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窦康等本土派比顺坝那帮人高明的地方。
  顺坝是黑社会势力坐大,培植代言人通过种种不法手段进行行业垄断;窦康等人则以市场手段取得垄断地位,合理合法,无可挑剔。
  国腾油化能在夹缝中杀出血路,奥妙在于有自己的货运码头,不给供货就从水路运输,虽说成本略高点,总比被本地企业漫天要价划算。二建就是靠郜更跃前期不计成本地砸钱,好歹在鄞峡争得一席之地。
  城市快速通道是包赚不赔的市政工程,8个亿大蛋糕谁不想分杯羹?况且根据吴郁明的设想,以后要在快速通道的基础实现“县县通”,确保市县之间任意两点距离不超过40分钟车程。
  也就是拿下这笔大单,以后将拥有更多发财机会。

  吴郁明察觉鄞峡建筑市场的乱象,采取了令众人措手不及的方案:
  一是主持招投标部门为招商局,而非大家都认为的建设局。理由是鄞峡快速通道项目仍未获省发改委立项,目前通过社会融资方式启动,有了融资,指挥权就得交给招商局;
  二是化整为零,将工程分为二十个标段,每个标段平均只有四千万左右,大幅降低敏感度和竞争烈度;
  三是从两端同时开工,方便外地建筑企业进入鄞峡——绵兰、舟顿两地工程商能够从当地购买材料、雇请工人、租借机械设备,避免被鄞峡商家坐地起价。
  事实上最后这条措施对本地工程商构成沉重打击,连国腾油化也深受其害。
  因为鄞峡本地企业生产规模、工艺水平都不及绵兰、舟顿,原材料价格竞争处于劣势,更不用说技术水平和工程质量。
  吴郁明在评标标准里加了一条:异地成功项目的工程商加10分。
  这一条又把鄞峡工程商们甩下几个身位。
  评分标准公布后窦康没出面,慕达半阴半阳来到吴郁明办公室,说过分地方保护固然不对,但刻意打压本地企业也不合理。众所周知鄞峡工程商由于交通不便很少到外市拿项目,“异地成功项目”不是明摆着给绵兰、舟顿两地工程商加分吗?也叫不公平竞争吧!
  吴郁明和颜悦色说慕书记的意见很重要,我跟方市长也讨论过,为什么有这个加分呢?原因在于鄞峡快速通道一方面涉及与绵兰、舟顿外环线连接问题,另一方面还有给各县区日后加入快速通道预留通道,需要工程商有与地方正府、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能力,以及深黯这方面操作流程等等,你说,只懂得一味埋头做工程怎行呢?

  可以边做边学嘛,哪个天生晓得那些门道?慕达不服气地说。
  吴郁明深深叹息说时不待我,鄞峡老百姓等不起啊!快速通道早一天通车,鄞峡就能早一天融入地区经济,届时正府班子将大展宏图,推出系列发展经济的举措……纪委、审计、监察等部门要全流程参与工程监督,坚决杜绝企图“吃拿卡要”行径,确保每分钱都用在实处!这项工作麻烦慕书记牵头吧,每月向常委会提交监察报告,实时监控。
  问题没解决,还领了桩差事。慕达郁闷无比。
  虽然满腹牢骚,窦康等人暂时拿吴郁明没办法。市委书记、市长可以就市政工程公开招标评价标准作出指示,只要理由站得住脚,不存在明显倾向就行,无须提交常委会讨论。
  时至今日,常委们悟出书记市长初来乍到随即重组并升格市招商局,实在是神来之毛。
  招商局象个大杂烩,什么都可以往里塞,而它副厅级待遇也使得正府这边副市长拿蔡雨佳没办法。
  鄞坪山风景区建设、南泽厂入股打包竞价、鄞峡快速通道招投标,有消息说与省城名校联合办学项目也由招商局负责!

  “是该捆住招商局手脚了,”窦康阴沉着脸对蒲英江说,“回头给人大那边打声招呼,出台关于升格后市招商局行政管理范围,明确哪些事归它管,哪些事不该管,别到处插一杠子!”
  蒲英江道:“好,马上我让老顾、老古他们写个提案,拿到常务会议上通过一下就行了。”
  “告诫姓蔡的别太嚣张!”窦康拍着桌子道。
  周四傍晚,市正府关于教师职业能力摸底考试中不及格人员安置方案出炉,主要有三个去向:
  1、年龄低于40周岁的,自费参加为期六个月的岗前培训,经考核合格后自愿到山区中小学任教;

  2、40周岁以上老师自愿服从教育局安排的,分流到各学校从事行政、后勤等工作;
  3、不愿选择上述两个去向者,可在家复习参加明年竞岗。
  安置方案获得大多数老师认同,也有少数较真的提出两个疑问:一是“行政和后勤”,两个岗位待遇和地位大不相同,教育局以什么标准把一部分老师转岗到行政部门,而另一部分安排到后勤部门?二是不服从安排者参加明年竞岗,那么正府对于明年的竞岗有无明确说明,如拿出多少岗位来竞争,如何竞争?
  质疑声一层层传到方晟那里,他的回答是只要存在争议的,一律用考试来解决!
  听到这个答复,老师们哑口无言。
  傍晚时分何杏打来电话,激动并哽咽地说自己终于考上了,获得正式教师编制!她要感谢方市长到鄞峡后对教育系统的改革,并表示决不辜负他的期待,一定要在教学方面取得成就。
  方晟笑道的确要加油,以后教育系统每年都组织竞岗,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
  还有,我还会继续给您做饭的……

  何杏说完娇羞地先挂了电话。
  一般来说通电话时应该领导先挂,但这种情况……有时领导也不会生气的……
  周四上午方晟赶到省城,何世风外出开会了,手机也不通。无奈之下只得发了短信请假,半小时后何世风回了两个字:
  可以。

  中午飞抵香港赵尧尧的豪宅,里面已不象家的样子,除了赵尧尧和楚楚、越越睡觉的房间保持原状,每间只剩下包装严实的箱子,其它空空如也。
  楚楚见了爸爸紧紧抱住不肯松手,粘了很长时间,方晟才找个理由将越越也抱进怀里。
  “到英国后一定要乖,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好吗?”他轻声说。
  越越小巧香糯的嘴唇贴在他耳边悄悄说:“我还是想妈妈……”

  方晟鼻子一酸,险些在两个女儿面前流泪。
  当夜,楚楚和越越在两人安抚下搂在一起甜甜睡了,赵尧尧使个眼色,方晟跟她走到前厅阳台上。
  维多利亚港湾的海风阵阵吹拂,俏皮地掀起赵尧尧飘曳轻巧的白纱裙,还有熟悉的、令方晟魂牵梦萦的体香。
  “明天就要离开了,”赵尧尧静静说,“此刻我的心情就象离开江业和京都一样,充满了不舍,又有点对未来不确定的期盼。”
  “每次离开,我都无法挽留。”方晟哀怨地说。
  “方晟啊方晟……”赵尧尧亲密地将双臂搭在他肩上,久久凝视着他,道,“早在三滩镇白翎阴魂不散的时候,我就应该认识到,其实你不属于任何人……”
  “尧尧……”
  日期:2018-11-0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