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7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跃民恍然间,叫道:“周总,难道我猜得不对吗?这长伟的老板跟野外作来公司的物资分公司经理是铁哥们,我们的话都是从野外作业公司接来的,现在大家都知道三小姐你的身份,你们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现在拿长伟说事,这意图难道还不明显吗?”
  周芸听到耿跃民的话,咯咯笑了起来,“所以你就以为我是借题发挥,为换掉你找个合理的理由?”
  “难道不是?”
  周芸脸色一沉,叫道:“当然不是!耿经理,我周芸做人做事是有底线的,你说的不错,我是周家的三小姐,那又怎么样?当着我亲爸爸的面我都会告诉他,你们的公司管理不善,沾亲带故,攀拿占取!勾心斗角让老百姓跟着倒霉。最初我只是想做一些小事来证明自己。后来我想用卓越办更大事,影响更多的人。所以,你觉得我还会用他们那一套打压异己、利用关系走后门的方式来管理我自己的公司?那样只会让我的公司自取灭亡。”

  耿跃民的思想是守旧的,他觉得有关系该动用就要动用,做生意就该做熟不做生,连他自己都这么想,所以野外作业公司这么做就完成在情理当中。
  周芸看了看唐雪,说道:“唐主管,把你看出来的猫腻告诉耿跃民,让他看看,我这是不是小题大作!”
  唐雪点了点头,将两份合同给翻了开来,对耿跃民说道:“耿经理,长伟的待令费和顺德的待令费都是六百块一天。可是顺德物流的运输车辆多达七十多辆,待令费不存在的。反看长伟,总共十几辆车,上个待令多达二十多天,他们有这么多画,有这么多司机吗?还有这一条,往返公里数,不足一百公里的按一百公里算,长伟就在龙山,它去哪儿能超过一百公里?这当中可差着六十多公里呐!”

  耿跃民听得心中一惊,不是因为损失大,而是惊于周芸身边的人的细心,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就把合同上大大小小的漏洞看出十几处了。
  虽然耿跃民也不知道这些事是真是假,不过能看出问题,就说明真的有问题,看样子周总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另一边,周芸见成本员和财务也对得差不多,点点头道:“成本和账面上有没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成本员首先说道:“我们的灰(水泥)外面报价三百六十块一吨,而我们公司支付的价格是六百块一吨。比市面上整整高出二百四十块一吨。这几个月,就光这差价,我们损失了二百六十万。”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芸的心也是一紧,她知道单据有问题,可是没想到这才小半年,光是灰,就亏损了二百六十万。然而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也许是看出周芸的惊讶,成本员等她消化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周芸,如果只是亏这几百万的灰也就算了,关键在于,这些灰并没有用在工程上,根据单据上所显示,每个地层所用灰的数量不一,但是却有资料可以作为参考,然而这些灰不管是干哪一层,都较理论用料高出一大截,多余的灰就没有了去向明细,算上这一部份,加上人工和长伟物流的费用,我们至少亏了六百万到七百万左右。就拿这一项,你请看,从龙山12井到15井要背三个罐过去,明明只有十四公里,两井来回二十八公里,乘以三,也才八十四公里。可是调度居然从龙山派了三辆车去跑这一趟,虽然单子是分开造的,但是时间都在同一天,一下就翻到了,周总你看。”

  这个大铁罐子一般用于装灰,方便运输,也可以直接放在工地上,方便储存。就像地产工地上也有水泥储灰罐。
  唯一不同的时,勘探服务公司的罐用量大,经常得用重卡背着四处转,所以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
  周芸在这方面那是轻车熟路,从这单子一眼就看出来了,用罐运到工地上的灰,要用压风机吹进工地上的罐里,也许根本就只吹了一半进去,剩余的就被司机直接拖下山给卖了。而三个罐在固定井场之间的定向转移居然用三辆车那就更好解释了。
  合同上标明,不足一百公里的按一百公里算,如果一辆车跑三个来回也不到一百公里,就只能按一百公里算。那三辆车呢?三辆车每车只跑一个来回,就能挣到三倍的价钱,这算盘打得可不是一般的精啊。
  周芸一直冷冷地看着这些单子,从中午一点多,一直到四点,终于是在财务和成本员共同的努力下,把有问题的账全都翻了出来,损失多达……一千零四十七万余。
  耿跃民拿到单子的时候,手抖得厉害,悔恨地闭上了眼,颤声道:“周总,你处理我吧,是我管理不善,我没脸再在这个岗位上干下去了。”
  周芸心中恨,肯定是非常恨的,方长费了老大的劲拉出来的班底,半年多弄了七千多万成利润出来,到了服务公司这边居然亏了一千多万,还是被人给明目张胆给吃掉的。
  想到这里,周芸就气得心颤,只不过长时间在方长的身边,受了不少的影响,明面上也看不出什么反应。
  施岚在等周芸发飙,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反应,这倒是让她很意外。
  十几秒之后,周芸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说道:“我为什么要处理你,这些钱就当给你买个教训吧。老耿啊,到你行使权力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的时候,耿跃民神色一紧,眉头颤得厉害,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周总手里的刀,不斩不行了。
  耿跃民想问问周芸具体动哪几个,可是回头一想,这不就是等于唬弄周芸吗?
  要是在几个月前,仗着自己上了点年纪,算是这个公司老人,他也许还能这么问一句。可是耿跃民现在从周芸的身上感受到的是另外一种气势,这是一个管理者应该拥有的气势。让他不敢动一点歪念头。
  余光不经意间瞄了眼周芸的眼睛,平静淡然,那种泰然自若的神情让他不禁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这下子,耿跃民把心中所有的小心思全都给扔了。

  如果只是长伟单方面的问题,根本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原本耿跃民想把责任推给野外作业处和长伟物流,但是现在人家把所有的套路都摆在了桌子上,自己又怎么可能撇得清关系呢?
  想到这里,耿跃民拿起手机一个电话打了出去,沉声道:“让刘主任、王调度,灰工许锐,还有生产运营部李谦都来一趟办公室。”
  刘主任是采购办的主任,王调度是生产运营部专门负责与供货公司与物流公司和自家生产安排协调的人物。李谦是生产运营部的主任。
  这三个人勾在一起,基本上这账想怎么做怎么玩,都是他们三个说了算。灰工嘛,负责现场清点,钱肯定是吃了,只不过是小头,没有这三人的授意,他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只要把这四个人一起给处理了,想信服务公司一下子会干净不少。
  听到耿跃民的电话内容时,周芸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证明耿跃民没有包庇他原来的手下的打算,于是淡淡地说道:“老耿,今天这恶人就由我来做吧,你还要带队伍,如果关系太恶化,以后也不太好管理。”
  不一会儿,刘主任、王调度、李谦三人都来了。
  “周总,你找我们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