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103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玄子也说:“人李总说了,集团车队以后维修保养啥的,都到我汽修厂来,刘哥,全托你的福了,等你回来,哥几个得好好请你一场。”
  刘子光笑着说:“没问题,地地道道我做东,不醉不归。”
  送走伙计们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今夜没有月亮,风也很大,正适合去做一些事情,刘子光返身回宾馆,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用房卡打开了房门,刚要将房卡插到取电的插槽里,忽然黑暗里一股劲风袭来,刘子光刚要出拳迎击,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
  淡淡的冰山味道,这种香水是卫子芊专用的,据说是两千元一瓶在专门店里配制的,绝对独一无二。

  拳头已经打了出去,此时硬生生的收住,可还是碰上了两堆软绵绵的东西,紧接着一团温热的肉体钻进了刘子光的怀里,呼吸急促,如饥似渴的呻吟着。
  温香软玉在怀,刘子光丝毫不乱,他抬手将房卡插入取电槽,腿一伸,将房门关上。
  室内的灯亮了,柔和的灯影下,怀里意乱情迷的女人赫然就是平时冰山一般冷酷的卫子芊,卫大助理。
  此时的卫子芊早没了白天的矜持冷酷,身上竟然穿了一件黑色真丝睡裙,只到臀部下沿的位置,肩膀上两条细细的带子,还打了个小小的蝴蝶结,似乎在勾引人去解开它。
  卫子芊喘着粗气,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刘子光,两条滑腻的胳膊箍在他的身上,两条腿也跃跃欲试的想往上爬,微微张开的小嘴里,红色的小舌头不时伸出来tian着嘴唇,诱惑力极强。
  这丫头分明是中了催情药的毒了,刘子光双手抱住了卫子芊往上一托,顺势托住了她的屁股,被碰到了****的卫子芊娇哼了一声,一头趴在刘子光肩膀上,照着脖子狠狠地咬下去,如同发情期的母狼。

  这一口下去极重,刘子光脖子上立刻出现两排带血的牙印,他吃疼一甩头,卫子芊松了口,直勾勾的望着刘子光,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口咬上来,两人距离太近,伸手阻拦是来不及了,刘子光索性恶狠狠地伸嘴迎上去,一个法国式的湿吻堵住了卫子芊的嘴。
  激吻之下,卫子芊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里有一团火,似乎要将自己融化,她意乱情迷,两个脚尖都绷直了,两只手缠着刘子光的脖子,媚眼如丝,往床上望去,眼神中全是渴望。
  刘子光眼都不眨一下,径直踢开旁边浴室的门,将卫子芊扔到浴池里,打开水龙头用冷水猛冲她的脑袋。
  不锈钢花洒喷出猛烈而冰冷的水流,瞬间将卫子芊的全身湿透,单薄的睡裙浸了水之后贴在身上,迷人的曲线一览无遗,被冷水冲击的稍微有些清醒的卫子芊刚刚爬起来,又被刘子光拦腰抱起来,用浴巾包裹严整,抱着这具湿漉漉的苗条纤细躯体走进了房间。
  卫子芊的心在怦怦直跳,被冷水冲过的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欲-火焚身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隐隐的期盼,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每一件都是那么的紧张刺激,扣人心弦,人处于危险的情况下,总会不由之主的想寻找安全,而刘子光的臂弯,就是卫子芊最安全的避风港。
  浴巾包裹着的躯体被丢到了床上,刘子光开始脱衣服,卫子芊的心跳的更厉害了,自己二十七岁了,还是第一次面对男人,此刻的她,充满了渴望和欣喜。
  但是刘子光脱下白衬衣之后,却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灰不溜秋的夹克衫套在身上,丢下一句话:“你好好休息。”然后转身就走。
  他就这样走了,走的是那样的干脆利落,是那样的冷酷绝情,房间里恢复了寂静,片刻之后,一阵压抑着的哭声悄悄地响起,卫子芊蜷缩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腿,低声的啜泣着。
  刘子光下楼的时候没走电梯,而是走的消防通道,来到楼下,外面已经是万籁俱寂,黑暗中两个一明一暗的烟头在闪烁,早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这两个人正是已经离开了的贝小帅和马超,见刘子光下来,两人掐灭烟头,马超低声说了句:“车在后墙外。”
  刘子光点点头没说话,三人走到树丛茂盛的后墙边,轻松地翻了过去,那辆老款黑色本田雅阁正静静地停在阴暗处。
  上了车,刘子光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副手套戴上,贝小帅从后备箱里取出一柄斧头递给他,刘子光检查了一下刃口,风快!
  “走,去龙少平家。“刘子光平静的说。
  这一夜,龙少睡的很沉,头天晚上喝了一斤白酒,夜里又和二奶搞了很多花样,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以至于他连二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凌晨时分,龙少从睡梦中悠悠的醒来,身体暖暖的,似乎身处浴缸一般很舒服,伸手一摸,是女人的长发,不对,这小娘们的头发啥时候变得这么粗糙。
  身子一歪,怎么滑腻腻的,龙少伸手在身下一摸,伸到脸前来一看,满手的血红!
  本来还有些朦胧的睡意,这下全醒了,龙少猛地坐起来,把被子一掀,满床鲜血!
  自己的身旁,赫然摆着一颗硕大的头颅,黄黑色的鬃毛被血染红,两只通红的眼睛死不瞑目,是藏獒的头!

  市价一百万的纯种藏獒啊!竟然被人砍了脑袋,嗜钱如命的龙少顿时狂怒起来,但这种愤怒只维持了一秒钟,就被深深的恐惧所代替。
  众所周知,藏獒是一种极其凶猛的半驯化野兽,绝对的生人勿近,别说是人了,就算是野狼乃至狮子也不是它的对手,这么凶猛的动物竟然被人在半夜里无声无息的杀死,并且将头颅塞到自己的被子下面,这要是想杀自己,那还不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一股彻骨的寒冷流遍龙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他的牙齿开始打颤,慌里慌张的从床上爬下来,藏獒腥臭的血从他的身上流下来,顺着脚踝滴到地板上。
  龙少匆忙走到墙边,用颤抖的手打开暗藏在墙壁里的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一把乌黑油亮的手枪,哗啦一声推弹上膛,用双手握着走到床边拿起了电话。
  电话是打给秃子的,但是响了半天竟然没人接,现在才是凌晨五点钟,龙少这帮手下都是日上三竿才起床的懒汉,秃子这会不知道在哪个**床上挺尸呢。
  龙少再次按下重播键,等了三分钟才有人接。
  “秃子,赶紧带人来,越快越好,对,到我家来!”

  撂下电话,龙少的心情稍微镇定了一下,警惕的看看四周,窗户是关的,门也是紧闭的,他咽了口唾沫,龟缩到了墙角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
  五分钟后,门口响起了敲门声,砰砰的声音在静谧的凌晨显得格外惊心动魄,龙少撂了电话,壮着胆喊了一声:“谁~~”
  没人回答,依旧是有规律的敲门声,狗日的秃子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了,龙少揉揉蹲麻的腿,握着手枪过去开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