但是明显色厉内荏,大概是银龙的死吓坏了他们。
  江雪晴忽然明白刘子光为什么让自己保密了,或许这件事……她不再往下想了,而是站起身来,走到电视台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说:“师傅,去至诚花园。”
  至诚花园对面的马路上,江雪晴静静的坐在出租车里,注视着小区的大门,快到两点钟了,那个人还没来,出租车司机听着交广台,不时看看后视镜,心说这个女人真奇怪,甩给自己五十块钱就为在这里傻呆呆的坐着。
  一点五十八分,刘子光骑着自行车悠闲的来上班了,眉宇间看不到任何异样,看到他出现,江雪晴心中忽然涌起了一种特别的情愫,她忍不住低声吟诵起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一刻江雪晴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侠客,什么叫做隐士。
  “走吧,师傅。”江雪晴说。
  出租车司机发动了汽车,狐疑的看了看后视镜中的女孩子,怎么一会儿工夫,她就泪流满面了。
  今天刘子光心情不错,中午老妈做了红烧排骨,他胃口大开吃了三大碗米饭,饭后老妈语重心长的说,你现在也有正式工作了,也有女朋友了,该考虑买房子结婚了。
  刘子光一边剔牙一边说不急,老妈苦口婆心的劝他:“小光,你都老大不小了,人家小方条件那么好,年轻漂亮有工作,你再不抓紧小心飞了,妈已经帮你看好了,滨河新村的二手房,十五年房龄,五十五平房六楼,要价二十五万,咱贷点款给买下,我看这房价还得涨,再不买一辈子都买不起了。”
  刘子光说:“好了,我知道了,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您就放心好了。”
  老妈又督促了几句,这才收拾碗筷去了,刘子光明白,父母老了,自己的婚事就是他们最挂念的事情,只有自己结婚了,再生个孩子出来,老两口才了心愿。
  可怜天下父母心,宁愿自己住棚户区,也要拿出家底子帮儿子买婚房,刘子光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即便是买新房,也是先考虑为父母买,他现在也不缺钱,沙子生意如火如荼,日进斗金,账上的资金已经接近八十万了。

  但是,这笔钱不能随便动用,刘子光目光敏锐,考虑的很长远,目前来看房地产市场还很火爆,但是不知道哪天就会崩盘,河沙生意就会一落千丈,所以要抓紧机会赶紧捞,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所以他打算再添置两条挖沙船,以及各种相应设备,这关系到几十号伙计的活路问题,自己怎么能釜底抽薪,拿出钱来买房子结婚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真到了该买房子结婚的时候,还愁没有办法么,刘子光大包大揽,向老妈打了包票,这才骑着自行车上班去。
  到了公司签个到,然后刘子光又大摇大摆的出去了,下午他约了方霏出来玩,顺便给她那五十万贷款的利息。
  中心广场的花坛边,两人碰面了,刘子光问:“今天去哪里玩?”
  方霏眨眨眼说:“新开了一家星巴克,那里的咖啡很好喝,要不我带你去玩吧。”
  刘子光呵呵笑道:“好啊,你带我去,要不要牵着我的手啊。”

  方霏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你要是小狗我就牵着你,哼哼,我还有帐没和你算呢,到地方再说。”
  两人携手来到星巴克,虽然是下午三点钟,这里依然坐满了小资们,开着笔记本,端着咖啡杯,煞有介事的装着逼。
  靠窗户的座位已经满了,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方霏替刘子光点了一杯咖啡,自己又点了卡布奇诺,然后捧着杯子笑眯眯的看着刘子光。
  刘子光拿出一叠钱来说:“这个月的贷款利息,你拿着,你刚才说的是不是这个账啊。”

  方霏接了钱放在自己包里,说:“才不是呢,不过事情已经澄清,我原谅你了,没事了。”
  刘子光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方霏一脸狡黠的笑,他也呵呵傻笑起来,岔开话题说:“方霏,咱们结婚吧。”
  “噗”一口咖啡喷出来,方霏脸上的表情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惊愕、喜悦、害羞、慌张,足足愣了二十秒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在下面猛踢刘子光一脚:
  “谁要嫁给你,臭坏蛋。”
  刘子光双手一摊:“我什么时候成了臭坏蛋了?”
  “你本来就是,哪有这样求婚的,一点都不ng漫,连鲜花和戒指都米有,还有,你还米跪下呢。”
  刘子光干笑两声,摸摸头:“嗯,是我太着急了,不过我可是认真的哦。”
  方霏说:“你还没给我写过情书呢,我不能那么快答应你,而且,你还没见过我爸爸妈妈呢。”
  刘子光说:“事不宜迟,找个时间我去见一下叔叔阿姨,咱们定个日子,两家人一起吃个饭,把婚事赶紧定下,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
  方霏的脸红了,轻轻呸了一口说:“谁要当你的媳妇,我爸爸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国,我妈妈她……”
  说到这里,方霏忽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迟疑着说:“其实有一件事我瞒着你了。”
  “哦?什么事。”

  “其实……我爸爸妈妈已经离婚很久了,我的家庭,不完整。”方霏的脸色忽然黯淡下来,声音都低沉了。
  “爸爸妈妈的婚姻是失败的,他们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协议离婚了,但是对外却还保持着家庭的完整假象,我一直跟着爸爸生活,妈妈在省城上班,一家人分成两半,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想考卫校当护士,爸爸支持我,可妈妈极力反对,从此他们的关系就更加恶化了,甚至几年都不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