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8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方长的名字,施岚又是一肚子的鬼火,不过她还是从柳冰的手里接过了这一大碗饭,忍不住地问道:“为什么你们这些人总喜欢方长方长地挂在嘴边呢?”
  柳冰微微一笑,花痴少女一般地说道:“难道你不觉得他很帅吗?”
  “丑死了,他哪儿帅了?”施岚觉得自己就算刻板,但也不至于分不清丑和帅,像方长这样长相的男人,哪里又称得上帅啊?
  柳冰笑着摇摇头,哼道:“你还年轻,不懂,我不怪你。”
  “小丫头,我可比大好多岁,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哼!”施岚瞪了柳冰一眼,不服气地说道。
  此时的柳冰也并没有为她年长得意而感到不快,因为这个世界又不是你年纪大你就有道理,那天活了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不一样跟小孩儿抢坐位吗?

  正想着,柳冰突然指着前面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大叫道:“你干什么,偷钱包,那人偷钱包了。”
  被柳冰一指,那个年轻人的手顿时冲前面一个女人的包里缩了回来,然后指着柳冰,骂道:“小**,信不信我弄死你?”
  “来来来,你不弄死我,你是狗娘养的。”
  “卧草……”

  那小偷才刚说骂出口,就被一巴掌抽脸上,三四个男子围着他就是一顿暴捶,围观的人大声叫好,掌声四起,太解气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施岚吃了两口饭,看着身边这个兴奋的小丫头,问道:“你不怕吗?”
  “为什么要怕?”柳冰指了指头顶的盘旋的无人机说道:“我哥弄出这个玩意儿来,把这个镇上的小偷都给记熟了,前阵子在镇子成堆的小偷现在一进镇就被盯上了。这个时候还敢下手的,应该是候鸟偷,打死也不为过啊!”
  “候鸟偷,这是什么意思啊?”施岚若有兴致地问道。
  柳冰笑道:“这是我自己发明的词呢,他们呢就像外出打工的一样,每年过完春节就坐着火车一路偷到外地,第二年快过春节的价时候又一路偷回来,是不是跟候鸟一样啊?”
  这话顿时把郁闷了一天一夜的施岚逗得咯咯直笑,“你这小丫头,可太逗了!”

  “逗吧?听说你昨晚让人给教训了。”
  一句话就不逗了,施岚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是不是都传遍了呢?”
  柳冰点点头道:“传是传遍了,不过也没有笑话你的意思,这个镇上好多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方长说的话,只有对没有错。不是没有人去质疑,而是没有必要,因为他从心里想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那也不能以暴制暴吧?”施岚不服气地说道。
  柳冰点点头道:“我看出来了,刚才那小偷挨揍的时候,你眼神当中有不忍的神色。你换个场景想想,你爹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你兜里千辛万苦救爹爹告奶奶地要来的几万块钱转身就被他顺走了,然后你爹……我是比方说,你爹就死了,你该怎么办?”

  “我可能会疯吧!”
  柳冰摇摇头道:“不对,如果我递把刀给你,你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给剁了。”
  施岚听得心中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柳冰,这一瞬间,她好像真的动了这种念头。
  再想想刚才电话中的内容,如果不是方长的话,那架飞机,后果不堪设想啊。
  想到这里,施岚的心跳得有些快,还有一股腹中不适的感觉。
  “你吃饭,我跟你说说我过去的事情!”柳冰看着施岚开始吃饭的时候,她才说道:“半年以前,我连考试都不敢考全班第一,因为总有几个女生会找各种理由打我,撕我的衣服,扯我的头发,我的脸上随时都是巴掌印。我偷偷告诉过老师,老师批评了她们,第二天我挨得更惨。后来,我报了警,她们依旧没事人一样天天正常上下课。只过了一个星期,我被打得子宫出血……直到后来,方长哥哥找了我们校长,然后在补习班外面让人大嘴巴抽她们,把她们抽得尿裤子,还让人把她们家的店给一一都砸了,我的脸才慢慢好了起来,而那几个女生也被开除了,从此再没有找过我一天的麻烦。这个故事告诉你什么呢?你一朵温室的花,怎么会明白世界的疾苦。”

  施岚听到这故事的时候,突然没了胃口,抱着手里空碗,冲柳冰冷笑道:“吹,你接着吹,成绩差你还怪被别人欺负,这理由找得我真是无言以对啊。”
  柳冰笑了笑,也不去解释,淡淡地说道:“每个人眼中的正义都不一样,见仁见智罢了。行了,我再不走,一会儿我哥腾出手来该收拾我了。”
  说着,柳冰接过施岚手里的碗,急冲冲地走了。用来垫屁股的那张A4纸落下了。
  施岚拿起纸来,本来打算当垃圾扔掉,这才看到纸上的内容:施岚同学,经我校全面考虑,一致通过,将推荐你参加京卫市航空航天大学自主招生考试,请你于二月十六日准备前往该校报道……
  看到张纸上的内容和鲜红的公章时,咝……施岚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内容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保荐生资格考试,十拿九稳地保送啊!
  眼前的这张纸,让施岚很震惊。
  同时,也让她发现了自己最大的问题,她好像从来都不太相信身边的人和事。
  她觉得自己的判断一定就是正确的。
  就像刚才柳冰告诉她,不考第一是因为低调,她第一反应就是柳冰吹牛,没有选择相信,甚至连质疑都没有,就直接将她的话给定了性。

  再在回想起来,柳冰刚才的笑,就像在笑她是个煞比。
  尴尬!
  哗!
  手中的纸一下子被突然出现的柳冰给抢了回去,眼巴巴地看着她道:“你没看到这上边的内容吧?”
  “看到啦!”施岚点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柳冰捂着脸,有些难过地叹了口气,道:“看到就看到吧,一饭之恩的面子,我求求你不要告诉我哥。”

  施岚想问为什么?不过好像已经没有必要,看着柳冰跟做贼似的窜到十字路口,慌慌张张地溜了。
  这下子,施岚开始考虑一个问题,自己现在要回去吗?
  回去!为什么不回去啊?那房子,明明就是周芸的,他方长也是个打工的,为什么不回去呢?
  想到这里,施岚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咬咬牙朝周芸家又走了回去。
  此刻,赵海已经把的九里岚的情况大致告诉了周芸,听得周芸是满面愁容。
  “周总,九里岗县官方的意思是,由他们出面调解也可以,但是当地贫困也是摆在面前的,希望由我们出资给他们修修路什么的。”

  一听这话,周芸冷笑了一声,看着方长道:“我把钱拿出来,看得见路吗?”
  方长摇了摇头道:“看,可能还是看得见,只不过质量方面肯定是得不到保障的,这帮家伙究凶极恶,如果这方面的关系处理不好的话,以后咱们的项目还有的是罪受。”
  周芸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于是问道:“所以我就搞不明白,这种事情,明明应该是官方出面解决,为什么我们要自己出面呢,这不是钱多得往水里边扔吗。用着我们建的路,还搬大石头堵我们的路,这不是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吃力还不讨好吗?”
  方长也知道这就是事实,但是前期的工作是不能不做的。那里是下山豹的老家,当年那一场灾难对当地的打击是毁灭性。如今要重新挺进那个地方,首先就得让当地的百姓从心里接受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