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9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家一说,父母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儿子都快三十岁的人,这才找到女朋友,而且女方的工作和家庭条件那么好,最关键还是人好,善良美丽又大方,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老爸当即拍板,明天晚上请方霏来家做客,老妈也神神秘秘的说,预备了贵重礼物给未来的儿媳妇。
  一家人正在说说笑笑,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接了,是马超打来的,车队在南郊让人给堵了,说啥不让过。
  果然,土方建材这些生意都不是常人能干的,随时可能出事!
  现在刘子光旗下已经有两个实体,一个是地地道道羊肉串摊子,一个是朱王庄的沙场,夜市摊子交给贝小帅管理,沙场让王志军负责,运沙子的车队协调工作则交给马超来做。

  马超这个小伙子虽然只有十九岁,但是头脑灵活,属于拎的清的那种人,拉沙子的运输队有刘子光的两辆破东风,还有玄子的三辆泥头车,以及花钱租来的八辆车,共同组成一个车队,马超就负责沟通协调这些司机,有啥事情直接通报刘子光。
  马超去开卡车了,那辆本田雅阁留给刘子光当座驾,平时就停在巷口头,一听说运输队出事,刘子光连晚饭都来不及吃,赶紧开车赶往南郊。
  赶到南郊外环路附近,却看不见车队的影子,打马超的电话,才知道车队已经被扣了,停在附近的交通局稽查队大院里,刘子光赶紧驱车前往,马超正和一帮司机愁眉苦脸站在门口,他们是运完沙子回程途中被路政扣下的,两辆执法车前后一堵,先扣本子再拔钥匙,根本不和你讲道理。
  这些拉土方的车,通常都是脱审的破车,手续也不齐全,正好给了人家查扣的理由,再加上他们一路撒了不少黄沙,污染了路面,早就引起了交通部门的注意。

  “哥,我没看好,车让他们扣了,说交了罚款才能提车。”马超苦着脸拿出一张罚款单来。
  刘子光接过来一看,乖乖,六万块!他们还真敢罚!
  “怎么这么多?”刘子光问。
  “这还算好的呢,那个头头,开口就是两万,顶一句嘴加两万,我就求了他两句,他就给加到六万了,听说有人被罚的更狠,上十万都有可能。”

  “谁开的单子?我找他去。”刘子光这就要进稽查队大院。
  可是大门是关上的,稽查员们已经下班回家,不管怎样都得等明天再处理了。
  刘子光狠狠地在大铁门上锤了一拳,咣当一声巨响,看门老头虎着脸从传达室里出来:“干什么!”
  “没事,敲着听响。”刘子光甩了一句话过去,又问马超:“你留那个人的手机号码了么?”

  “哎呀,我忘了,你看我这脑子,大意了。”马超一拍脑袋,懊丧道,不过机灵的他很快就看到稽查队院子里贴着的布告栏,上面就有那个给他开罚单家伙的照片和简介,下面依稀还有联系电话啥的。
  “谢龙,稽查分队长,手机号码是……”刘子光一边念着,一边掏出手机记了下来,刚要给谢队长打电话,手机铃先响了,是王志军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焦急的声音:“光哥,船老板给我打电话,说在十六铺码头让人截了,不让卸沙子,我离那边太远赶不过去,你看怎么办?”
  刘子光说:“你把船老板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来摆平。”
  王志军报了一个号码150046*****,刘子光让马超记了下来,挂了王志军的电话之后,来不及处理被查扣车辆的事情,先给船老板打电话。
  接通以后,船老板大声抱怨,说码头这边有几十个小混混来闹事,说让交保护费,一船沙子五百块,不然就不让卸货,船运生意本小利薄,要是交了这钱就没法做了,你们赶紧来处理一下吧。

  刘子光焦头烂额,层出不穷的麻烦啊,抱怨也没用,赶紧带上马超去十六铺码头,那些司机先让他们回家,明天问题处理好了再说。
  十六铺码头是淮江上一座重要的货运码头,承担着江北市煤炭、建材、大宗货物的运输上下货任务,这里遍地都是煤炭的粉尘,连树叶都是黑的,不时有大货车呼啸而过,带起一阵黑烟。
  货运买卖也很来钱,十六铺码头一带有不少小混混,专门吃这一块,他们属于在郊区玩的比较好的,和城里那帮开洗浴中心的不大交集,一时间也找不上能说话的人,到底是刘子光有魄力,只带了马超一个人就来闯这个龙潭虎穴。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但是五号码头上依然聚集了一帮人,或站或蹲,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的,高大的卷扬机也停了,江边泊着五条平底船,敞开的船舱里装的全是黄沙,沉重的货物压的船舷和水面平齐,稍有颠簸,江水就灌进船舱里去。
  码头上这帮人并没有穿制服,一个个膀大腰圆,满脸的江湖气,全是运动鞋牛仔裤的打扮,看来绝不是港务局或水利监察的人,而是本地的流氓。
  刘子光将上衣脱下丢在后座上,对马超说:“机灵点,不行你就先撤,看这样子是不能善了啦。”
  马超点点头,车也不熄火,掏出了手机给贝小帅打电话。
  刘子光摔上车门,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中南海,一边点烟一边走过去,对面那些人也都慢慢的站起来,抱着膀子冷笑着凑过来。
  只有一个五大三粗的寸头黑胖子坐在那里抽烟,看样子像是领头的,刘子光走到他面前站定,心平气和的问道:“谁不让我的船卸货?”
  黑胖子一脸的横肉,笑起来更加狰狞,他不怀好意的笑着反问:“你是货主?”一张口还是东北口音。

  刘子光针锋相对:“谁不让我的船卸货?”
  彪形大汉们慢慢围了上来,这帮人几乎都有一米八以上,前后左右将刘子光围起来,恶狠狠地盯着他,刘子光不为所动,凌厉的目光和黑胖子对视着,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是老子我,怎么的?不服?告诉你,哥几个专治不服!”黑胖子将烟头一丢,站了起来,庞大的身躯足有一米九,宽阔厚实,彷佛一面墙。
  如此狰狞的巨汉站在面前,刘子光竟然毫无压力,他冷笑着说:“本来按照道上的规矩,我怎么着也会出点钱意思意思,不过看你们这副得瑟样儿,还他妈专治不服,我今天就专治你们!”

  “行,小子有种,哥几个,给他个痛快的,揍一顿扔到江里去!”黑胖子大吼一声,两个家伙撸起袖子就要过来抓刘子光的胳膊,手还没伸过来,刘子光的腿就到了,恶狠狠的大鞭腿抽到人身上,比铁棍还厉害,两人当场趴倒,吭都没吭一声。
  “我操,没看出来还是个硬货!”黑胖子大为诧异,刚拿出来的烟都忘了点。
  “麻利的,一起上吧,我赶时间。“刘子光很不耐烦的一摆手,又冲后面汽车里的马超喊了一嗓子:”开灯,照着点!“马超把车灯打开,两道改装过的氙气大灯照耀下,码头上一片雪亮,地上是厚厚的煤渣和黄沙,周围是锈迹斑驳的巨大港务机械,十几个魁梧的身影拉得很长,很有一种后现代颓废主义的美感。
  东北大汉们倒也讲究,并没有一哄而上,而是挨个来和刘子光对打,能在刘子光面前走上两秒钟的都算奇迹,绝大多数是一招放倒,他们甚至连刘子光的招数都没看清楚,就横飞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