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拨通徐璃手机,里面传来她慵懒的声音:
  “昨晚哪去了?”
  “我还想问你呢,到底睡在哪个房间?”
  “8……我忘了……”
  “不是809?真是莫名其妙,我孤零零在809睡了一夜!”
  徐璃卟哧一笑:“不会被别的狐狸精勾住了吧?”
  “别啰嗦,快说在哪间,我去补课!”
  “好啦,以后到省城补课,不要在这边丢人现眼,”徐璃说着懒洋洋起来,“噢,我住816啊。”
  方晟真想过去打个晨炮,说话间有人已经散步归来,还有人陆续开门出来,方晟热情地打着招呼,彼此感叹昨晚喝得太多,遂打消骚扰徐璃的念头,来到9楼姜源冲房间外。
  在二楼用餐时,方晟注意到芮芸没来,一问才知昨晚喝多了,猫在房间再眯会儿。
  “她难得喝醉,肯定很伤身体。”牧雨秋心疼地说。
  其实芮芸一方面是真的很累,昨晚那场战斗耗尽体力和精力,流失的东西太多;另一方面她自知今早面对方晟肯定会有异样,眼神、表情都没法掩饰,还是回避为好。
  另外她从镜子看过脸庞,红扑扑娇艳不可方物,作为过来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单凭化妆品是盖不住的。

  对于这场“艳遇”,芮芸已决定深深藏在心底。
  有过一次足矣,并不渴求重来。
  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以及面临的现实情况,那种少女般的憧憬和少丨妇丨飞蛾扑火般的激情,在芮芸身上是不存在的。
  这是她成为叱咤商界的女强人,而周小容始终走不出过去的根本所在。
  用完早餐,吴郁明等市领导及时赶到,与方晟等送别姜源冲和徐璃一行,各自回办公室。
  芮芸则睡到中午才露面。

  “好些了吧?”牧雨秋小心翼翼问。
  芮芸若无其事道:“嗯,下午跑两个学校看看,傍晚回省城。”
  “好,听你的。”
  临近中午,爱妮娅在京都街头的电话亭给方晟打来电话,细述了此次紧急会议的来龙去脉。
  首先是惊爆消息:正治局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巫石卫因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一般来说官至副国级,有“刑不上大夫”的潜规则,犯点生活作风问题、经济问题都不事儿。
  偏偏这回巫石卫所谓“严重违纪”就是经济问题,而且追究六年前他担任冀北省省委书记期间的问题,违规金额也不大,可能在七八百万左右的样子。
  这就有点奇怪了。
  别说副国级,就是省部级领导干部涉及这点金额都可以轻轻放过,若计较起来顶多换个地方任职。
  何况巫石卫已到人大,既官升一级又平安落地,似乎没有追责的必要,在官场也没有前例。
  这就是京都召集各省领导班子紧急进京开会的原因,意在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正确理解京都处理巫石卫的内涵,那就是:

  无论哪级领导,无论什么时候违规违纪,党纪国法永远有追溯权!
  会议分组讨论期间,各省市纷纷表示回去层层转达京都指示精神,利用党报等主流媒体加大宣传力度,端正社会各界对此案的态度。
  听到这里,方晟笑道:“官方报道至此结束,接下来是小道消息。”
  “小道消息……”爱妮娅略微停顿,“我下午回去,飞到潇南机场停留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不可以吗?反正晚点到朝明也是睡觉。”
  听出他话里的含意,爱妮娅嗔道:“非常时刻小心点,别触霉头,没准有一天生活作风也上升到原则高度!”
  没多会儿,白翎也打来电话,内容大抵与爱妮娅所述相同,另外让他周末回趟京都。
  “老爷子要找你谈谈。”白翎说。

  相比于老爷子,方晟对行伍出身的白老爷子打心眼畏惧,只得应允。
  紧接着于道明、燕慎、陈皎……纷纷来电,基本都是陈述事实但语气间有所保留,显得意犹未尽。
  最难得的是白杰冲居然也回了电话,轻描淡写说:“老爷子叫你本周回京都,正好我也有空,一块儿聊聊吧。”
  好嘛,一石激起千层浪,看来新的较量即将拉开序幕!
  中午在食堂遇到吴郁明,彼此心领神会笑笑,不用多说,想必吴家也告知相关讯息。
  “周末回京都?”方晟问。
  吴郁明点点头。
  专供市领导的窗口今天特供南瓜粥,吴郁明等人不约而同选了这个,然后要了点蔬菜便开吃起来。
  “经历昨晚的苦难,方觉得喝粥才是天底下最奢侈的享受。”方晟笑道。
  “对,对,深有同感,”吴郁明若有所思道,“徐秘书长挺厉害。”

  “她?没怎么喝吧。”
  “刚开始没喝,最后十分钟连喝三壶面不改色,当然,其中两壶帮你代的。”
  原来吴郁明一直在悄悄观察徐璃。
  方晟道:“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差异,男人通常三斧头,女人越到后面发挥越好。”
  吴郁明听出话中双关意思,笑呵呵道:“概括得妙,确实是这样。”
  魏昌成端着餐盘过来,坐到方晟旁边笑道:“书记市长笑得这么开心,说明鄞峡老百姓有福了。”

  魏昌成资格老,快到二线年龄所以放得开,加之每次常委会明显支持吴方二人,常委班子里也就他能态度自然地跟他俩谈笑风生。
  “方市长谈了自己的人生感悟……”吴郁明遂将方晟的话复核了一遍。
  魏昌成摇头晃脑道:“等到我这个年纪,两位领导就知道天底下最可怕的动物就是女人。”
  “魏主席的话里隐藏着很复杂的故事。”方晟笑道。
  “一点都不复杂,”魏昌成道,“为什么四十岁后的男人畏妻如虎?严重的剪刀差,一个四十如虎,一个每况愈下到无力雄起,如何面对?你们说如何面对?”
  痛心疾首的语气让吴、方二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借着姜源冲亲自督办的春风,方晟趁热打铁,下午召开市长办公会讨论研究合作办学事宜。
  郑拓等人已知道省里的态度,合作办学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有利于鄞峡整体教育水平提升,大家都无异议,当即通过了在两所中学进行合作办学试点的决议,分别是:
  市第三中学,对接学校是省第一中学;
  市第七中学,对接学校是潇南理工附中。

  应该说是意料之中。
  昨天在研讨会上发言的就是这两家学校校长,晚宴时方晟建议芮芸和牧雨秋考察的也是这两家。
  此外潇南教育局长在研讨会上说过,合作办学要循序渐进,不能因为省里放开政策就一窝蜂涌入,应该走先试点、再推广、面向全省的路子。
  这就决定了省城七所名校顶多两所进入鄞峡。
  消息传到市七中时,徐校长正在接待牧雨秋和芮芸。
  市区九所中学当中,七中有“三最”之称:生源最差、师资最弱、设施最破。
  提到这三点,徐校长满肚子苦水。
  七中的前身是纺织中等职业学校,先天底子薄。教育改革期间先并入市二中,后因辖区、行政划分等原因又独立出来,成立第七中学。在地理位置上,它处于相对强势的市一中和二中之间,好生源都去了那两家排名靠前的学校;在师资方面,早期职业学校的老师才消化掉三分之一,教学水平无法提高;基础设施还是原先纺织厂红火时的投入,后来由于经费紧张,根本申请不到拨款。
  日期:2018-11-01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