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6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娄嘉仪摸了摸她的脸蛋,柔声道:“你不说,今晚就会被打死的。”
  小女孩的眼泪顿时滚出眼眶,声若蚊蝇般地颤声道:“他……他……他说要带我走,还说……”
  等到小女孩把所有一切都说出来的时候,娄嘉仪满意地在她的脸上抚了抚,柔声道:“乖,去睡一觉吧,睡醒了,恶梦就结束了。”
  小女孩听了这话,哭得更伤心了,战战兢兢地扶着墙下楼去了。
  看到这一幕,娄嘉仪转身进了身旁的办公室,杨信坐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听到关门声,也没有睁眼。

  “教授啊,我就说他们有问题吧,那个李华是方长一早扔进来的棋子,正在操场的厕所粪坑里朝外挖地道呢?”娄嘉仪一脸恶心地说道:“我就说他今天下午进来的时候,怎么身上一股子屎味儿。你说说,这些人为了跑路真是拼了,连屎都不怕。”
  杨信小口呼吸着,生怕大口了就把那一股子屎味吸进鼻腔当中,沉声道:“这人啊,潜能总是无限的,李华这个人有病,得好好治治啊。”
  娄嘉仪咯咯一笑,顺势坐到杨信的身上蹭道:“教授,人家好像也生病了,全身发烫,心跳加快,有的地方还痒痒的,教授你什么时候给人家也治治啊?”
  “你啊,这叫内分泌失调,今晚本教授就好好给你瞧瞧!”
  听到这话,娄嘉仪一脸潮红地哼道:“瞧瞧,怎么瞧啊?管中窥鲍吗?不要啊,你得把止痒棒用上才行。”

  杨信的手在那娇弹丰盈上轻抚着,呵呵笑道:“骚安勿操,等正事忙完,本教授再好好帮你止痒。”
  说着,杨信轻轻一推娄嘉仪,撑着扶手站了起来,拿着桌子上的坐机,拨通保安室的电话道:“把宿舍的门全都锁了,召集所有人手,我们去抓田鼠,等等,监控室给我好好盯着唐迅!”
  吩咐完之后,杨信大摇大摆地走出办公室,一帮子五大三粗的教官们在楼下边已经集和了,看着身边的娄嘉仪,杨信微微笑道:“去家里洗干净等我!”
  娄嘉仪乖巧地一笑,点点头目送杨信走了下去,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厕所那边去了……
  这一刻,时钟上的分针指向十点,熄灯号响起,学生宿舍的灯集团熄灭。

  监控室里那个保安正在用电脑看毛片,十几台电脑监控着学校的每一个角落,他的目光就在那激情与平淡的画面之间来回切换着。
  精彩的画面来了,他赶紧把最后两口方便面给刨进嘴里,连汤带油地把一碗方便面汤给喝得干干净净,然后走到门边把监控室的门给反锁了,小跑到电脑面前,目光一扫每个监控点,最后一次确定没有问题的时候,注意力即刻回到那最精彩的画面上。
  这种男朋友视角的正推画面感是他最喜欢的方式,解开上衣,把秋衣往上搂搂,把裤子脱了一半,赶紧半躺在椅子上,摆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然后使劲搓手,搓得发烫的时候,再扶住,那半温半烫的手感真是好得没话说。
  抬眼一看那画面中的女人,睁着大大的眼睛,满脸的羞涩,唇齿轻咬着食指的侧面,呼吸的频率越来越快,这保安看得激动,仿佛就是自己在加快着频率,随着那高亢的喊叫响起之时,这才过了十五秒钟,一股麻软的感觉从脚指头一路上行,全身发软的,感越来越近了……
  屏光一黑,保安目光一转,卧草,怎么了,怎么了,十几台电脑怎么一下子全都黑屏了。
  吓了大跳的保安,顿时一个冷颤,再是一个冷颤,接着又是一个冷颤……
  屏幕中的女主潮意未退,脸上挂着丝斑驳,一切变得索然无味。

  然而保安确炸了,短短十几秒让他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战,双腿有些发软,连裤子都没顾得提起来,一边操作着这些电脑,一边大叫,“卧草,卧草,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别吓我啊,监控怎么看不见了啊……”
  在这一瞬间,所有监控软件全瞎,强制退出,重启再进的时候,一直卡在初始画面,根本无法实时监控。
  “我去年买了个表啊,只是打个飞机,怎么就变成这样啦?救命啊……”
  监控抓瞎了,厕所下边的坑道里,李华似乎都能从这薄薄的土墙当中闻到新鲜空气的味道。
  看了看表后,李华再等不下去,一脚踹在那土墙上,砰地一声闷响,一下子将墙上踹出一个大窟窿,雪风呼呼地往里灌,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
  这空气很干很冷,如刀一般,不过却让李华兴奋得哼起了歌。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明天都是好日子啊,哼哼哼哼哼……咱享太平,等等,等得了等等,等等等,嘿嘿嘿!”
  “哟,李华,心情不错啊!”
  李华噔不出来了,也嘿不出来,咕嘟咽了一口口水,迎着着那电筒强光,慢慢地抬手挡了挡光,暗叫,完蛋了!

  “唱啊,你特么咋不唱了呢?”
  李华摇了摇头,说道:“不记得歌词了!”
  洞的外面就是自由,然而李华与自由只差这一步了,草特么的,这算不算乐极生悲啊?
  “是你自己爬回去呢,还是我们把你当耗子一样给拧出来啊?”
  听到这话,李华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
  说着,李华咬了咬牙,转身就往后走,从粪坑里一爬出来,才发现外面以杨信为首的,已经围了十几个人正候着他了。
  “李华,你不是要来这儿当老师吗?我这么栽培你,你跑什么啊?”
  听到这话时,再看看杨信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李华小心翼翼地说道:“杨教授,我在这儿待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所以我得走了。”
  杨信点点头道:“你要走可以走大门啊,挖狗洞,还是在粪坑里挖狗洞是几个意思啊?”
  “可以走大门?”
  众人一看李华的那惊讶的样子,笑得死去活来的,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不笑了,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李华的脸上。
  紧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头和脚重重地砸在的李华的身上,让他像摊烂泥,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你没想到吧,你心心念念地想带唐迅走,人家不但不走,还把你给卖了!”
  杨教授蹲下来的时候,李华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大口大口地往外呕着血。

  李华把血水吐得差不多了时,大笑到咳嗽,露出那带着血丝的白牙,边咳边道:“杨教授,你以为你养了条宠物,就可以把让他趴下就趴下,让他握手就握手。亏了你聪明一世,到头来还不是被他牵着鼻子走。这小狗曰的,我说他今天晚上今么不来啊,原来是让我老明修栈道,他好暗渡沉舱啊,咳……咳……”
  听到这话的杨信笑容的凝,缓缓地站了起来,突然心头一震,巴掌猛地一拍大腿,叫道:“哎呀卧草,坏了,那小兔嵬子跑啦!把人架起来,跟我走!”
  杨教授大手一挥,李华被直接驾了起来,头垂着,在白雪上留下一条带血的拖痕。
  一条在大路被路灯夹道从办公楼延伸到中心门外,方才还紧闭的大门,这个时候自行打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