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78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施岚的冲动,她的自负,直接将方长的话抛之脑后,并且在酿成大错之后还嘴硬,被方长质问那一瞬间,她的确心虚了,为什么会心虚呢?她试图以这种先下手为强的方式占据主动,质问方长,从而来掩示自己的错误。

  当然,施岚自己是不会认识到这个问题,这种行为只是她的潜意识让她这么去做。
  看到施岚半天说不出来话,方长将车钥匙放到她的手心当中,淡淡地说道:“人是你撞的,也是你伤的,这是你弥补过错的唯一机会,如果不愿意,就不用回洪隆了,哪儿来的滚回哪去,别在这里碍事!”
  “方长,你……”
  方长一抬手,阻止周芸为施岚说情。

  所有人都以为方长要拿施岚顶包,只有小地主和下山豹明白,就算她承认这一切都是她做的,也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方长这么做还有更深的用意,那就是施岚的身份特殊性可以让这伙人直接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反之,如果是老百姓遇上这伙人,要么倒霉被弄死,侥幸赢了,面对的就是巨额的赔偿和长期的监禁。
  这些话,方长不想跟施岚讲,这不是一句两句讲得清楚的,世界的黑暗需要她用心去体会。
  施岚感觉自己被利用了,低头看着手心里的车钥匙,像根木头似的杵在那里。

  心虚归心虚,方长刚才做的事情已经超过她的底线,像方长这样的人本来就是一颗雷,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炸?施岚从小受到的教育那就是以正义为初衷,方长的举动显然与她的原则背道而驰,他们应该不是一类人。
  看着她半天拿不定主意,方长失去耐性了,伸手直接朝施岚的手心当中想把这钥匙给拿走。
  这时,施岚的手握紧,一把将车钥匙收下,退后一步,恶狠狠地看着方长道:“黑锅我帮你背,事后,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扔下这句话,施岚坐上了方长的坐驾,开着车朝她该去的地方去了。
  “方长,这事情对她会不会太残忍了啊?”

  方长柔声冲周芸说道:“她不是想跟我学东西吗,这就是给她上的第一课,现实!”
  “她一个成年人,怎么会不知道现实,你这样做只会让她颠覆过去的认知啊,这样真的好吗?”周芸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颠覆,她还留在我身边干什么?”
  听到这话时,周芸苦笑一声,轻轻地攥着方长的手,哼道:“遇上你这个变态的老师,真是她人生的不幸。”
  方长瞅了周芸一眼,这丫头满是羞涩,禁不住笑道:“我这个变态老师不是一样把你给调教出来了,自作主张,谁让你打电话把他们的财路给断绝的。这狗急了跳墙,死都要撕你一块肉下来,幸亏我来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周芸听得心中一颤,轻轻咬着下唇,不吭声,攥着方长的手轻轻晃了晃,那小鸟依人的撒娇姿态让方长该软的软,该硬的硬,想责怪一番都下不了嘴。

  两人直勾勾的对视着,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不存在了一样。
  “小妖精!”
  方长轻轻责备了一声,那话言当中的甜味,听得在场的人那是起了一起的鸡皮疙瘩,被虐得不要不要的。
  方长不安的心在牵住周芸的手时平静下来了,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纠结一瞬间,方长看了看小地主手里拿的扁担,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今晚要出事啊?”
  要知道方长提前打过招呼,今晚的冲突只能是遭遇战,如果身上带了任何攻击性武器,那就很难脱身。
  小地主这家伙怕死,一般喜欢找东西防身,能拿来一把扁担,除开秀智商的成份,那就应该是提前预感到了什么。
  下山豹抢先道:“这狗曰的早上刚到龙山县的时候路过一间庙,里面可以求签,他进去摇了半天摇了一支下下签,他把下下签给扔了,再摇了一把,摇了支上上签,把解签的老头都看傻了,说他是亵渎神灵。他倒好,丢下句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连钱都不给,就走了。”
  小地主成精了,这个世界上能惩罚他的,除了他自己,连菩萨都不行,真特么牛逼。
  一群人眼泪都笑出来了,方长看着小地主,淡淡地说道:“你真是个人才啊。这么牛比,你拿扁担干什么?”
  “这是他生拉硬拽非要当人家的女婿,讨来的见面礼……”

  “你闭嘴,就你知道得多,我特么以后不带你玩了!”小地主瞪了下山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带了家伙,就说明小地主还是怕了,相比施岚的天不怕地不怕,小地主他们显然更适合留在方长的身边。
  “赵海那边应该没问题吧?”
  听到方长一问,小地主点点头道:“放心吧,沙老板提前介绍了一个人,还是个老熟人,我们上门去把陶大伟的门路都摸清了,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老大,你跟周总先走吧,我还要留下来。”
  方长点点头,看到小地主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绝不能这么轻易地结束,既然来了,索性将长伟物流给一锅端了,省得以后生后患。
  “动作麻利点,我在洪隆等你们回来。”
  听到方长的话,小地主和下山豹点了点头,带着人直接离开了现场。

  方长一行人,也坐上自己的车队,连夜朝洪隆出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人出来洗地。
  同一时间。
  赵海的角色是上门拜访的客人,坐在客厅的沙发的客座上,捧着一杯茶冲主座沙发上的中年男人笑道:“这几个龙山县的环境在何局的管理下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啊,只不过个别不知好歹的东西总会变着方的坏何局的名声,太不厚道了。”
  中年男人看着桌子上两大皮箱子,淡淡笑道:“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么理解我,那日子就好过多了。”
  桌上的电话发了疯一样的震动,中年男人拿起电话来犹豫了片刻,挂断,关机。

  “哎,时间也不早了,有点累,明天还有好多工作。”
  赵海一点头,马上起身道:“谢谢何局,明天早上龙山县的街道一定非常干净。”
  赵海跟他握了握手,会意地笑了笑,离开了这人的家,走出小区的时候。小地主他们的车停在路边,赵海坐了进去,一看下山豹受伤,叹道:“大意了,今天晚上不能大意了,翻出来,该废的废,不能放跑一个!”
  小地主点点头道:“知道了,姐夫!”
  龙山县这一晚被弄得鸡飞狗跳,平时盘踞在龙山县的黑恶势力得知陶大伟的长伟物流被一锅端的时候,全都吓傻了。几经打探之后,他们得到的消息是,陶大伟一口牙被拔光了,双脚粉碎性骨折。陶大伟的头马牛八,双腿截肢,再也横不起来了,其余小弟一个也没跑掉,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这一辈子基本就废了。
  日期:2018-09-24 1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