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54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队长一溜小跑,气喘吁吁地跑到高总办公室门口,心急之下连门也不敲了,直接推门闯了进去。

  高总的大班台上铺了一张宣纸,他手里正提了狼豪准备挥毫泼墨练习书法呢,这也是被刘子光闹的,整天心烦意乱,不得已只好学书法来平静心绪。
  白队长的闯入让高总有些不愉快,他微微皱眉道:“小白,什么事?”
  “高总,好消息,刘子光又进去了!”白队长激动的连声音都发颤了。
  “什么!”高总把狼毫一丢,两眼放光。
  “刚才派出所老王说的,牵扯到一桩大案子哩,现在市局都来调他档案了。”
  此时的高总神清气爽,昂头挺胸,哪还有半点不愉快的神情,他将两只手搭在白队长的肩膀上,用力的摇晃着,激动的说道:“天网恢恢啊,天网恢恢啊!”
  白队长眼中也泛起了泪花,用力的点着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房门被敲响,两人一起回头,正看见派出所老王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个穿警服的男子,大概就是市局的人了。
  “是这样的高经理,警方需要了解一下贵公司员工刘子光的平常表现,社会关系等情况,还请你们配合一下。”老王很客气的说道。
  高总快步上前,热情洋溢的握住老王的手摇晃着,亲切的说:“没问题,警民一家亲嘛,咱们可是共建单位,那什么,小白,赶紧开电脑,调资料。”
  这边高总陪着公丨安丨同志在沙发上说话,那边白队长打开电脑敲键盘,把刘子光的劣迹全都记录下来,什么打架斗殴,拉帮结派,恐吓领导,以权谋私,在高总的口中,刘子光简直就是十恶不赦的人渣,但让老王纳闷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人渣,居然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就从临时工性质的保安员一跃成为有三金保障的保安部长,说起来也算是公司基层领导了。

  高总这边倒着苦水,那边白队长敲着键盘,足足打了两张a4纸才把刘子光的罪恶记录完,用激光打印机打出来之后,高总浏览了一遍,从抽屉里拿出公章盖了,交给老王同志。
  “王警官,这回刘子光犯的是什么案子?”高总似乎是不经意的问起。
  “哦,银行劫案,动了枪,死了四个人。”老王淡淡地说道,看了看物业公司提供的资料,折起来放进了皮包里,起身告辞。
  高总和白队长对视一眼,两人眼中尽是欣喜,这回刘子光可跑不掉了,非挨枪子不可。
  高总亲自将两位丨警丨察送出办公室,走廊里,几个保安沉默的站着,显然是已经听到了刚才的对话,白队长抖擞精神,威严地低喝一声:“干什么!都给我上班去!”
  果不其然,老大因为涉及银行劫案被捕了,确认了消息之后的贝小帅急得抓耳挠腮,无计可施,偏巧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正是刘子光家里的号码。
  “小帅啊,你光哥呢,怎么手机也关了?”这是刘妈妈的声音。

  无奈之下,贝小帅只好扯谎:“阿姨,光哥有点事要出差,可能手机没电了吧,回头我联系他,让他给您回电话吧。”
  挂了电话,贝小帅的脸比苦瓜还苦:“没辙,刘大爷高血压,要是知道真相非出事不可,先哄着老人家吧。”
  至诚集团位于本市中心地带的富豪广场写字楼,占地整整两层,装修简洁明快,但却透着一股知性色彩,两名便衣丨警丨察在前台小姐的引领下,穿过庞大的办公区,来到李董的办公室前。
  李董的秘书是个二十来岁的苗条女孩子,两只眼睛透着精明干练,她已经接到警方上门录口供的通知,此时正等在办公室门口,见警官来了,便轻轻扣响了房门,推门请两位丨警丨察进去。
  李董的办公室很宽敞,足有上百平米,一圈弧形的落地长窗外,是江北市中心地带繁华热闹的街景,高楼大厦林立,城市风光尽收眼底。
  脚下是厚实的浅灰色地毯,墙上挂着欧式风格的油画,李董正坐在宽大的弧形办公桌后面打电话,看见人进来,只是微微点头,示意秘书小姐安排客人坐下。
  两位丨警丨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商界女强人,她比想象中还要显得年轻和美丽,皮肤很好,气质很好,乌黑的秀发在脑后随意挽了一个簪,秀气的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更显得知性十足。
  听她的口气,好像在和电视台的朋友通电话,三言两语之后,电话打完了,李董展颜一笑:“不好意思,久等了,两位警官来点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两位警官赶紧客气道:“不用麻烦了,我们过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情况,您的汽车怎么会出现在银行门口。”

  李纨笑笑:“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已经委托电视台的朋友做个专题了,名字就叫‘平民英雄’,相信不久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既然你们已经来了,我就提前透露一下情况吧。”
  丨警丨察拿出记录纸,拧开了钢笔,同时也打开了mp3录音器。
  “事情还要从二十天前说起,那天我在送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
  和平饭店是一座五层的建筑,包含了餐饮、住宿、洗浴、桑拿按摩等服务项目,生意一直红红火火,没人敢惹,这是因为饭店老板的身份比较特殊,这位爷在江北黑道上声名显赫,人称疤爷。
  此时疤子正和分局谢局长面对面的坐着,以往老谢来和平饭店,不是扫场子就是逮人,但这次却有所不同。
  “我和老三虽然有点梁子,但也谈不上深仇大恨,这狗日的居然绑架我老婆孩子!得亏他是死了,不死我也要弄死他!”疤子余怒未消,脸上那道伤疤因为愤怒呈现出赤红色,显得格外狰狞。
  “那老三在事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吗?”谢局长追问道。
  疤子挠了挠头,想了想道:“对了,事发之前老三约我喝茶,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到现在我都没弄清楚他什么意思。”
  谢局长打开了笔记本:“他说了什么?”

  市立医院住院部十八层vip病区,宋副局长正在给胡蓉做笔录,躺在病床上的胡蓉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情景,用缓慢的语速说了出来:
  胡蓉走进银行之后,看见两个蒙面的劫匪和一个中年人站在一起,其余人质或者面朝外站着,或者蹲在地上,都在劫匪的枪口威胁之下。
  很快,劫匪就喝令自己停下脚步,转身向着侧面,然后上前拽出了防弹背心上的摄像头,并且将自己打倒在地,记得当时自己是仰面朝天倒下,劫匪在狂怒的情况下推弹上膛,意欲杀死自己,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自己只好拔枪射击,但毕竟慢了一拍,如果不是有人从后面开枪打死劫匪的话,现在胡蓉就不是躺在医院里,而是冰冷的太平间了。
  宋副局长紧皱眉头,思索了一下问道:“是谁开的枪?”
  “是刘子光,就是人质之一。”
  “当时他的枪是从何而来?你看见没有?”
  胡蓉摇摇头:“劫匪正好挡住我的视线,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枪声了。”
  “然后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