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9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翠翠要想勾引他,还只有利用身体送福利这种初级手段,而梁二丫只需要一个拥抱和一句话,就能让他无法自控的心跳加速了。简单来讲,如果同样过了十八岁的梁翠翠和梁二丫站在面前让他必须选一个,那梁翠翠很可能会伤心欲绝。
  反复确定了自己只是单纯的被撩动,而不是对小萝莉有什么禽兽的想法之后,他才轻轻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站起了身。
  “下限已经没了,节操不能再丢了啊!要不然就真没脸当人了。”
  苦笑着摇摇头,他索性又坐回到摇椅里,晃晃悠悠的闭上眼,什么都不想。发愁是个体力活,必须休息一下才行。
  然而,老天从来都见不得他悠闲,过了没几分钟,刺耳的手机铃声就让他不得不再次睁开了眼。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他眉头微微一挑,摁下接通键,把手机放在耳边:“哪位?”
  “我是邓兴安。”
  听筒里传出的声音确实属于邓兴安,这让他瞬间就来了精神,坐起身问:“为什么换手机号码?”
  “因为我原来的手机被人监听了。”邓兴安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这是我很早之前就准备好的一部备用电话,没人知道。”
  “这就是你对没有及时通知我大学生村官这件事的解释?”
  “不,我是想看看你的反应,刚刚我已经跟医馆那边通了电话。”

  萧晋闻言一怔,接着脸色就阴沉下来:“如果我这会儿已经动了你那位保姆情人,这个电话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了?”
  邓兴安淡淡一笑:“正相反,我还会给你打电话,甚至还会告诉你衙门里到底是谁在捣鬼。”
  蹙眉沉吟片刻,萧晋也笑了:“但是你会把更细节的信息保留下来,然后优哉游哉的坐山观虎斗,对不对?”
  “萧先生是明白人,既然如今你我是同盟的关系,那我要确定一下自己的盟友是否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并不是多么值得奇怪的事情吧?!”
  “那你确定的结果如何?”
  “很好!萧先生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将之风,相信我们今后的合作一定会非常愉快。”
  萧晋冷冷一笑,寒声道:“邓兴安,你才进了巡抚衙门几天啊,这就开始翘尾巴了?看来,我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你就该忘记当初是怎么求我的了。告诉你,爷儿能分分钟把你弄进巡抚衙门,也能分分钟让你滚出来,不信你就试试!”
  “你不想知道宁鸿振去囚龙村这件事背后到底有着怎样阴谋了吗?”

  “难道离了你邓屠夫,小爷儿就得吃带毛的猪?巡抚衙门不是银行的保险库,能给爷儿通风报信的也不止你一个,有种你现在就挂了电话,什么都别说!”
  邓兴安沉默了。听着电话那边越来越粗的喘气声,萧晋的脸上却没有多少得意——必须得给邓兴安一个教训才行,养一条不听话的狗,还不如杀了吃肉!
  不知过了多久,邓兴安长长吐出了一口气,说:“对不起,萧先生!事实上,我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有关大学生村官的事情,是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发现了自己的手机被监听,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更深层的阴谋。
  未免打草惊蛇,我才决定暂时不通知你,而是先试着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幕后隐藏的那只手。反正事情是巡抚衙门表决通过了的,就算一开始就告诉了你,你也无能为力。”
  萧晋眯了眯眼:“那你查出什么来了吗?”
  “查出来了,给我手机安装监听软件的是我的秘书,他是新任衙门办公室长史的人,而这位长史明面上属于巡抚大人一系,实际上却早已与知州暗通款曲。”
  在巡抚衙门这种仅次于朝廷的部门内,尔虞我诈、阳奉阴违、同床异梦之类的事情司空见惯,别说没有谁有能力建立自己的一言堂,就是朝廷也会在官职安排上故意往里面掺沙子,下面不团结,他们才会紧紧的团结在拥有他们生杀大权的人身边,所谓制衡,永远都是帝王术的要义。
  因此,对于邓兴安的说法,萧晋一点都不奇怪,只是觉着江州巡抚未免太蠢了些,原来的长史、也就是金景山最后被知州给逼的反了水,现在换个新人上来,竟然还是知州的人,照这样下去,他的位子迟早都会被人给抢了去。
  当然,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于是他问道:“所以,你是想说这一切都是知州在背后捣鬼,想要借我的刀,干掉巡抚?”
  “表面上看好像是这样,但这没办法解释我手机被监听这件事。”邓兴安说,“在外界眼里,你我有着深仇大恨,整个巡抚衙门内最不可能给你通风报信的人就是我,就算知州大人要防什么人,也不该防我才对。因此,我怀疑……”
  “衙门里的主要官员都被监听了?”萧晋脱口而出。
  “至少不止我一个人!这是最合理的解释,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
  萧晋眯眼沉默。巡抚衙门内的老爷们绝对算是真正的高官序列,同时也是朝廷下面最至关重要的统治管理部门,是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胆子竟敢监听这些大老爷?他们想干什么?造反吗?
  “我不知道这种监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它与这次的大学生村官事件并没有关系,但本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我建议萧先生你还是把它们放在一起调查比较好,至少在百分百确定二者无关之前,绝不能掉以轻心。”
  萧晋皱起眉:“你怎么知道你的手机不是在龙朔的时候就已经被监听了?又是因为什么确定给你安装监听软件的是你秘书?”
  “我确实知道。”邓兴安顿了顿,说,“睿明以前胡闹的时候,玩耍的圈子里有一个技术不错的黑客,那人曾经自己编程了一个防监听的安保类软件,原本想找我帮他介绍投资,但因为我从不轻易涉足任何有关商业和金钱的事情,就没答应,不过当时他发到我邮箱的软件一直都在。
  后来,睿明被你弄进了监狱,出于谨慎,我就在手机上安装了那个软件,在来省城赴任前还自查过一次,没有任何异样,而上次自查是在一周前,也是那时发现被监听的。按照软件上显示的监听程序被激活时间推算,那一天唯一碰过我手机的人就是我的秘书。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只是自查了一下,并没有启动软件的防护程序,一直都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萧晋沉吟片刻,说:“把那个黑客的联系方式给我。另外,衙门里的事儿你比我熟,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然不需要我教你,但有一点你要清楚:我把你送到巡抚衙门里,只是想多一个助力,不代表就只能指望你了。
  你那位老师虽说已经进入朝廷中枢,同样也必须更加爱惜自己的羽毛,爷儿要是真借着国安的名头收拾你,他也得干瞪眼,明白吗?”
  邓兴安没有说什么就挂了电话,不过很快就发来了一个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萧晋把信息直接转发给陆熙柔,然后打通电话将邓兴安所言简单讲了一遍。
  “这是一个黑客,找到他,让胖子去考察一下,如果技术过关,就检验一下他的人品。可信,就招进公司;拿不准就先拿他当产品外包。
  日期:2018-09-20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