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4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雪晴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夏日酒店,开了一个大床房,先洗了个澡,穿着洁白的浴袍躺在了水床上,湿漉漉的头发如乌云一般披散下来,修长苗条的大腿从浴袍下伸出来,光洁细嫩,皮肤吹弹可破。
  仰面朝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江雪晴发出一声叹息:我还是把自己给卖了……
  床头柜上,一包大号螺纹水果味的杜蕾斯静静的放着,等待着使用它的人的到来。
  八点钟,刘子光骑着自行车抵达了夏日酒店,走进大堂,一名服务生迎面走来:“请问您是刘子光先生么?”
  “是我。”
  “这是一位客人让我交给您的。”
  刘子光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信封,打开,里面是一张房卡,上面印着房间号。
  “哦,谢谢。”刘子光将房卡揣进了口袋里。
  这一夜,江雪晴一直在等待,但直到东方破晓,她等的人还没有来,早上九点的时候,江雪晴实在饿坏了,打电话点了早餐,服务员送早餐的时候,给她带来一个信封。
  打开信封,里面滑出房卡和一张纸条。
  纸条上龙飞凤舞写了几个字:你已经不欠我了。
  这一刻,江雪晴的眼泪夺眶而出。
  自从父亲出事以后,一直生长在蜜罐里的江雪晴从九天跌落凡尘,见惯了白眼和势力,亲戚朋友翻脸不认人,同事上级的嘴脸更是丑恶,对自己的身体垂涎三尺,不达目的便落井下石,这短短的三个月来,江雪晴简直如同生活在地狱里一般。
  但是今天,东方终于破晓,一缕阳光刺透了重重阴霾,刚开始的时候,江雪晴哭的还很压抑,但是到了后来却畅快淋漓的哭起来,将多日的愤懑和压力统统宣泄了出来。
  市立医院,急诊科,最近几天方霏的心情不大好,同事小丽请她去喝咖啡,最近江北市新开了一家星巴克,自认为比较小资的男女都要去品尝一下呢。

  方霏不是很感兴趣,但耐不住小丽的热情邀请,两个人下了班就跑去星巴克喝咖啡了,她们点的是花式的卡布奇诺,喝着咖啡,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方霏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想的全是刘子光这个负心汉。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方霏眼睛一亮,那不是和刘子光有暧昧的女孩么,她也来了!
  来的正是卫子芊和沈芳,今天难得卫子芊有空,沈芳把妞妞扔给老疤照顾,自己拉着老同学到星巴克来喝咖啡。
  两人落座,正好在方霏的斜对面,卫子芊从包里拿出一个马克杯对服务员说:“我只习惯用自己的杯子,来一杯极品蓝山。”
  方霏瞪大了眼睛,精神头也上来了,装作喝咖啡的样子,其实小耳朵早就竖起来了,偷听那两个女人的谈话。
  沈芳和卫子芊不认识方霏,方霏可认识她们俩,沈芳就是上次女儿被匪徒劫持在银行里的那个母亲,卫子芊是那天深夜主动把头扎在刘子光怀里的女人,方霏可记得清清楚楚。
  坐定以后,卫子芊从提包里拿出便携上网笔记本,打开之后开始处理工作邮件,沈芳打趣说:“你好忙哦,出来喝个咖啡还不忘工作,怪不得短短时间就当上总裁助理了。”
  卫子芊淡淡的笑了,一手端起咖啡杯,双腿优雅的叠在一起,说:“没办法,习惯了,我喜欢工作,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有存在感。”
  沈芳一撇嘴:“少来,你又不是丑的不能见人的老菜皮,今年不过二十七岁吧,还不够剩女的标准呢,不过你这样下去也快了,对了,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小刘,你俩相处的怎么样?”
  卫子芊摇摇头:“他是他,我是我,只不过是同在一家公司而已,没有什么交集的。”
  沈芳说:“咱们是老同学了,你就别藏着掖着了,我知道你喜欢他,告诉你,小刘和我们家疤子是朋友,改天我安排个机会,咱们一起坐下来喝咖啡怎么样。”

  卫子芊说:“芳芳,你就别掺乎了,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他,但是他已经心有所属了。”
  “啊,这样啊,也是,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身边怎么会少了女人呢,唉,是我没考虑周全,喝咖啡喝咖啡。”
  卫子芊的眼神有些恍惚:“他喜欢的人,一定比我优秀很多倍……”
  这边,方霏喜滋滋的拿出小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呲牙一笑,两颗白生生的小虎牙彰显着无敌的青春,小女孩这下心里踏实了,刘子光这个臭坏蛋还算老实,没有在外面乱来,是自己冤枉他了。
  这下方霏开心了,喜笑颜开,叫服务员过来加两份提拉米苏和芝士条,吓得小丽赶紧捂住了钱包:“方霏,我今天可没带多少钱。”
  “没关系,我请客。”方霏笑眯眯的说。

  环卫处的同事们组织去老张家烧纸,刘子光接了玄子的富康,亲自开车陪老妈过去,已故同事老张家位于城西的某小区,一室一厅的房子,家具陈设简单,老张的丈夫眼神呆滞的坐在妻子的遗像旁边,孩子只有十七岁,披麻戴孝跪在门口,见人来了就磕头。
  老妈和那些同事都是环卫处招聘的临时工,大家同命相连,年岁也差不多,看见这副凄凉的景象无不悄悄落泪,老张只是临时工,所以环卫处也没给多少抚恤金,肇事者一方在交警的协调下答应给六万块钱,但到现在还没到账。
  大家纷纷给了烧纸钱,每人一百块,刘子光用白纸包了五千块钱,悄悄放到了老张家的抽屉里,大家出来以后,才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老张出事的情况。
  那天凌晨,老张的丈夫突然接到通知,说妻子出事了,人已经不行了,让他赶快到医院去,事实上人当场就死掉了,根本没等到救护车来,交警说是老张闯红灯了,肇事方车速也不是很高,也不是醉驾,所以双方都有点责任,但主要责任还在老张,协调之下,赔偿六万块算了,对方也就不追究车子撞坏的损失了。
  老张的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退休工人,儿子上高中,也不顶事,明显属于弱势人群,别人说黑就是黑,说白就是白,他们尽管充满了悲痛和疑惑,但也只好默默忍受。
  电视台倒是做了一期节目,不过主持人江雪晴随即便下岗了,这个节目就没继续下去,肇事方的公关工作做的相当出色,老张家人又不会闹,所以这件事根本没传出去,网络上也没人知道。

  有当时在场的环卫工人向同事们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老张的遗体远在五十米外,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路上,里面有个青年男子连车都不下,不断的打手机,几分钟之后,又是几辆跑车开到,从车里下来一群年轻人,聚在路边一边抽烟一边说笑,然后是一辆豪华轿车开来,下了一个中年妇女,先将跑车里的青年安排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开始打电话联系,随后交警方面才姗姗来迟。

  交警来了之后不久,电视台栏目组也到了现场,当时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那些开跑车的青年阻拦摄影师拍摄躲在豪华轿车里的肇事司机,骂骂咧咧推推搡搡,在丨警丨察的协调下才住手,其后才是现场勘查,清理运送遗体。
  环卫工人们一阵叹息,但又无话可说,人家有权有势,一手遮天,平民老百姓又能如何,只能盼望这种事情不要发生在自己身上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