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位开国元勋的老革命家,一位大军区司令,大晚上专程等自己,这份殊荣令方晟受宠若惊,也意识到问题非同小可。
  接着白翎又说燕慎在此敏感时期突然赴德国讲学,为期一年,估计燕常委担心醉心于学术的儿子被各方势力利用,打发出去远离正治。临行前燕慎特意到反恐中心找她,写了个号码,说以后有急事就打它。
  说着白翎将纸条交给他,说燕慎实际上是防止你遭遇变故,每逢政坛陡生风波之际,总是崭露头角的新星们率先被打压。
  “还算新星?”方晟发牢骚道,“七年前因为是新星双规了一次;四年前又因为是新星差点被双规,十年下来了,我竟然还是新星!”
  “因为正治新星永远在路上嘛,”白翎笑道,“非但你,吴郁明、姜姝那批人都有危险,所以都回来了。”
  “可我们跟巫石卫八竿子打不着边啊。”
  “那我就不知道了。”
  车子缓缓驶入白家大院,如白翎所说,白老爷子和白杰冲正在书房聊天,外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戒备森严。
  白翎陪同方晟进了书房,打过招呼后想赖里面,白杰冲毫不留情挥挥手:
  “小翎先出去,谈正事呢!”
  白翎吐吐舌头,不满地将门关好离去。
  书房里出现短暂安静,接着白老爷子轻轻咳了两声,白杰冲喝了口茶,道:
  “方晟,今天叫你回来,说明形势十分恶劣……去年新方案之争哪怕到白热化程度,我们都没惊动你。”
  方晟迷惑地说:“可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目前掌握的消息是巫石卫被立案调查。”
  “为什么被查?”
  “据说贪污了几百万,而且是六年前在冀北省委书记任期内……”
  白杰冲轻蔑地笑,道:“我当政委的时候,有回上面要拿掉一个省军区司令,具体原因忘了,可能生活作风极度糜烂被捅到最高层。当时省军区怎么做?凡他签字批准的费用都翻出来,用途不明的一律算作虚报也就是贪污,很快凑到两百万将其拿下。”
  “这点小钱真不是问题,换了你方晟,几年前要是被夏伯真双规的话,搞个上千万的案子都不成问题。”白老爷子接道。
  第二次双规事件,夏伯真在最后关头侦察到方晟栖身的“安全屋”,差点得手而翻盘,幸好容上校和白翎母女危急时刻赶到,不惜以身犯险,由容上校引开追踪人员而逃过一劫。

  白老爷子这当儿重提旧事,用意不明而喻。
  没等方晟表忠心,白杰冲道:“对京都、对各层各级领导干部来说,重点不是巫石卫贪污多少,而是被立案调查本身的正治隐喻,换而言之,最高层到底在传达什么意思!”
  方晟对巫石卫知之甚少,上周特意搜集有关资料才发现他为人极其低调,担任省委书记期间是出镜率最少的封疆大吏,调到人大继续保持内敛作风,除上新闻的镜头外没有接受过任何专访。
  来白家大院途中,白翎介绍了巫石卫的大致情况:京都本土派,父母都是老红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军部担任要职,原本与京都传统家族势力合作默契,任冀北省委书记时有望更进半步。但他经济理念偏向保守,不顾于、吴、宋几个家族反对在冀北搞逆潮流的战略储备物资统购统销,弄清老百姓怨声载道,主管部门心怀蒂芥,结果两边都不讨好。最高层出于派系平衡需要让他进了正治局,却落得没有实权的人大副委员长。

  事实上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京都本土派已日渐式微,其中一部分投靠传统家族势力,一部分加入保守派,巫石卫作为领军人物号召力也大不如前,跟邱家一样渐渐被外界所忽略。
  若非此次各方精心深读他被双规的正治内涵,连很多官场中人都分不清京都本土派与京都传统家族势力的区别。
  “是上次新方案之争的余波?”方晟试探道。
  白杰冲神情肃穆道:“不,准确说是最后决战!此战非同寻常,不是过去的路线之争,也不是中国往何处去的话题,归根究底总结为规则之战!守规矩的,与不守规矩的一场决斗,它将很大程度决定今后十年、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内官场的正治秩序!”
  白老爷子补充道:“你不守规矩,人家也不守规矩,大家都不守规矩,长久以往必将乱套!”

  听到这里方晟有些明白,随即问:“为何选择巫石卫?”
  “出于缜密的正治算计,拿下他是风险成本最小、影响最大的选择,”白杰冲道,“另一层正治隐喻是,去年新方案之争过程中巫石卫也持反对态度,甚至扬言要人大立法规范某些行为,戳中个别人的软肋。”
  “**裸的正治威胁!其含义就是凡反对我的人,不管处于什么位置,都能以经济问题查处你!”白老爷子气愤地说。
  “这次,姓骆的又站在大家的对立面,很明显立案调查巫石卫没中纪委配合肯定不行!他们打算用强,逼所有人同意新方案!”白杰冲道。

  方晟脑中灵光一闪,问道:“军部什么态度?”
  白杰冲道:“两派相持不下。”
  方晟瞬间明白了。
  即便白、樊两家在军队高层的影响力,也不能左右军部班子意见,使得在新方案争论当中具有举足轻重影响的京都传统家族势力遭受重挫!
  毕竟,有枪杆子支持大不相同。
  如今军部高层意见分歧,等于退出站队行列,这种不表态对京都传统家族势力的杀伤力更大。
  没有军部支持,白家就在随之而来的较量中被边缘化了,这个局面远比胜负更让白家着急。
  “需要我做什么?”方晟毫不犹豫问。
  白老爷子和白杰冲对视一眼,眼中均露出赞赏之色。
  深夜等待方晟,当然不是为了诉苦,倘若方晟看不出这一点,天真地以为只要说几句场面话就大错特错了。
  白杰冲指了指书房四周:“这间屋子防窃听,切断一切网络和无线通讯,这会儿说的话只有咱爷仨知道,明白吗?”
  方晟听出来他要交底了,心头一紧,道:“明白,绝不泄露给第四人,无论对方是谁!”
  白杰冲又道:“后天军部召开扩大会议,八大军区司令全部出席,加上军部委员,估计巫石卫事件也是议题之一,会议要形成决议然后在军报刊出。我要投反对票!”
  “黄司令也会反对的!”方晟道。
  “问题就在这里,”白杰冲缓缓道,“目前所有通讯线路都被监听,我不便联系黄司令,风口浪尖贸然联系也会给对手落下口实;另一方面黄司令到底什么态度我不得而知,尽管晋升大军区司令白樊两家作出牺牲,但人是会变的,弄不好反被他利用,白家得不偿失。”
  方晟主动道:“我出面找他!”
  “你也不妥,必须跟于白两家没关系——至少表面是这样,但黄司令一看就知道能代表你且值得依赖的人,还有个前提是,拜访他的人必须达到一定级别,弄个身份不清不楚的也不行。”白杰冲道。

  “这个……”
  日期:2018-11-0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