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5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先生,这套软件安装之后,可以尽最大的可能减少内存的损耗,既不会影响电脑的运算效率,也不会在感官上对操作人员造成困挠。可以成功地将一些特殊的软件程序进行屏蔽,比如股票软件,游戏软件等……”
  方长的气势已经变了,双手半握着,眼神变得冰冷。唐迅不止脸上有血痕,脖子上也有,肉都翻起来了,这群畜牲得下多重的手,才会把一个人的皮肉抽成这副模样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迅扭头看着方长道:“演示已经完成,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不满足的吗?”
  方长站起身来,微微一笑,扭头看着杨信,说道:“两千万,软件和人,我一同带走。”
  杨信听得一愣,顿时大笑起来,看了看韦全和娄嘉仪,再冲方长笑道:“方先生就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人贩子,怎么还能干出贩卖人口的勾当啊,这要是传出去,我杨信多年建立起来的名声,不就毁于一旦了吗?”
  方长脸色一变,平淡地说道:“这孩子在这里为你工作,他父母知道吗?”

  “我们谈生意,跟他父母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杨信这话,方长马上说道:“有很大的关系,这孩子未成年啊,他得有监护人,我要买他的东西,那就得跟他父母谈啊。”
  杨信两眼一定,哼道:“方先生,我看你的小算盘就别打了,这孩子送到学校,我就是他的监护人,你要谈就谈,不谈,就请便吧。”
  听到这话时,方长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地摸了摸唐迅的后脑勺,问道:“现在想跟我走吗?”

  唐迅认真地看了看方长,然后冲杨信笑道:“校长,你不用找人来试我了,我是不会走的,这里就是我的家,校长就是我的监护人。说着,唐迅就再也不看方长一眼,打开编程软件,继续输入代码,输了删,删了输……
  方长看到这代码的时候,微微一笑,走到杨信的面前哼道:“杨校长,你给我等着,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方!”
  说着,方长再不多看杨信一眼,冲娄嘉仪眨了一眼,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去,这不是谈生意吗?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就谈崩了?方先生,方先生,你别走啊,我送你……”韦全着急地追了出去。
  杨信重重地哼了一声,走出去,将门重重地关了起来,看着楼下方长的背影,问道:“嘉仪,他是人是鬼?”
  娄嘉仪哼道:“是鬼了,教授啊,咱们今晚可得做好准备啊!色狼我见多了,这人眼珠子虽然一直在我身上打转,但心思从来都不在我这儿,那一身匪气,我是担心他这会带不走人,晚上直接来抢啊!”
  “抢?我看他有几个胆子,这地方是岛城,还没我杨教授办不了的人!”杨信重重地哼了一声道:“给苟队长打电话,把人给我带齐咯,我倒想看看,他怎么把人带出去!”
  说着,杨信抽下自己那条古驰的腰带,推开门,照着唐迅那背影,哗地一声破空,啪地抽打在唐迅的背。
  那一声接一声的抽打,让唐迅抱头蹲地,愣是一声不吭,门缝外的娄嘉仪看得咬雅切齿!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听到冉露的话时,方长突然回过神来,把一条短信传了出去,这才坐直了身子冲在场的三人歉意地笑了笑。
  从认识方长以来,冉露好像还从来没有看到方长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这让冉露有些好奇下午这段时间纠究发生了什么事。

  “我脸上有字吗?”
  听到方长这话,冉露哼道:“当然有字,明明白白写着三个字,有心事!”
  方长淡淡一笑,轻轻在冉露的鼻尖上一点,说道:“就你聪明。”
  “哎吖,哎吖,老冉啊,你也不管管,咱们都这么大把岁数的人了,你说两个小年轻公然在我们面前这么打情骂俏,这不是倒胃口?我怎么吃得下啊?”

  听到对像这个满脸冒油的男人一句抱怨,冉朝阳放下手里的酒杯,叫道:“戚威,你是不是刚难从难民营里放出来的,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吃不下呢,一个人吃八斤蛤蜊,你跟我说吃不下?”
  戚威看了看面前堆起三座山的蛤蜊壳,扯着嗓子喊道:“来人,收拾一下!”
  服务员马上过来反桌子收拾了干净,戚威这才嘿嘿一笑道:“八斤蛤蜊连一斤肉都没有,看着吓人而已,瞧你那抠搜样,老冉啊,我原来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有铁公鸡的潜质啮?”
  冉朝阳沉声道:“你别拿话赌我,我跟你多少年关系了,我是什么人你心里没数啊。不是躲着你,是我啊自己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哪儿有工夫管你啊!”

  “看看看,还说是老兄弟,老兄弟落难了,你能不拉一把?我跟你说,我们厂的效益不好那只是……”
  “只是个屁!”冉朝阳打断戚威道:“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产物注定要被淘汰。现在什么时代了,你以为凭关系就能拿到订单,现在的客户又不傻,往桌上一坐,凭你几瓶飞天就能搞得定?老戚啊,别犯傻了,你今年不到六十,要么就找关系办个病退,要么直接辞了,到民营公司当个高管,凭你这一张嘴到哪儿不是山珍海味地给你供着啊?”
  “你知道个屁!”
  戚威终于火了,也许是这两年的憋屈,也许更是对冉朝阳不施援手的愤怒,总之,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他的脾气压根就好不了。
  听到这一声怨念的极重的怒斥,桌上的人顿时吓了大跳,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要知道冉露从小就很心疼她爸,就算知道她爸和戚叔的哥们关系,但是看到她爸被怼,她心中肯定有一丝愤然。但是她又不能冒犯长辈,有些小生气的冉露手伸到方长的手心当中,被他紧紧地握在手里,似在给她安慰一样。
  戚威摸出支烟人来,点道后,撑在桌上,后指尖夹着烟就在脑门边上一点一点地说道:“老冉我告诉你,我们厂是不会垮的,可特么也富不起来,你说说,这叫什么世道,明明赚钱了,还得年年做账报亏损,最后换来今天这样的结局,你说是不是报应?三千多职工,这一年砍掉了一半,再等一年,就是一半的一半,最后,你猜怎么着……”
  “我猜,这家厂最后就会被你们哪位领导的亲戚突然全额收购,然后有了订单,业绩明显上升,原来裁掉的员工全都反聘了回来,拿着基本工资一年挣七八万还生怕丢了饭碗,卑躬屈膝地活着。”
  听到方长突然出口这一句话时,一桌子的人全傻眼了,方长没有管他们惊讶的反应,淡淡笑道:“戚叔,我知道你是不想你们厂被民营资本围猎,如果这是大势所趋,你希望冉叔就是资本之一对吗?”
  “我我我……我去!”戚威结巴地看着冉朝阳,满脸惊恐地叫道:“这小子,这小子道行好深啊!”

  “厉害吧!”冉朝阳笑道:“当初我知道他这身本事的时候,比你的反应淡定多了,因为我知道他接下来还有更厉害的。是不是啊,方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