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4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文君从小学习好,虽然没上重点高中,但也上了职高,是我们家最有学问,最有出息的,他娘身子骨不好,我们将来就全靠这个儿子了。”
  说这话的时候,王文君的母亲靠在门口,一边咳嗽着一边微笑,这一刻,刘子光明白,这个儿子就是他们全家的希望和所有对未来幸福生活的寄托。
  “光哥,光哥。”是开车的玄子在说话,将刘子光从回忆中惊醒。
  “难道就这么算了么?小贝的伤怎么办?”
  “哦,刚才医院打电话来了,军刺插在心脏和肺部之间,没有伤到脏器,就是戳了个透明窟窿,血也没出多少,小贝没大事。”
  “太好了!”玄子兴奋之下,猛按喇叭,汽车发出肆无忌惮的鸣叫。
  “不对啊,光哥,就算小贝没事,也不能放过这几个小子啊,要不然咱们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啊,是个小痞子都能上来捅一刀,这个先河不能开啊。”玄子很是不满的说。
  刘子光说:“谁说放过他们了,我看那小子有种,是个可造之材,就先放他一马,我能放过他们,丨警丨察不会放过,这是故意伤害罪,要公诉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丨警丨察已经到了。”

  当刘子光他们离开三分钟之后,王文君的父母也互相扶持着爬上河堤,看到儿子胸前一片殷红,都心疼的哭起来,王文君的伤口很浅,只是皮外伤而已,他摆摆手说:“爸妈,我没事。”
  皮猴和蚂蚁扶着王文君站起来,刚要去医院,忽然一辆大切诺基开了过来,从车上跳下几个便装汉子,出示了证件说:“丨警丨察,跟我们走一趟。”
  那对中年夫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和他的朋友被丨警丨察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呜呜的开走了,相对无言,唯有泪四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一向老实的儿子竟然惹出这么大的罪过。
  市立医院,外科病房,手术后的贝小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人早就醒了,赤-裸的身躯上缠满了绷带,正在和护士小妹妹吹牛逼呢,忽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一帮雄赳赳的汉子走了进来,为首正是刘子光。
  “小贝,我就说过你死不了,怎么样。”刘子光哈哈笑着上前将贝小帅从床上拉起来就是一个熊抱,疼的贝小帅嘶嘶的抽冷气:“哥啊,你轻点,我让人戳一透明窟窿啊。”
  “小帅,你丫就是属星矢的,整个一不死小强啊。”玄子也上来给了贝小帅一拳,众人都欢笑起来。
  贝小帅从床底下抽出一柄锯成两截的三八枪刺来,咂着嘴说:“啧啧,稀罕物啊,真正的日本三十年式铳剑,带三环标记,造兵场东京小仓工厂出品的,早年武斗的时候,咱们机械厂的红卫兵人手一把,现在的混混都不玩这个了,没想到居然能碰上这玩意,哈哈。”

  刘子光说:“小贝,挨了这一刀,你也该长点记性了,以后有点老大的范儿,别尽干二杆子事儿,对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崽子,要恩威并施。”
  贝小帅不屑一顾:“毛,等我好了,点起兄弟去把机械职高扫平,绝对揍改他们,对了光哥,那几个小子怎么样了?废了么?”
  刘子光摇摇头说:“我说话你怎么一点不往脑子里进呢,打打杀杀那是低级手段,要学会动脑子才行。”
  “好了好了,光哥我知道了。”贝小帅躺到了病床上。
  “那三个小子,都是苦命的孩子,家庭条件挺差的,尤其那个高杆,为了兄弟两肋插刀,敢捅你这个老大,也算有种,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他已经进局子了,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找人安排,先在看守所里揍个半死,然后判他七八年,或者这样,你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或许你以后就有一个忠心的小弟了。”

  贝小帅愣了半天,说:“这事我的好好想想。”
  王文君不是第一次进局子了,不过以前都是进派出所,这回进的却是刑警队,在医院简单处理过伤口之后,他被带进了分局刑警二大队,刑警们并没有打他,也没有讯问他,只是将他随意的拷在暖气片上就不管了。
  这也难怪,刑警大队那么多重要的案子等着处理,这一桩故意伤人案,案情明了简单,没什么好问的,犯罪嫌疑人又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先晾他一阵子再审,效果更好。
  蹲在墙角里,这两天的事情在王文君脑海里重演起来,那天晚上,两个好朋友找到自己诉苦,三个人在夜市要了几个菜两瓶啤酒就打开了话匣子,原来皮猴和蚂蚁的胳膊是被高土坡的贝小帅打折的,起因仅仅是因为某位老大的自行车被偷了。
  几杯啤酒下肚,王文君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当即拍了桌子表示要帮兄弟报仇,两个兄弟唉声叹气说人家是真正的黑道老大,连胜利哥都不敢惹,咱们只是外围马仔,哪有实力和人家叫板,忍了算了。
  王文君便不再说话,但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什么老大不老大的,也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也怕砖头和刀子,既然胜利哥不给兄弟们做主,那我就帮兄弟出这口恶气!
  他行事都是盘算好的,先观察贝小帅的行动规律,这个很简单,贝老大的排场大,只要稍加留意就能观察到,通常是在地地道道和益虫网吧两个地方出没,至于下手用的家伙,王文君也安排好了,这是一柄父亲收破烂的时候,从郊区一户人家收来的军用刺刀,足有五十厘米长,带钩的手柄,锈迹斑斑的刀身,看得出是一柄老刀。
  王文君用了一夜时间打磨这把锈刀,用油石和清水磨了一遍又一遍,军刺终于重新焕发了光彩,锐利依旧,只是因为锈蚀严重,打磨过度,刀身上的血槽都平了。

  第二天晚上,王文君出动了,彪悍的他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揣了刺刀就去了益虫网吧,直接上二楼,就看见贝小帅背对着自己在那里玩wow,正打得起劲,根本注意不到后面的情况,他没有犹豫,直接上前,抽出怀里报纸包裹着的军刺,照着椅子背就捅了下去。
  这种椅子背很薄,根本起不到防护的作用,再加上刺刀极其锋利,过度紧张的王文君用力过猛,直接将贝小帅戳了个透心凉,刀尖都扎进了电脑桌的木头里。
  王文君当时是想拔出军刺的,但是由于血槽平了,军刺被贝小帅的血吸住,一时间竟然拔不动,得手了的王文君又不敢久留,便丢下军刺跑了,倘若当时将军刺拔出来了,恐怕贝小帅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文君脑子里的事情越来越多,万一贝小帅被捅死了怎么办,自己肯定要判死刑了,父母辛苦了一辈子把自己抚养大,最终落得一个白头人送黑头人,以后终日以泪洗脸,呆在那个河岔子边的棚子里望着自己的遗像哭泣,想到这里,少年的心中绞痛起来。

  中午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挺漂亮的女丨警丨察走过来丢给他一份盒饭,王文君没吃,丨警丨察也不管他,依然在一旁说说笑笑。
  到了下午两点的时候,王文君的两条腿已经蹲的发麻了,刑警终于提审了他,一个年龄稍大的男丨警丨察和刚才那个年轻漂亮但是冷若冰霜的女丨警丨察一同坐在审讯桌后面,男丨警丨察主审,女丨警丨察笔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