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7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刘子光答道,目光望向远处,清晨的马路上车流还不算多。
  “派出所能听咱的?我是不大相信。”说话的是财务科的老男人,他是高总的亲信,这次集中治理高总也是知道的,他根本不屑于参加,而是派自己的亲信来盯着点,随时汇报消息。
  “就是,上回高总出面请他们清理违建,人家也不过派了一个片警,几个联防队员过来,这回……哼哼。”综合部的老女人也冷笑着讥讽道,她也是高总的人,即使裁员也裁不到她头上,一大早的赶来就是为了看刘子光的笑话。
  其余保洁部绿化部工程部的同事,都被他们打击的沉默不语,他们说的虽然不中听,但也是实话,刘子光是什么人,不就是个中层小主管么,哪有那么大的能量喊得动派出所的人啊,派出所不大力支持,光靠物业公司本身,是无力进行这种大规模整治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约定的七点钟已经到了,小区门前的马路上依然没有动静,早起上班的小区业主狐疑的望着这帮穿戴整齐的物业人员,财务科的老男人和综合部的老女人冷嘲热讽,抱怨刘子光一大早把大家叫起来,其余各部门人员也暗自叹气,准备打道回府了。
  只有刘子光望着远处,嘴角浮现一丝讽刺的微笑,宋剑锋能当上公丨安丨局长可是凭的真本事,这种人只要答应你的事情,就肯定会做到,无须怀疑,甚至连电话都不用打一个。
  但是时间已经七点零五分了,几个高总的亲信已经扬长而去,门口只留下以刘子光麾下保安部的同事们,以及工程部保洁部等一帮临时工们。
  七点十分,一辆涂着鲜明江北电视台台标的转播车出现在街角,车顶上有个抗摄像机的男人正背对着前进方向朝着后面摄录。
  再往后,是浩浩荡荡的车队,打头的是一辆警用涂装的帕萨特,红蓝警灯无声的闪耀着,十几辆汽车紧随其后,几乎全都有国家单位的涂装,工商、税务、法院、行政执法……
  小区门口,众人都傻眼了,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是路过的?不像啊,这些车辆开到至诚花园门口,竟然全都停下了,从车上跳下大批穿着制服的人员,藏青西装,佩戴国徽胸标的法官;全副武装,腰间悬着手铐电棍对讲机的丨警丨察;还有工商局税务局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们,其中最威风的还数执法局的队伍,一水的白色钢盔,白色武装带,豆绿色的制服,肩膀上星辉闪烁,等级分明,煞是威风严整。

  一辆黑色奥迪的车门打开,宋剑锋从里面钻了出来,各单位的头头脑脑走到他面前,听宋局简单部署了一番就散开了,各自整顿队伍,准备行动,这么多执法单位一起行动,把小区居民都给吓坏了,那些一早爬起来买早点的大叔大婶望着噪杂的人群,都端着锅子迈不动步子了。
  刘子光走上前去,来到宋剑锋面前说道:“宋局长,你好啊。”
  宋局长呵呵一笑,伸出手来和刘子光握手,一边摇晃着胳膊一边说道:“整顿群租,人人有责嘛,市里决定把你们至诚一期当做试点,如果搞得好,就继续搞下去,打一场整顿群租的百日战役。”
  说罢,习惯性的一挥手,做指点江山姿态,报社记者端着单反一顿猛拍,将刘子光和宋剑锋握手的画面拍了下来,转播车上的电视台摄影师叼着牙签,转动着摄像机记录着这场打击群租的大行动。
  此时物业公司的同事们全都傻眼了,目瞪口呆望着刘子光和市局领导握手言欢,财务科的老男人和综合部的老女人也远远的望着,眼珠子瞪得灯泡一样大,躲在暗处等着看笑话的白队长更是摸出手机,给高总打电话。

  由市公丨安丨局牵头,法院工商税务城管物业配合的打击群租综合整顿行动正式开始,由于这次行动已经上报市委市政府,所以各单位都很卖力,尤其是白盔白甲的城管部队更是一马当先,按照物业部门事先锁定的群租钉子户,直接冲到楼上敲门,砰砰砰砸的山响。
  时间不过七点半,大多数上班族还在洗漱和准备早饭时间,听到敲门声,里面的租住户叼着牙刷过来打开了门,一个城管队员立刻伸进一只脚别住房门,然后大队人马冲了进去,法院工作人员向一群吓傻了的租户宣读了本市打击群租户暂行办法,然后治理开始。
  这是一套一百二十平房的三居室,已经被三合板分隔成六间单独的小房间,每间都有单独的洗漱淋浴卫生系统,里面灯光昏暗,气味熏人,三层架子床上,一些睡眼惺忪的人才刚爬起来。
  群租一直是个顽疾,很难治理,那些群租户也都是些可怜的人,工资不高,只能选择这种群租方式,但是他们频繁的流动性,不规律性,以及房屋被改造引发的邻里矛盾已经上升为社会问题,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了。
  这次治理下了狠手,治理人员直接将租住户的私人物品清理出房间,然后挥动铁锤,砸烂那些乱七八糟的隔断,等业主来到,还会勒令他将房屋布局改回原样。
  有些租住户奋起抗争,但在综合治理行动面前却如同螳臂当车,敢于暴力抗法的,直接被公丨安丨人员扭起来带走,租住户本来都是些社会底层人员,哪有实力和国家机器抗衡,有些机灵点的人便拿出手机,和房东联系。

  不大工夫,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便到了现场,离得老远就暴喝一声:“谁敢动我的房子!”
  法院人员当即上前向他宣读暂行办法,男子粗暴的将法官推开,喝道:“我不管那些,房子是我买的,你们凭什么进来,凭什么砸我的东西,我告诉你们,怎么给我砸的,怎么给我恢复原样,不然我到省里去告你们。”
  执法现场,刘子光一直陪着宋局长,看到这个男子出现,便小声介绍道:“这个家伙在小区内买了十二套房子,全都改成这种小隔间进行群租,听说这人还有点背景呢。”
  宋局长眉毛拧起来,说:“群租现象的根本源头就是这种人,也是我们的严打对象,我不管他有什么背景,妨害了广大居民的正常生活,就一定要依法治理。”
  房东还在撒泼,电视台的摄像机将他的丑恶嘴脸完全拍了下来,然后又拍下了治理人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优良素质,拍完以后,就该丨警丨察上场了,两个膀大腰圆的丨警丨察上去,熟练的将房东架住,以妨碍公务的罪名予以拘留,等待他的将是物业公司和小区业主委员会的起诉。
  一上午的综合治理,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十余户钉子级别的群租户被清理,楼下摆着一堆堆的私人物品,大锤砸墙的声音不绝于耳,大批石膏板,三合板,抽水马桶洗脸池被运了下来,房东们则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有的打电话,有的讲道理,但没人敢阻挠执法了。

  其余没来得及整顿的群租户,也都收到了限期整改通知书和行政罚款通知书,如果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整改的,将会收到法院的传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