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21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四栽了,就算不死,以后也没人鸟他了,他留下的势力空白急需填补,按理说老四的地盘应该由谁接手,根本不需要问刘子光的意思,道上的规矩也没那么泾渭分明,总是谁的嘴大,谁吃的多些,但是老四是刘子光干趴的,而且这位新近窜起的黑马又是如此的凶悍,如果不问他的意思就接手的话,怕是要惹毛他。
  刘子光得知众人的意思后,淡淡的说:“我是有正式工作的人,什么地盘不地盘的,我不感兴趣,你们爱怎么分就怎么分,别碍着我做生意就行。”
  话说的很低调,但众人却从中听出另一番意思,刘子光志向远大的很,怕不是一个小小的江北市能容得下的。
  这场酒一直喝到下午三点,众人才逐渐散去,今日一战,江北黑道大洗牌,以往的四哥沦为了老四,从此一蹶不振,尤其是他在江边吓得尿裤子的典故,更是沦为笑柄,反倒是刘子光的威名远震,被人称作江北最能打的一哥,谁也不敢小觑半分。

  至于老四的下场究竟如何,流传着好几个版本,有说老四被贝小帅直接砍死了,扔进大江里喂了王八,有说老四手脚都被砍断,从此成为废人,还有人说老四手脚俱全,只是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涉足黑道,在某某街道开了个书报摊,每天卖报纸杂志度日,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好像真看见了一般。
  虽说刘子光表示对底盘不感兴趣,别人还是很默契的将夜市一带和码头一带让了出来,刘子光也毫不客气,一方面让贝小帅接管整个夜市,以及附近的酒店、网吧、洗浴中心,一方面默许孟黑子接管码头。
  贝小帅一跃成为管辖整条街区的大哥,兴奋的整夜睡不着觉,多年的梦想终于成为现实啊!其实这种所谓的大哥也只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而已,别管是碰瓷的,拉黑车的、小偷小摸洗皮子的,过界都会打个招呼,大哥也未必会去收取所在地区商铺的保护费,反而是那些机灵点的商铺会主动上门拉关系,送点东西意思意思,或者邀请大哥经常去他那里坐坐,也算镇场子的。
  孟黑子因为关键时刻站对了队伍,被刘子光默许管理码头一带,这位东北大汉也是个懂得分寸的人,以后南泰河沙运输线路交给他负责就行了。
  变化最大的还是那些晨光机械厂子弟中学的初中生们,平时就不爱学习,整日混迹在网吧游戏厅里,现在又参加了码头大战,自以为真成了黑道一份子,以前还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干脆旷课不去了,每天叼着烟在贝小帅的黑网吧里玩。
  贝小帅最近也挺忙的,他终于开始实施他的另外一项人生理想,那就是开一家大网吧,楼上楼下几百台机器的那一种,整天带着几个小兄弟忙的没影,也不回自己的黑网吧了,就交给几个学生打理着。

  沙子生意非常火爆,老四种树,刘子光乘凉,一百块钱一方的沙子价格他就没打算降下来,反正房地产是暴利,就算自己降价,好处也轮不到消费者头上,还不如多赚一点。
  木三水又帮刘子光介绍了几个工地,每天的沙子用量都在几百方左右,运输压力大增,刘子光雇了几个车队,五六十辆泥头车,给各个工地运沙子,闲暇时候还能拉些土方,反正都是一个类型的工作,顺带着就干了。
  土方生意向来是黑道人士的最爱,因为来钱快,没啥技术含量,如今江北市的土方生意硬生生被人分了一杯羹出去,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老四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能召集五百人马的大佬都栽了,何况是你?
  生意上了轨道,手里余钱也多了,但还没到可以一掷千金的地步,刘子光先给家里买了自动滚筒洗衣机和空调、冰箱,又给自己添了个笔记本电脑,这是应方霏要求买的,为的是晚上聊qq方便。
  钱多了,责任也多了,物业公司里上百号保安兄弟,挖沙场几十号工人,运输队五六十辆泥头车,以及地地道道烧烤摊子,都要靠刘子光维持着,他属于那种粗放管理型的人才,全都放手给兄弟们去操作,自己当个甩手掌柜就行。
  儿子当了公司副经理,在外面还有生意,儿媳妇也快要进门了,老爸老妈高兴的合不拢嘴,在邻居们跟前也分外有了面子,但老两口就是闲不住,还是想干点什么,老爸的伤终于养好,在修理三轮车,准备去夜市摆个摊子,老妈依然是每天扫大街,任凭刘子光说了多少遍也没用。
  老年人就是这样,骤然闲下来也不好,一时间失去了存在感,会得病的,于是刘子光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老妈负责清扫的那一段路面,每天都是特别的干净,连个废纸落叶都没有,老妈当然不会知道,每天夜晚烧烤摊子下班之后,都会有几个人专门去清扫一下马路,为刘大妈分担一下清扫任务。
  沙子土方生意做得这么好,卫子芊功不可没,想到这位卫大助理和自己还有点小小的误会,刘子光决定给她打个电话,约一下。
  电话打到至诚集团总部,卫子芊听到刘子光的声音后,竟然没有半点激动地意思,依然是冷若冰霜,不过很快就答应了,而且主动提出要去1912酒吧。
  我日,个破酒吧有那么好玩么,不过人家开口了,也不好拒绝,于是刘子光便答应下来。
  约好了卫子芊,闲来无事的刘子光穿着拖鞋出了家门,不知不觉就到了贝小帅的黑网吧附近,铁皮屋里面黑洞洞的,传出电脑游戏的声音,外面的几个台球案子上,穿着校服叼着烟的小孩旁若无人的大声谈笑着。

  刘子光溜达过去,想看看贝小帅在不在里面,走到铁皮屋门口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被人从里面推了出来。
  “老不死的,赶紧滚。”里面传出少年桀骜不驯的声音。
  刘子光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
  橙汁们,看书学习的时候别忘了投鲜花!

  老人家年纪不小了,满头白发苍苍,身上穿一件朴素的中山装,虽然被少年痛骂,但是一点都没有动怒,依旧试图往网吧里面走。
  黑网吧里走出一个瘦高的长毛小子,脸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发育不良的身躯如同豆芽菜一般,偏偏还叼着一支烟,满脸的桀骜。
  长毛很不耐烦的推搡着老人,嘴里骂骂咧咧的,老人则毫不放弃的冲里面喊道:“邓渺凡,王栋梁,快回学校去吧。”
  “再喊我真动手了啊。”长毛一甩头发,有些抓狂,旁边台球案子边聚拢的少年们呵呵笑着,一边给杆子打着蜡,一边看着热闹。
  刘子光刚要上去插话,忽然发现老人有些面熟,似乎是自己上初中时候的班主任,他试探着喊了一声:“王老师?”
  老人一回头,发现了站在路边的刘子光,扶了扶眼镜疑惑道:“你是……”旋即又恍然大悟道:“你叫刘子光吧,我记得你,你爸爸是冲压车间的老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