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6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上车坐好,李沧海偷偷的拉住高婷的手,只是高婷碍于婆婆在场,不敢造次,一直到车子开进御龙,俩人也只是在手上搞点小动作而已,并没有太出格的举动。好在李沧海下午挥洒了激/情,并不急于此刻将高婷按倒,见车子停稳,便道了别,主动推开门下了车。
  目送着母子三人离去,李沧海独自回到别墅,顿感冷清,好在他想起明天约了叶知秋,心中期待,倒也不觉孤独寂寞,反而颇有点小兴奋,一边洗澡还一边规划着明天该怎么试探叶知秋,会不会好事就在明天呢?
  洗完澡上床后,李沧海依旧心绪难平,由叶知秋想到今晚的吴枚,还有林翠英,都是50岁左右的女人,换做以前,这个年龄的女人恐怕已经要划入老年人的行列了,只是现代社会人们保养得法,青春常驻,就连被石磊称作老女人的岳芷兰都透出一股难以名状的风情,不得不感叹社会的进步,也给了人们更加精彩的人生。
  感叹之余,李沧海拿出手机,看到高婷的信息,便回道:“想过。”

  高婷回了个鬼脸,又问道:“有行动?”
  李沧海嘿嘿一笑,又回道:“今晚就是第一步。”
  高婷回了个色色的表情,又追问:“那第二步呢?”
  李沧海没心思跟高婷解释,索性扔下手机不再理她。熄了灯,李沧海胡思乱想着,满脑子都是叶知秋的脸,一直想了许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待他被手机铃声吵醒时,已是早上8点多了。
  李沧海拿过手机,一看是叶知秋,不由得心中大喜,暗想叶知秋今天能主动打来电话,看来今天有戏了。
  电话刚一接通,叶知秋便笑着问道:“还没起来?”

  李沧海长了个哈欠,笑着说:“没呢,你要来吗?”
  叶知秋笑了笑说,别瞎说:“你不是说去打球吗?”
  李沧海嗯了一声,坐起身来,笑着说,我总不能支着帐篷去打球吧?
  叶知秋毕竟是过来人,听李沧海撩拨,也没生气,笑着骂了句讨厌,又催促道:“快起来吧,我都吃完饭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李沧海见叶知秋催促,知道她是急于见到自己的,不管这种急切是出于何种目的,都是一件好事,既然上次表白没有让她远离自己,那说明俩人还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想到这里,李沧海兴致大增,赶紧起身洗漱,到楼下简单吃了几口便和林翠英道别出了大门。
  因为想着和叶知秋约会,李沧海没让林硕送,独自开车接上叶知秋便直奔球馆,只是他心中有事,球打的很是心不在焉,整场下来,一直在输,被叶知秋嘲笑了几次,好在他并不打算在球技上和叶知秋一争高下,见叶知秋额头见汗,便坐到一旁休息。
  俩人坐在板凳上闲聊,李沧海偷眼观瞧,见叶知秋的大腿丰满白皙,上面的汗毛极为细小却清晰可辨,令人不由自主的联想抚摸在上面的触感。
  叶知秋并没有注意到李沧海在偷偷的观察自己,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扇风,她看着远处别人在打球,看了一会儿才突然说:“你今天打的不好。”
  李沧海笑着应承着:“是吗?”
  嗯,叶知秋点了点头,感觉气息平和,便再次站起身说:“再来三局?三打两胜,怎么样?”
  李沧海摆了摆手说:“不来了,走不动了,”说完便张罗着去吃饭。
  叶知秋抬手看了看表,才十点多,便笑着说:“这才几点就吃饭?”
  李沧海也觉得这个时间去吃饭有些牵强,只是若不吃饭,俩人就该各自回家,那今天就又没了机会了,只好说:“先去洗洗吧,洗完再说,”说完便起身朝更衣室走去。
  李沧海故意在淋浴室磨蹭了好大一会儿,洗完澡出来时,已经过了十一点,便心中暗喜,这下可以约她去吃饭了。
  叶知秋已经坐在外面的休息区,见李沧海出来,便站起来笑着说:“真墨迹,比我老太太还能磨。”
  李沧海笑着说:“这不是为了请你吃饭嘛,走吧,这回不早了,该吃饭了,吃完饭你再帮我去选副球拍,我想换副新的。”
  叶知秋无奈的叹了口气,又给女儿孟小打电话,告诉她中午自己解决,这才跟着李沧海上了车。
  到了饭店,李沧海想要包间,却被告知都订完了,有心想换一家,却被叶知秋拉了拉衣袖说:“凑合吃口得了。”
  见此情形,李沧海也觉得刻意要包间有些欲盖弥彰,便笑着说好,可心中却有些懊恼,好好的机会,又要错过了。

  因为李沧海刻意磨蹭加上闲聊,俩人这顿饭吃的时间有些长,从饭店出来,已经是近两点的光景,再去专卖店买完球拍出来,时间就到了3点多了。只是李沧海依旧是没有机会太接近叶知秋,只好盘算着先送她回去,看看路上或者到家有没有机会。
  一路上,李沧海都在东拉西扯,好在他阅历丰富,荤的素的都能信口拈来,说的叶知秋花枝乱颤,笑个不停。眼看着车子进了小区,停在楼下,叶知秋笑着说了句:“我到了,你回去开车慢点,”说完便要下车。
  李沧海见她已经推开车门,越发着急,情急之下突然冒出一句:“中午吃咸了,家里有水吗?喝点。”
  叶知秋扭头看了一眼李沧海,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一看便知她看透了李沧海的用意。
  李沧海也觉得这个要求太突兀,尴尬的笑了笑,挠了挠头说:“要不算了吧,”可话刚说完,便见叶知秋莞尔一笑,说道:“把车停好,”说完便独自上楼了。
  得到叶知秋默许,李沧海心中大喜,赶紧把车找位置停好,也急匆匆的跟着叶知秋上了楼。

  进了门,叶知秋已经倒好了水,递到李沧海跟前说:“喝吧。”
  李沧海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笑着说不急。
  叶知秋翻了翻白眼,嘀咕道:“不是说渴了吗?倒了水你又不喝。”
  李沧海哈哈一笑,拍着沙发四处看了看,又站起身来,在房间里四处走动了一下,还分别看了看母女俩各自的房间,这才笑着问:“这房子住着还好吧?”
  叶知秋笑着说,“挺好的,”说完又补上一句,“谢谢你,沧海。”
  李沧海挥了挥手笑着说:“客气啥,您是我师傅嘛。”
  叶知秋又笑了笑,见李沧海没有喝水的意思,知道他找借口上楼必定有所图,只是事已至此,后悔也晚了,况且她内心深处又有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是期待还是什么,连她自己也说不好,就在这一走神的功夫,李沧海已经坐到了她的旁边。
  李沧海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凝视着叶知秋说:“师傅,其实第一次看到你,我就觉得你特别有气质。”
  叶知秋翻了翻白眼儿,无奈的说:“又来了,我知道了,行了吧?”
  日期:2018-12-05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