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他又开枪打伤了另一名劫匪,但那个家伙没有立刻死亡,临死前还向我开枪,多亏他又扑上来替我挡了一枪,同时开枪打死了劫匪,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和妞妞生死难料。”

  说到这里,胡蓉的眼神黯淡了一下,转开话题问道:“刘子光伤势怎么样了?”
  宋副局长简单的答道:“还在抢救之中,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现在说说李有权的事情吧。”
  “李有权?”胡蓉眼露迷惑之色,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就是那个绑架小孩,又和绑匪勾结在一起的家伙吧,当时他手里提着一把霰弹枪瞄准我们,我就朝他开枪了……”
  到底是第一次杀人,尽管这个人是持枪歹徒,胡蓉的心里还是不好受,脸色渐渐的难看起来。

  宋副局长赶紧宽慰她:“没什么,这个人是害群之马,他的事情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现在问题的关键是,那把枪是李有权的佩枪,为什么跑到刘子光的手里去了。”
  胡蓉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确实没有看见。”
  宋副局长合上了记录本:“就这样吧,小胡你好好休息,早日返回工作岗位。”
  市局技术侦察科,技术人员正在反复放着一段录像,正是胡蓉走进银行的那几秒钟片段。
  视频里,两个劫匪互成犄角站立,手里都拿着枪,李有权和矮个劫匪站在同一条平行线上,嘴里叼着烟,脸上的表情比较奇怪,另一名嫌疑人刘子光蹲在李有权的侧后方,老老实实,表情木讷。
  画面没有停顿,劫匪立刻走上来揪住胡蓉,拽出了隐藏的摄像头,画面在此时变成了雪花。
  “倒回去。”宋副局长命令道。
  画面倒回五秒钟前,再次播放起来。
  “慢镜头,放大。”宋副局长双目炯炯,盯着屏幕,手中的烟蒂都快烧尽了。
  画面中,老三的嘴唇似乎动了几下,眼神也明显的闪烁了一下,随后劫匪便开始了行动。
  “就是这个,定格!”宋副局长一声大喝。
  “请专家来读唇语,看他说了什么。”
  忽然房门推开,一名丨警丨察走进来,对宋副局长道:“宋局,刘子光醒了。”
  刘子光的伤不重,一颗子丨弹丨命中右胸,很幸运的是没有伤到肺叶,也没有伤到大血管,只是一条贯通伤,看起来可怕,其实并无大碍。
  这也多亏了劫匪手里拿的是五四手枪,发射的7.62毫米子丨弹丨穿透力极强而停止作用较差,如果是新款的九二式,他就没这么幸运了,九毫米子丨弹丨在身体里翻滚肆虐,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手术也没什么可做的,无非是止血,清创,包扎伤口,就算完毕了,但是消息却严密封锁起来,不许记者采访,不许探视,刘子光躺在单人病房里,由两名特警严加看管。

  第一拨看守对他还是横眉冷目,第二拨就完全改变了态度,银行大劫案的一些细节,公丨安丨内部已经传开了,大家都知道刘子光双发快射击毙劫匪的英勇行为,虽然案子还未水落石出,但前景已经可以料到,刘子光绝对是万众瞩目的大英雄。
  医院病房内,刘子光赤着上身躺在病床上,正在给两个小丨警丨察侃大山,他右胸绑着绷带,但丝毫也不影响行动,大手一挥,唾沫星子横飞。
  “想打得准并不难,关键是手要稳,心要沉,不是用眼瞄准,而是用你的心瞄准……”
  两个小丨警丨察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落下一点内容,还不时给刘子光倒一杯茶,就差当场磕头拜师了。
  正说着呢,忽然房门被轻轻叩响,一个特警按住枪柄过去开门,打开一条门缝,就看见两个穿着制服的女警官。
  是自己人,特警拉开了门,两个女警各自举起一束鲜花,低声道:“胡书记的女儿委托我们送来的。”说着将花往特警手里一塞,转身走了。
  特警嗔目结舌,愣了几秒钟才关上门,将这两束鲜花捧进来,啧啧赞叹道:“有福了,有福了,咱们江北市警界第一美女都托人送花过来了。”
  两束花往病房里一放,立刻就多了几分生机,气氛也活跃了许多,政法委书记的女儿送花给刘子光,其意义不言而喻,两个丨警丨察彻底放松下来,坐在床沿上,就像多年的哥们那样和刘子光聊着天,三个人不亦乐乎。

  忽然房门又被敲响,几个高大健硕的便装男子走了进来,俩特警刚站起来想喝问,话到嘴边又咽下,改成了举手敬礼。
  来的是市局的领导,刑警大队的头头,他们面无表情,简单的点头致意,出示了一张什么文书,然后便将刘子光按在床上上了背铐,提起来就走,来去一阵风,两个特警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病房就空了。
  刑警大队的人将刘子光押上警车一溜烟的走了,两分钟之后,又是一辆警车驶来,几个干练的男子走进病房,一看空空如也的病床,便质问道:“刘子光呢?”
  “报告,被刑大的人提走了,他们有马局长的签字。”小特警敬礼答道,来人他认识,是市局的宋副局长。
  “乱弹琴。”宋副局长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在说刑大的人,还是批评这两个小特警。
  刘子光再次被上了背铐,手铐的齿轮卡的很死,让他极其的不舒服,多日前在分局预审室的那一幕浮上心头,屈辱和愤怒让他的胸中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坐在桑塔纳的后座上,两个健硕的刑警一左一右夹着他,都是面无表情,警车鸣响了警笛,在车流中穿梭着,不大功夫就来到了市局,径直开进地下停车场,两个刑警押着他上了电梯,,一路来到审讯室。
  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屋子,白花花的墙面,水泥地坪,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张不规则形状的桌子,刘子光这种土条当然不会知道,这种桌子还是跟香港丨警丨察学来的,不规则的形状能加大罪犯的心理压力,从而迅速招供。
  屋子里很暗,只有桌子上的台灯发着光,刘子光被推到一张铁质的椅子上,三个丨警丨察先点上香烟,低声嘀咕了几句,然后其中一个丨警丨察掐灭烟头,走过来拧亮了台灯,将一百瓦灯泡的亮度调到最大,直对着刘子光的眼睛,照得他两眼发花。
  “说,你的枪是哪来的!”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我从劫匪身上抢的。”刘子光将身子向后一靠,不紧不慢地说道。
  “胡扯!明明你就是劫匪!死到临头杀人灭口,还以为我们不知道么!告诉你,你的情况我们早就掌握了,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伴随着吼声的是巴掌猛拍桌子的声音。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你当我傻子啊,你要是真掌握了情况,早把我放了,哪还用在这里诈我。”刘子光摇头晃脑,引经据典,把几个公丨安丨同志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立刻拿起墙上的橡皮棍将刘子光痛打一顿。
  但是他们不能,这件案子影响很大,而且刘子光根本没有什么把柄抓在他们手里,所以不能动警械,甚至连那些致人暗伤的阴招都不能使,只能采用常规手段。
  更重要的是,刘子光此时根本没有被批捕,严格来说只是被留置讯问,最多只能留他四十八小时,如果在此期间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只好放了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