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4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审问过程很简单,持械行凶杀人,人证物证具在,犯罪嫌疑人也供认不讳,无非是确认一下事情的经过,已经了解行凶的动机而已,不大工夫,审问完毕,王文君在笔录上签字按了手印,然后被解往看守所。
  到了桃林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王文君因为犯的是故意杀人,所以被分配到暴力犯舱,当然现在这里已经不是四喜当家的时候,早换了新的牢头,王文君接受了任何一个新丁都要经历的过程,睡在靠近粪槽子的下铺上,吃饭都要等人吃完了再吃,上马桶尿尿都要经过牢头的批准,简直苦不堪言。
  王文君是个极其倔强的少年,宁死也不愿折辱,所以当夜就和牢头发生了矛盾,他虽然年轻力壮,但毕竟没有刘子光那种恐怖的实力,被众犯人打到吐血,幸亏干部及时发现了情况,又将他单独提出来关了小号。
  在坐卧都不舒坦的小号里,王文君终于留下了悔恨的泪水,少年的心里极度的矛盾,想一死了之,可是一想到父母期盼的眼神,又不忍心去死,他带着镣铐在小号里辗转反侧,度过了十八年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第二天,回到舱房的时候,犯人们却出乎意料的没有难为他,有几个老油条还过来问他:“听说你把高土坡的小贝放翻了?”
  少年坚定地点了点头,桀骜的说:“对,我干的。”

  老犯人不说啥,看了他两眼,回头趴着去了。
  从此后没人再惹他。
  市立医院,外科病房,贝小帅被绷带缠的像个僵尸一样躺在床上,心电监控氧气脉搏等各种管子电线都连在身上,看起来就是个频临死亡的重病号。
  初三五班的学生们在刘老师的带领下前来探望他们的学长贝小帅大哥,一群学生蹑手蹑脚的走进病房,看了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病人,放下手中的花篮,鞠一个躬,啥也不说就走了,然后又是下一波,不大工夫,贝小帅病床前就堆满了花篮,小贝简直就是躺在苍松翠柏万花丛中,就差一面党旗和一具水晶棺材了。
  学生们表情肃穆的探望完病人,都聚集在医院停车场上说话,袁伟、邓渺凡他们几个沉痛的向同学们介绍着贝老大受伤的经过,怎么被人一军刺钉在电脑桌上,怎么被抬进医院急救,他们又是怎么彻夜调查,最终找出真凶的,林林总总,洋洋洒洒,听的那些没亲身经历过的同学们一个个瞠目结舌。
  混社会,真的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光鲜啊,人前显贵的同时,也要冒着随时被人钉在桌子上的风险,这才是江湖大哥真正的生活。
  “那个捅贝老大的职高学生已经被丨警丨察抓了,有可能要枪毙,他才十八岁……”袁伟摇头叹息,宛如见惯世间冷暖的长者。
  众人都低头不语,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十八岁啊,只比他们这些初三学生大三岁而已,还是父母身边的孩子呀,就要被处以极刑,这种活生生的案例对于大家的震撼可想而知。
  刘子光站在住院部大楼的阳台上,遥望着这帮学生,淡淡的笑了,掐灭烟蒂,回到病房,贝小帅正艰难的撕扯着身上的绷带,抱怨道:“哥,你要教育学生也别拿我当反面教材啊,人家可是重伤号。”
  刘子光说:“还说,整个子弟中学的风气都是被你带坏的,现在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还唧唧歪歪的,你躺着别动,回头还有一拨初二的学生要来参观呢。”
  贝小帅欲哭无泪:“天啊……”
  高土坡忠义堂老大,刘子光手下头马,子弟中学男生们的心中偶像贝小帅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职高生用军刺钉在电脑桌上,命悬一线差点挂掉的消息在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各种版本的传闻绘声绘色,对于江湖,这帮十五六岁的少年又有了新的认识,再加上辅导员刘老师的严厉教导,他们狂野叛逆的心渐渐的消停下来了。
  以前,学生旷课,迟到,不遵守校纪的情况是家常便饭,殴打同学,辱骂老师也不稀罕,至于抽烟、早恋,一出校门就搂搂抱抱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现在则大为改观,首先没有人敢在学校里抽烟了,刘子光那一招实在是太狠了,那几个被他处罚的学生,现在别说抽烟了,就是闻到烟味都会呕吐,谁还敢以身试法啊。
  以前学生敢不鸟老师,那是仗着有江湖大哥撑腰,现在不一样了,江湖大哥都是老师的小弟,这玩意上哪说理去,学生们无所遁形,唯有好好上学读书。
  刘子光虽然只是辅导员兼代课老师,但是管的极宽,整天在学校里溜达,看到违纪的事情就当场纠正,不给人留丝毫面子,有这样一尊大神镇着,子弟中学的风气以意想不到的速度得以纠正,王校长、谭主任和各位老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其实机械职高当初也是和晨光机械厂合办的学校,开了几个实用的专业,什么机械制造、机电、电工电子什么的,后来厂子不行了,学校也就改了专业,换成财会、计算机、物流管理、经济管理等时髦的专业,还开了中专大专连读的科目,总之是以营利为目的,怎么来钱怎么搞,但是人们还是按照老名字称其为机械职高。
  看到子弟中学的风气迅速得以扭转,苦于校园风气不正的机械职高校长向子弟中学老王校长发出了求援信,王校长不好做主,征求刘子光的意见。
  刘子光也不是老好人,子弟中学是他的母校,帮助学弟学妹们走上正道是他的义务和责任,但是机械职高和他有毛关系,他当即一口回绝,没空。
  不过后来又一想,收服机械职高这一块一直是贝小帅的梦想,自己这个做大哥的为何不借着这个机会送受伤的小弟一个礼物呢。
  刘子光立刻给王校长打电话,说可以考虑一下,但不能白干,王校长说,机械职高效益不错,比子弟中学这种九年义务制学校的油水大多了,给你开了两三千的月薪不成问题,只要偶尔去指导一下就行,随即又苦口婆心的劝了刘子光几句,大意是为了青少年的将来,辛苦一下也是值得的。

  刘子光顺水推舟就答应了下来,回头到医院和贝小帅一说,小贝激动地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太好了,这可是我多年的夙愿啊,光哥你帮我完成了!”
  王文君的案子审判的时候,刘子光已经担任了机械职高的团支部书记一职,并且被特聘为德育老师,每堂代课费是一百块钱,算起来已经是大学副教授的水准了。
  机械职高的校长是个很精明的人,刘子光啥身份,他比谁都清楚,请这么一号人过来就是镇住学生,让他们不要在学校里乱来,也能吓阻外面那些社会流氓,这里可是刘老大罩着的地盘,你们想乱来可得掂量掂量。
  这位校长的算盘打得不错,刘子光就这点小弱点,给他个团委书记的聘书,就把他乐呵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没事就骑着自行车到机械职高晃悠一圈,打打篮球,撑几个双杠啥的,平易近人,和学生打成一片,校园风气自然而然的好了起来。
  这可苦了马胜利,但又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人家可是校方请来的团委书记,和你有个毛的关系,想找茬都找不出来啊,所幸刘子光也不插手其他的,除了学校这一块垄断之外,一切还是让胜利哥管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