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5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7 14:50:11
  过了两天,小敏再次来访,依旧是杨警官陪同。小敏的情绪稍稍稳定些,但仍然不肯说话。我决定为她采用DAP测试(画人测验)。Machover曾经说过,大部分的来访者中,确实可以用绘画对主题的情感、性心理成熟、焦虑、自责、敌意以及许多其他特质进行判断。中国人的感情表达和西方有所差异,但也有相通之处。我这几年的实践经验,DAP作为初级测试手段,可以非常快速而有效测试来访者心理状态。

  我拿出几张A4纸,和一盒彩铅,彩铅的色彩、硬度各不相同,共有近百支。我对小敏说道:“今天我们试试画人吧。先画一个女人,好吗?”
  小敏下意识地拿起笔,疑惑地看着我。我鼓励地说道:“随便画,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但一定要是个完整的人。”画一个女人,应该会很容易。果然,不多时,小敏已经画好了。我试探地看着小敏:“画得非常好,可以再画一个男人吗?”小敏的眉头果然皱了起来,我补充道,“也是什么样的都可以,你可以画一个让你有安全感的人。”这次,小敏画得磕磕绊绊,大概用了四十多分钟,才画好了一个男人的轮廓。

  我把小敏的两幅画放到一起,小敏画的女人,占的比例很小,在纸张的下方角落里,是自卑、懦弱的投射。眼睛没有眼圈,脖子细长,不愿接受外界刺激,是防御的体现。
  我温声说道:“这个女孩子,好像很胆怯。”小敏听了后缩得更紧,我继续道:“她很怕别人伤害她,是不是?”小敏低头不语。
  我继续看画,不由眉头紧皱。女孩的手握着,在DAP的定性分析里,说明她心里有个秘密。会是什么秘密呢?
  而那幅男性的画像,比例大,尤其是头很大,说明这个男人在小敏心里很有权威;头发浓密,说明在小敏心里很有男子气概;肩膀是方的,表示小敏在他身上有力量的渴求。但是除此外,没有画其他,包括脸都是模糊的。小敏用了深灰色画男人,使得所有线条都不明晰。
  日期:2018-09-17 15:31:18
  我思索了一番,说道:“小敏,你介意和我聊聊你的家庭吗?”我看小敏的脸色没有抗拒,继续问道:“是不是家里妈妈的分量很重,而爸爸的,却很轻?”
  小敏怔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接着说道:“所以,你很希望,能有一个男人,给你依靠和力量。对吗?”小敏紧紧盯着我,目光迷离中带着一丝渴望。

  我又问道:“但现在,你不确定他能不能给你依靠了,是吗?”小敏像被什么击中,低下了头不再看我。
  过了几十秒,小敏突然开口:“我,我能吗?”
  她说话了!我没有想到这么快便有这么大的突破。我竭力压抑着心中的激动,对她微笑道:“小敏,这个问题我下次回答你。你先回去仔细想想,你自己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我把彩铅递到她手里,“这个送给你。如果想不明白,就用画画代替。”
  我及时中止了治疗,对小敏这样的防御型性格,乘胜追击远远不如欲扬先抑,给她一段缓冲思索的时间。

  杨警官得知小敏说了一句话,兴奋得不得了,直夸我“医术精湛”,倒搞得我尴尬不已。
  日期:2018-09-18 09:06:45
  杨警官带着小敏走了之后,我把韩牧之请到我的诊疗室一起讨论。
  “第二次就能开口说话,你的确有办法。”韩牧之由衷地赞叹着。
  “但是,从开口说话,到能交流案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叹了口气,“我看过一个报道,即便是没有PTSD的女生,让她回忆被强bao的细节,都无疑是一场凌迟。所以很多女孩子受了侵犯不会报警。何况小敏,让她回忆,实在任重道远。”
  “为什么呢?”韩牧之问道。

  “她是个有点自卑、怯懦的女孩子,但又很倔强,很保守。”我思忖着,半袖的裙子、握紧的手、模糊的脸、突然说话…所有的这些信息汇集到一起,我灵光一现:“你说,会不会强bao小敏的,是她认识的人?”
  “哦?”韩牧之蹙眉,“怎么说?”
  “第一次,让小敏给女孩画衣服,是一种补偿投射。理论上,小敏应该把女孩子裹得严严实实,让她不再有机会被强bao,小敏的确这么画了,可偏偏露出了胳膊。胳膊是活动和力量的象征,用于改变和控制周围环境。露着胳膊,表示她认为自己有反抗的希望。”
  我接着说道:“而她今天画的女的,握着手,表示心里有秘密。可这个案子已经经过警方,又有什么秘密可言呢?极有可能她发现了强bao她的人是熟人。这个秘密让她辗转难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她当时为什么不反抗呢?”韩牧之也在思索,“既然她认为反抗有用。”
  日期:2018-09-18 09:24:05
  “有可能是在强bao中或强bao后才发现,也有可能她只是怀疑,没有确定。”我蹙眉说道,“而且这个人,有可能是小敏曾经信任的人。你看她画的男人,方肩膀、头很大,头发密,都说明小敏想依赖这个男人。可他模糊着脸,也没身子,说明在小敏心里,他已经失去一定的信任度。”
  “有没有可能是其它原因失去信任呢?”韩牧之问道。
  “有一定可能。但是,你看她画的鼻子,挺拔坚实,线条反复加强加重了很多次,强调鼻子,是含有性暗示的。”我说得底气也不足,更多的是一种直觉。

