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1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刘子光这个没良心的却一点也不解风情,关门,启动,开车走人,气的方霏咬牙切齿的,从花坛里摘了一朵月季花,一边上楼一边摘花瓣。
  “他爱我,他不爱我,他爱我,他不爱我……”
  忽然一阵轰鸣响起,刚开走的汽车迅速倒了回来,嘎然停下,刘子光从车上跳下来,二话不说搂住方霏就是一个热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又上车风驰电掣的走了,留下满脸红晕的小女孩在原地发呆。
  “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人。”
  等刘子光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了,经过是这样的,玄子请客,贝小帅马超作陪,对方是稽查队谢队长和几个队员,这帮家伙吃拿卡要早就习惯了,进了金碧辉煌直接点了两瓶五粮液,又拿了一条软盒中华烟,席间对玄子等人也爱答不理的,只顾自己吃喝,说道扣押的车辆啥时候放,就尽打官腔,这时候贝小帅就已经怒了,但是被玄子硬压下来。
  酒足饭饱之后,谢队长要洗澡放松,玄子马上安排,五个稽查队的伙计,每人一个技师按摩,金碧辉煌可不比华清池那种档次的澡堂子,消费水平很高,一个钟就是八百八,还不算房间费啥的。
  吃饱了,玩够了,谢队长牌瘾上来了,又要打牌,这哪是打牌啊,分明就是索贿,玄子舍命陪君子,把带来的两万块钱全输了,谢队长这才尽兴,临走的时候,玄子又问他明天能不能提车,谢队长含含糊糊来了句:再说吧。

  这下小贝可恼了,该吃的吃了,该拿的拿了,还不给办事,不带这么玩人的啊,他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砸到谢队长头上了,这下麻烦大了,架倒是没打起来,毕竟金碧辉煌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但今夜这个客是白请了,几万块钱花出去没听到响,还惹了一身骚,谢队长临走的时候,捂着冒血的脑袋放了狠话,说以后见你们的车一次就扣一次。
  贝小帅蹲在地上猛抽烟,头也不抬,刘子光听玄子讲完事情的经过,说:“贝小帅你行啊,我让你们把谢龙砸倒,你还真砸了。”
  贝小帅一抬头,两只眼睛都是红的:“哥,我错了,你罚我吧。”
  刘子光冷笑,问道:“你知道错了,那我问你错在哪里?”
  贝小帅说:“我没沉住气,没顾全大局,只管自己出气了。”
  刘子光说:“不对,你错在不该用啤酒瓶开他的瓢,下回记准了,要用白酒瓶,最好是四棱形的,一瓶子下去,脑浆子都能砸出来。”
  贝小帅惊愕的说:“哥,你别和我开玩笑啊,我都悔死了。”

  “悔什么悔,该出手时就出手,当缩头乌龟忍辱偷生就不是我刘子光的兄弟了,没事,明天我亲自出马,会会这个谢队长。”
  玄子在旁边张口结舌没话说,合着这兄弟俩一个比一个狠啊。
  “得,我算服了你们了。”
  第二天一早,刘子光带着贝小帅去城南开发区交通稽查队办事,这里位于江北市南郊,挨着外环路的一个大院子,后面还有个停车场,停着各式各样的查扣车辆,其中货车和客运车占了大多数。
  本田雅阁停在稽查队门口,刘子光带着贝小帅直往大门里走,门口老头一脸的警惕:“干什么的?”
  “大爷,找人办事的。”刘子光笑呵呵的递了一支烟上去,老头接了烟,看了看贝小帅手里的大提包,没说话摆了摆手。

  两人进去,来到稽查分队谢队长的办公室门口,彬彬有礼的敲了敲门,不等回应,推门进去,谢队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报纸,头上缠了一卷绷带,绿色的交通制服敞着领子,一张大红脸颇有江湖气。
  看到两个不速之客,谢队长放下报纸喝道:“找谁?”忽然又发现刘子光背后的人正是昨天砸破自己脑袋的小混混,顿时拧起眉毛,手伸向电话机。
  “谢队长是吧,我叫刘子光,你前天扣的那十三辆车,是我的。”刘子光说着,自顾自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谢龙放在电话机上的手没有拨号,警惕的问道:“你什么意思,还想大闹执法机关吗?”
  刘子光说:“昨晚的事,是我兄弟不对,我带他来,就是给谢队长赔个不是,小贝,你说话。”
  贝小帅上前一步,腰杆挺得像标枪一样,也不说话,先从大提包里抽出个啤酒瓶子来,吓得谢队长脸色都变了,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啪”的一声,贝小帅挥起啤酒瓶砸在自己额头上,绿色的玻璃碎片满地飞,额上立时渗出了血丝。

  “不够!再来!”刘子光眼皮都不眨一下,点上了一支烟,厉声喝道。
  贝小帅又掏出个酒瓶子,“啪”的一下再次砸在头上,血糊住了眼睛,年轻人桀骜的嘴角上翘着,面色不改。
  “谢队长不点头,就继续砸,砸死为止。”刘子光冷冷的说。
  “好了好了,算你狠,车本和钥匙都在这里。”谢队长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档案袋递过去,刘子光接过来交给贝小帅,却没有打算走的意思,继续说道:“谢队长,我们该罚的也罚了,该给的也给了,该出气的也出气了,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了吧?”
  谢队长也是个明白人,知道拿人的手短,把别人逼到绝路上对自己没点好处,他矜持一下,终于说道:“看你是个痛快人,我也不瞒你,上面压下来的任务,要罚你们的车队,我也是没办法。”
  这回刘子光没客气,直接问道:“是谁?”
  谢队长说:“层层压下来的,不清楚具体人,应该是你们同行的,拉沙子利润大,你们抢了人家生意,自然有人不高兴。”

  刘子光明白了,点点头说:“谢了。”
  给贝小帅丢了个眼色,两人转身就走,留下满地的玻璃渣和直摇头的谢队长。
  在看门老头错愕的目光中,两人走出了大门,贝小帅问:“哥,那货要是不答应,我就真的一直砸下去么?”
  刘子光狰狞的一笑:“他要是不点头,第三个酒瓶子就砸到他头上去。”
  被扣的车辆放了出来,十三辆卡车再次投入运营,来自南泰的优质河沙源源不断的送到江北市的各个工地,生产销售恢复了畅通,交通稽查队的老谢见识了贝小帅的刚猛之后,也偃旗息鼓不再找麻烦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刚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工地那头又出事了,本来说好供应沙子的几个建筑工地,忽然拒绝接收南泰河沙,十几车沙子停在工地门口说啥都不要了。

  刘子光得到消息,马不停蹄的赶到南郊“康泰花园”工地,和相关人员进行交涉。管材料的是个年轻人,一口咬定刘子光他们送的沙子不合规格,就是不要,贝小帅上去揪住他的领子就要打,被刘子光劝住,塞给他两包中华烟,他就说了实话,原来是项目经理下的命令,不让他们用南泰的沙子,改用另外一家的供货,据说价钱又高,质量还不及南泰的沙子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