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65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新闻上不是说……嗨,瞧我这脑袋,什么该信什么不该信都弄不清楚了,走吧,我们一道顺回酒店。”
  冉朝阳听了冉露在耳边三言两语将飞机上的大致情况说出来之后,这才撒开了拎着方长衣领的手,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方长冲冉朝阳微微一笑道:“冉叔,你们先去拿车,一会儿在医院正门外等等我,我去急诊室问问我这手能不能沾水!”
  看到方长那双有金刚般的双拳上完全破了皮,冉朝阳就能想象当场的情况有多么惨烈。
  方长这个人的水实在是太深了,真不知道这是个怪物还是人,以一敌八啊,还能把一整架飞机的人安全带下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然而冉露根本没把最重要的环节告诉他爸,八个人被方长干掉了七个,只留了一个活口。
  要是冉朝阳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再跟这样的男人亲近了。
  此时的方长顾不上那父女俩在聊些什么,而是来到急诊科内,正听到那个壮汉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医生救救他。

  “医生,你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救救你一定得把我的老二给保住啊。”
  吴医生掀开布单,一伸手,护士立马递上一次性手套放在他的手中,一边带手套,一边哼道:“我还没听过哪个菩萨给人治吊的!”
  “噗……吴医生,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护士笑出声,冲这急救医生嗔道。
  吴医生瞥了这护士一眼,这才掀开被单来,医用电筒一照,“哇,你这家伙也太吓人了吧,是怎么弄的啊!”

  “我……我……我也不知道啊,莫明其妙地就被人给敲晕了,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吴医生冷笑一声道:“不老实啊,你刚才不还心心念念地叫着什么……什么唐迅吗?跟人结仇了吧,打架弄的吧,这什么仇啊,杀父之仇吧!”
  “什么杀父之仇啊,医生,那小子啊就是关我们学校里的疯子,我们杨校长说了,这群小畜牲就是欠教育,你看着,等我好了,我回去不弄死他……哎哟,医生,你捏我蛋干啥?你轻点儿,好痛啊!”
  吴医生哼了一声,手套一取冷笑道:“原来是琼云山上的戒网瘾学校的教官啊,原来送我们医院里来的都是被你们弄得死去活来的学生,怎么今天换人了啊?老实待着吧!”
  “医生,你去哪儿啊,你不能不管我啊,我的蛋好痛啊!”
  吴医生完全不理这壮汉的死活,掀开帘子走出来的时候,护士跟在身边问道:“吴医生,这个人渣怎么处理?”
  “人渣?我特么也想让他自生自灭啊,总算是遭了报应,先消毒吧,用用冰敷,保守治疗,观察一晚上,如果明天还消不了肿,继续充血的话,考虑摘除。”

  护士听得重重一点头,就希望它一直充血似的。
  吴医生白了护士一眼,抬头一看,正好跟方长的目光撞上,嘿道:“哟,牛粪……不是,方先生是吧,你抱得美人归不去陪美人,跟这儿待着干什么,还想再打打我的脸是吧?”
  方长淡淡一笑道:“吴医生,我们不是敌人,借一步说话吧!”
  “成啊,出去透透气也好!”
  两人一同走出急诊科时,方长递了支烟过来,吴医生也没拒绝,看着这牌子的烟,吴医生一边捂着方长点着的火猛抽了两口,一边问道:“华南省的?”

  “你也知道?”方长也是一阵好奇。
  吴医生笑道:“我是华南医科大的本硕连读生,在都城可整整住了七年多呢,后来争取到一个保博的机会来了岛城,看到这烟,就忍不住地问了一句。当年是学生,没什么钱,就抽这个,四块钱一包,来劲!”
  “既然算半个老乡,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方长说道:“刚才你瞧的那人是不是琼云山那所非正常少年纠正学校里的人?”
  吴医生吊吊地看了方长一眼,就像在说,你也有求我的时候,不过这比装了不到三秒,他就绷不住了,大叫道:“什么狗屁非正常少年纠正学校?前身戒网瘾学校,一帮变态玩意儿在里面冒充精神科专家,还拿了什么国际精神卫生组织的证书,就是他们那校长,杨信,说是独创什么电击疗法。这是特么的我活了三十五年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看到吴医生义愤填膺的样子,方长觉得自己没有找错人。
  在吴作为看来,这个社会有病态的,处处都充满着黑暗与不公。原来他以为自己就是这黑暗当中的一盏明灯,后来才发现自己连个屁都算不上。

  那年还在华南医科大读研,他的导师三天两头让他跟着出去喝酒应酬,高烧三天,所谓轻伤不下火线,最后终于顶不住,病倒的时候,导师说他装病,原来经常一次过的东西现在行不通了,毕业论文大大小小的问题能让他改到天荒地老。
  后来有人告诉他,那位导师在饭局上公开说,他不想让过的学生,这一辈子都别想过。
  最初吴作为觉得这只是一句吹牛比的话,他找了他们院的几位领导,甚至找到了院长,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学术这东西,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能弄虚作假。
  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吴作为的导师说这是弄虚作假,过不了就是过不了。

  这次的事件让他彻底清楚地认识到什么叫黑,什么叫只手遮天。
  吴作为以为自己就要黑化的时候,学院里有一位平常不怎么说话的导师找到他,帮他把论文给改了改,然后找到了半岛省的一位老同学,把吴作为保了半岛医学院的博士。
  奇怪的是,这位老师平常跟他并没有什么交集。这也是多年来他一直跟这位老师保持联系的重要原因。他想知道这位老师当初为什么拉他一把。
  这也吴作为一直在黑暗中前行,确总能保留一丝正气的主要原因。
  方长也正是在他身上看到这样的一丝气质,才想跟他好好聊聊。
  “你说原来送来的都是学生,是什么意思?”
  吴作为看了看方长,烟头伸进旁边的垃圾筒时弹了弹指尖,烟灰抖落,嘴角挂着一丝笑,说道:“我在急诊科一个月要上二十七天班,不是白班就是晚班,当然有时候也值通班。这两三年,我几乎每个月都能接到一例从那所破学校里送来的学生,有的全身抽搐,有的皮开肉绽……最严重的,是一个被捅得缸漏的男孩子,才十四岁。你知道什么是缸漏吗?”

  方长两眼一瞪,连连摆手道:“你到底还是个医生!”
  吴作为嘿嘿一笑道:“医生的通病,聊到什么症状的时候,就想聊到底,聊清楚。小兄弟,你说这什么世道啊,这样的学校居然还能存在,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啊?”
  方长知道,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如果没有多年以上患痔的病史,缸漏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长期被人走后门。
  想到这里,方长虽是面无表情,不过心情却完全不一样了。
  就像感受到方长气势的变化了一样,吴作为瞥了方长一眼道:“嗨,你瞧瞧,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啊,行了,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进去工作了。”

  “吴医生,刚才那个病人叫什么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