  “这个我有保留。”韩牧之摇头,“DAP投射测验是Goodenough设计的,针对的是西方人的文化特质,并不一定适合中国人。尤其是关于性表达这方面,西方对于性很直接,有特定的意像表达。但国人含蓄得多,意像并不准确。小敏画重鼻子,未必有性暗示。”
  我点头,这也是艺术治疗最大的瓶颈。很多在西方很成熟的理论,在国内却由于文化底蕴不同而无法套用,特别是在性方面。
  “你的任务是让小敏说话,不是破案。傻丫头。”韩牧之揉揉我的头发,“怎么还开始做女神探了。”
  “越界了。”我笑笑,“对了,表修好没有?”
  “放在商场了,要等一个配件到货。大约要半个月。”韩牧之答着,“我要出差走两天,有事你打我电话。”

  日期:2018-09-18 11:49:59
  第二天,韩牧之不在。诊所里却遇到了麻烦。一个实习咨询师把来访者惹火了,不但中止治疗,还要投诉,在前台吵吵嚷嚷。被不约而来的陆曾翰遇个正着。前台忙着处理投诉的事,没留神陆曾翰已经如入无人之地般进了我的诊疗室。
  看到他我有点意外:“你预约了吗?”
  陆曾翰今天的状态比较稳定,神清气爽,一身休闲装给他苍白的脸上添了几丝柔和。不似第一次见面那么阴冷,也不像第二次那么无礼。他勾唇笑笑:“你不是正好闲着吗?对了,我刚才路过看到,你们诊所有事故了。”
  我没有接他事故的话茬,只是说道:“我要在每一位来访者到来之前做好干预方案和诊疗计划,你突然到来,我没法开始治疗。”
  “先聊聊你们诊所的事故,”陆曾翰眯着眼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一个女的来咨询她有做小三的瘾,结果你们的咨询师出言不逊,把人家惹火了。诶,你说,当小三也是一种病吗?”真是没看出来啊,远航的CEO还有市井八卦的恶趣味。
  “这是来访者的隐私,我不清楚。”我站了起来,头晕了一下,我看了看钟表,又快七点了,难怪肚子有点饿,我一饿就容易低血糖。
  陆曾翰继续说道:“我一直以为做小三是作风人品问题,竟然也是病。你的艺术疗法不是无所不能吗?能治这个吗?”
  日期:2018-09-18 17:16:35
  他不停地小三来小三去,我听着实在刺耳。懒得再接他的话,我从抽屉里拿出药瓶,吃了颗药缓解低血糖。
  “医生也生病啊。”陆曾翰玩味地看着我。
  我压了压要涌出来的气,平静地说道:“陆先生,我不是医生。你可以叫我的名字辛可乔,或者辛老师。称呼医生要么是过分抬举,要么是骂人。”

  陆曾翰的眼角都漾出了哂笑,一脸的不言自明。我的洪荒之力又忍不住在体内回旋,忽然想起了小敏,不由问道:“你认识一个叫贺小敏的女孩吗?”
  “调查我了?”陆曾翰冷哼了一声,脸上的表情难得的凝重,过了一会回答道:“认识。”
  “那,你和她熟悉吗?”我不由追问。
  陆曾翰冷笑了一声,道:“先不说她,我今天来,是要和你商量关于我的治疗方案问题的。”
  “好,你说。”我示意他说下去。
  陆曾翰捏了捏眉心:“来你这儿之前,我看了不少心理医生,结果当然显而易见。我们都没法沟通,每次我坐在一个小房间里,被咨询师盘问,总有种很别扭的感觉。”
  “为什么呢?”我问道。很明显,陆曾翰是对心理咨询产生了阻抗。
  陆曾翰耸耸肩:“像被审问,又像在窥探。我什么都不想说。”
  “那怎么办呢?”我问道。

  “换个环境,比如吃饭,喝茶,到外面走走。”陆曾翰看向我。
  “这不可以。”我明确地拒绝了他,“咨询师是不可以和来访者私下接触的。这是职业道德和规范。”
  陆曾翰勾唇轻笑:“那你问我贺小敏的事,就合乎职业道德规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