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10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分钟后,包括黑胖子在内的所有人全都趴下了,车灯照耀下的五号码头上只剩下一个站着的人,那就是刘子光。

  平底船上的船老大早就看傻了,大张着嘴说不出话,他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码头从来都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抢地盘抢生意大打出手的情况层出不穷,但是这么能打的角色,还是头一次见。
  江风凛冽,吹拂着刘子光的白衬衣,猎猎作响,马超很适时的走上来,将夹克衫披在老大的肩头,低声说:“小贝哥带人过来了。”
  刘子光点点头没说话,迎着江风点了一支烟。
  黑胖子体格不错,挨了刘子光一腿还能从地上爬起来,走过来说:“哥们,你牛,是条汉子,我服了。”
  东北人出来闯社会,脾气直,出手狠,想收服他们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用心去交,还有一个是彻底打服他们,倘若刘子光是靠人多势众干翻了他们,未必真服气,可是刘哥只是凭着一条腿就放倒了他们十几个人,这些东北汉子是真的心服口服了。

  “你怎么称呼?”刘子光问道,顺手抛了一根中南海给他。
  “大哥,我叫孟知秋,俺爹起得名字,叶落而知秋的意思。”黑胖子说。
  “嗯,很有意境。”刘子光不动声色,心里却道这黑胖子配上这么个文绉绉的名字,还真是不大配套啊。
  “那是,俺爹是中学教师呢,大哥,你怎么称呼?”
  “刘子光,叫我光哥就行。”
  “光哥,咱们不打不相识,我们哥几个就在码头一带混,以后有事你提我的名字。”孟知秋说完,带着兄弟们一瘸一拐的走了。
  走出去十几步,他又扭头说道:“光哥,今天这事是一位道上大哥安排的,你留点神,他们要对付你。”
  孟知秋没说是谁,刘子光也没问,只是点点头说:“谢了!”
  危机解除,可以卸货了,但是卡车却都被稽查队扣了,今夜的活是干不了啦,停工一夜,损失的可不是几万块钱的事,工地都是彻夜施工的,沙子供应不上耽误了人家的工期,以后还怎么合作!
  给稽查队谢队长打电话,始终是转到小秘书台,刘子光很生气,胸中一股邪火没处发,沿着黑漆漆的江边往前走,思索着是谁在暗地里对付自己。
  给工地送沙子这个活太来钱了,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也未可知,但有一点刘子光很确信,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什么黑道大哥,毛!
  刘子光顺着漆黑的江岸往前走,风吹过慢坡的蒿草,如同波ng起伏,半遮半掩的月亮时不时露出头来,照的江面上波光粼粼,走了一段距离,他渐渐平息了怒火,身后也亮起了两道光柱,是贝小帅来了。
  听说老大有事,贝小帅立刻喊了二十多个人,又打电话让物业保安部那边派人,至诚一期保安部宿舍里随时都有二三十个小伙子在待命,听到招呼之后拿了家伙就出来,四五十口子打了出租车浩浩荡荡开到十六铺码头,却没什么架可打了。

  “回家,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刘子光大手一挥,钻进了汽车,对副驾位子上的贝小帅说:“有什么关系能联系到交通局稽查队那边的人?”
  贝小帅想想说:“这一块我还真不大熟,回头让玄子想想办法,他开汽修厂的,路子比我野。”
  刘子光又问:“孟知秋这个人你认识不?”
  “孟黑子,混十六铺码头的,东北人,犯了事南下的,怎么了,是不是这小子堵咱的船?”
  “没事了,我已经摆平了,我想知道的是,孟黑子跟谁干?”
  “好像不跟谁吧,他自己手底下有一帮东北人,都挺能打的,在这一片混的不错,有时候也接点其他活,要个帐打个人啥的。”
  “行了,我知道了。”刘子光点点头,先给玄子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安排几辆卡车到十六铺码头拉沙子,给那几个急等着要货的工地送去,然后开始闭门养神,脑子里迅速转动着,盘算着明天的行动。
  回到市区,刘子光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在外面吃饭了,然后带着兄弟们去地地道道吃羊肉串,这个烧烤摊子现在基本上成为刘子光麾下人马的集散地和大食堂了,每天晚上宾朋满座,全是熟人,几乎每拨客人吃完都会发生结账的纠纷,都是来捧刘哥的场的朋友,特地点了一大堆的菜,吃完了哪能不给钱,偏偏贝小帅又是个讲义气穷大方的主儿,每次都说免单,搞得朋友们很不好意思。
  今晚又是一场大聚会,几十个兄弟坐在一起喝酒吃肉,顺带着在别的摊子上点一些熟菜手擀面啥的,连带着他们的生意都跟着旺,人都有从众的心理,越是人多的地方,就越喜欢去,地地道道的生意火的不得了,每天人满为患,一桌难求,光空啤酒瓶子都能堆成山,进账更是与日俱增。

  “小贝,干得不错,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经营的好手呢,来,哥哥和你走一个。”刘子光举起啤酒杯,和贝小帅碰了一下。
  “我就是瞎混,一不小心就玩大了,嘿嘿。”贝小帅挠着头笑了,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拿袖子抹抹嘴,说:“其实我还有个最大的理想。”
  “什么理想,说来听听。”刘子光饶有兴趣的问道。
  “开个大网吧,楼上楼下,单间雅座,几百台机器,卖饮料盒饭方便面还有各种游戏点卡,绝对赚钱嚯嚯的!顺带着还能把附近几个中学的学生全给收了!”
  谈起自己的理想,贝小帅眉飞色舞,刘子光却一拍他的脑袋:“瞧你这点出息!要收也得收大学的学生!”
  正说着呢,一个穿着油腻工作服的汉子走了过来,大嗓门招呼道:“喝酒也不喊我,真不讲究!”
  贝小帅跳起来嚷道:“我擦,你真不厚道,半小时前就给你打电话了,现在才来,罚酒!”

  原来是玄子来了,刘子光拍拍身边的伙计,让他腾个空出来,又让毛孩上了一套招呼,玄子坐下后,豪爽的举起酒杯说:“我来晚了,先干一个。”
  干了一大杯啤酒,玄子才说:“卡车安排好了,一个朋友的车队,本来是拉煤炭的,光干白天,我一个电话他就带车过去了。”
  刘子光说:“不错,这朋友挺仗义的,得空喊来一起喝个酒,以后没活了,让他跟咱干,价钱好商量。”
  玄子嘿嘿一笑:“没说的,都是自己弟兄,对了刘哥,我厂里来辆车,广东那边上岸的黑车,香港牌子的,奔驰s350,质量岗岗的!刘哥要不要弄一辆玩玩,我给你进价。”

  刘子光说:“那个事先放一放,今天车队出点事,让交通稽查的人给扣了,你有没有能说上话的人?”
  玄子想了想说:“交警这边我比较熟,交通路政这边还真不认识啥人,不过拐弯抹角能搭上关系,扣车的叫什么名字?”
  “叫谢龙,是稽查分队长。”
  玄子马上拿起电话,给他交警队的朋友打电话,交警经常和路政一起联合执法,互相比较熟络,打了几个电话之后便搞清楚了对方的底细。

  “是主管城南开发区这一块的稽查分队长,手里有点权,黑着呢,我刚把他的手机号码要来了,要不咱们自己先联系一下,看看他什么意思。”玄子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