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13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8 08:05:48
  9、林冲的只敢恨陆谦
  林冲最擅长的是红缨长枪,可他最喜欢用的还是解腕尖刀。
  气不过的林冲可以不计较管着他富贵的高衙内的侮辱,却绝不会放过身份还不如他的陆虞侯的出卖。
  他揣着尖刀,先是在陆谦门前等了一晚,又是等了三天,林冲对陆谦的恨竟然超过了高衙内。

  其实,他只是想找个他能得罪起的替罪羊来自欺欺人,好让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继续当自己的绿毛缩头龟。
  其实,对比一下武松为兄报仇时购置解腕尖刀的悄悄进行、武松为己出气时潜回都监府的不动声色,对比一下林冲后来得知陆谦跑来沧州追杀自己时同样大张旗鼓的买刀寻人,你就会发现,这还是林冲的算的准。
  他不能不要当下的安逸,他的大张旗鼓,只是在示警,陆谦,给我个面子,你躲好别出来了,高衙内,放过我吧,我已经原谅你了。
  日期:2018-09-18 08:58:36
  10、林冲的熬得住
  可以发泄用的陆谦找不到,这是算好的。
  热心肠的鲁达自己找上门来,这是个意外。

  面对鲁达热心地关切与询问,林冲一句搪塞的这一段忙,就把鲁达拒绝到了千里之外。
  他和陆谦吃酒,感慨的是“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的掏心掏肺。
  他和鲁达吃酒,就成了“且和师兄上街闲玩一遭”虚与蛇委的应酬。
  这势利眼儿心中的友情是何等的三六九等啊。
  无处发泄就借酒一用吧。闲玩吃酒的时间长了,腾腾的怒火自然就又能忍下去了。

  忘记吧,都忘记吧,日子还得继续,把脸一洗,我林冲还是这无忧无虑的笼中金丝雀。
  日期:2018-09-18 09:31:03
  11、高衙内的相思病
  息事宁人的林教头可以不要男人的尊严。
  贼心不死的高衙内却不会舍弃吃不到嘴的肥肉。

  高衙内病了,得的是“不痒不疼,浑身上或寒或热;没撩没乱,满腹中又饱又饥。白昼忘餐,黄昏废寝。对爷娘怎诉心中恨,见相识难遮脸上羞。七魄悠悠,等候鬼门关上去;三魂荡荡,安排横死案中来”的相思病。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面对义子和忠犬不可兼得的局面,高太尉进行了抉择,弃犬保子。
  这次献计的是陆谦,富安的诡计让衙内叫好,陆谦的诡计令太尉喝彩,真真是一丘之貉。
  12、杨志的小号卖刀的托儿
  自欺欺人的林冲,在日日买醉里救赎了自己。他以为只要自己不计较,邪恶应该会识趣地走开,局面自然就会是退一步的海阔天空。
  又走回自己小资生活轨道的林冲,又一次喝酒买醉后,遇到了太尉府安排的钓饵,卖刀人。
  我始终觉得这个卖刀的,分明就是提前穿越过来的杨志。

  一样的穿着旧战袍,一样的头巾包着脸,一样的叫卖着祖传的宝刀,一样的索价三千贯,一样的家道消乏耻于辱没先人。
  是的,他的确是杨志的小号,如果一心要光宗耀祖的杨志,提前来到了东京城,意外得到了高太尉的欣赏,就像他肝脑涂地要去为梁中书押送民脂民膏生辰纲一样,他一定也会使出十二分力气去给高太尉做杀人放火的马前卒。
  只是,命途多舛,时运不济,倒霉蛋杨志去的不是时候,没能发迹。王进去、林冲走、物是人非的东京街头,已真的是偌大一个东京,竟没个识货的了。
  所以,他连狗都还没做上,就碰上了高俅的又一个小号泼皮牛二,他也便成了林冲的又一个小号。
  日期:2018-09-18 10:52:11
  13、林冲的讨价还价

  宋朝的商业文明确实成熟,一个禁军教头,砍起价来丝毫不逊色于如今天天闯荡菜市场的大妈们。我们姑且称这位卖刀人为杨志吧,大家身临其境地接受一下大宋商业文明地熏陶。
  在此声明,以下内容可绝不是桃花的杜撰,而是水浒传的原文翻译。
  林冲:“好刀,咋卖?”
  杨志:“标价三千,你要实心买,我不坑你,一口价,二千”。
  林冲:“这刀确实值二千,可没人要,你若一千肯卖,我就买”。
  杨志:“我是急用钱,看你是识货的,给你便宜五百,一千五,不能再少了”。
  林冲:“我就一千,你要不卖,我可就走了”。
  杨志叹口气道:“那我就赔本卖了!罢,罢!做个生意容易吗?但你要给我现钱昂,一毛都不能少”。

  这讨价还价,真是双击六六六,一点违和感都木有,林大叔,看来没少去菜市场买菜、地摊儿买衣服啊。
  不过,这林教头的花钱能力,可真比得上叱咤华尔街的中国大妈,宋时一贯是1000铜钱,等价于一两白银,折合人民币300-500元。我去,随便卖个奢侈品就花了近30-50万元啊,给跪了。
  这安逸的小日子,确实让人难以割舍。
  日期:2018-09-18 11:48:58
  14、林冲买刀的动机
  花了三五十万元买了把宝刀,原以为这是武痴对兵器的天然热爱,可林教头看着宝刀,因激动而脱口而出的竟然是“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

  想不到吧,林教头的动机是为了去和高太尉比划献宝,这宝刀其实是林冲幻想着和高太尉化干戈为玉帛的良媒,这和靠踢球上位的高俅有区别吗?没有。
  更让人心寒的是,这个构陷林冲的计谋是陆谦、富安出的,可见林冲这逢迎巴结上司的心思与做派,是经常性的、常态化的,以至于人人皆知。
  再次证明,这位所谓的好汉,若是没有这飞来的横祸,不过是和陆谦、富安一样,是太尉府里的一条让咬谁就咬谁的狗罢了。
  15、白虎堂是误入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