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巧沁也很想你,但她不好意思过来,待会儿忙完了记得安慰一下,她什么事儿都喜欢憋在心里,时间长了可不好。”
  梁玉香前脚刚走,萧晋的手机恰好就响了,见来电显示是田立诚,他眼中光芒一闪,接通了电话。
  田立诚很直接,上来就问:“要派到你们村的那个大学生村官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果然是因为这个!萧晋嘴角冷冷一勾,回答说:“刚刚才接到消息,伯父有什么指示吗?”
  “少在老子面前扮乖,我有指示有什么用,你会听吗?”
  田立诚和夏凝海不一样,夏凝海是商人,对利益的渴求更重一些,虽然对于女儿跟萧晋的关系很不喜,但因为彼此的合作关系和对女儿的宠爱,暂时还能忍耐。田立诚则完全相反,他是名丨警丨察,而且还是眼睛里不揉沙子的那种,纵然对闺女的爱不比夏凝海少,可他对萧晋也无欲无求,所以自然不会客气。
  萧晋清楚这一点,也很理解,人家的宝贝闺女被自己给祸害了,得不到好脸色也是活该。“以您的为人,有所指示当然是出于一片公心,小侄怎么会不听?”
  田立诚闻言就哼了一声:“小子,拿话堵我是不是?告诉你,我跟巡抚大人的私交确实很好,但跟你打这个电话还真不是代表了他。
  事实上,我的本意是不想这么做的,不过考虑到你在囚龙村和青山镇做的那些事情对老百姓真有好处,这才特意警告你一句:君子坦荡荡!做好事就要走正道,只有光明正大才能所向披靡,你现在总是遇到妖魔鬼怪,就是因为小路走的太多,明白吗?”
  这是绝对的人生警言,也是长辈对晚辈的馈赠,不管认不认同,萧晋都得端正自己的态度,诚恳且认真的回答说:“我明白,谢谢伯父教诲!”
  “真明白才好!”
  田立诚说着就要挂电话,却听萧晋又道:“伯父,我还想请教一下,就这次那个什么劳什子村官的事情,小侄该如何才能光明正大的解决问题呢?”
  田立诚沉默,久久不语。其实,在他的内心里,对于巡抚做的这件事也非常不满,可就像萧晋的质问一样,巡抚的所作所为合理合法合规,侄子去的还是账面上最穷最苦的地方,程序上毫无瑕疵,非但无法指责他以权谋私,还得对他这种不给亲属谋福利的行为加以赞扬才行,至少明面上确实如此。
  可以说,巡抚是最大限度利用了官场权力的游戏规则,哪怕把他心里真正打的小九九给捅出来,估计上面大领导也只会摇头一笑,不以为忤。在这种情况下,萧晋要怎样才能既光明正大,又保住自己辛苦努力得来的果实呢?
  圣人也曾说过: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巡抚率先用出了不光彩的手段,凭什么萧晋就不能用同样的不光彩回击呢?
  好人就活该被坏人欺负吗?这是亘古就存在的一个终极问题。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可现实,往往却正好相反。
  不知过了多久,田立诚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只说了“别犯法”这三个字,就挂掉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传出的忙音,萧晋嘴角勾起。别犯法?这要求可就宽泛多了,巡抚大人可以利用权力场的规则漏洞给自己捞好处,小爷儿自然也有普通人的法律空子可以钻,就看谁先忍不住踩过线了。
  人这一辈子,本就是麻烦连着麻烦,不管你处在什么位置都无法幸免,萧晋不喜欢麻烦,但他也从来都不怕麻烦,说到底,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八个字罢了,这方面的信心,他从来都不缺。

  收起手机,一口喝掉梁玉香端来的茶,他起身就走向了正屋左边的那个房门——之前和田立诚打电话时,他余光扫见苏巧沁进去出来好几趟,平日里总是一副受惊小鹿一样的女人都会用上一点小心眼儿了,这可得鼓励。
  推门进去,苏巧沁正弯腰整理着看上去已经非常整齐的床铺,浑圆的满月对着房门的方向,于是他走上前抱住就啃了一口,吓得女人一声轻叫趴倒在床上,然后顺势就被他搂在了怀里。
  家里的几个女人中,最逆来顺受且不懂拒绝的那一个,就是苏巧沁,只见她只是象征性的扭了扭身子,便安心的趴在了他的胸膛上,幽幽地问:“你忙完了?”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大手伸进女人衣摆,在嫩如凝脂的腰肢上缓缓划圆,体会着她皮肤的轻微颤栗说:“待会儿吃完饭,我想去后山温泉洗个澡,你去帮我搓背,好不好?”
  纵然已经对彼此的身体熟悉到了极点,可一提起那事儿,苏巧沁依然还会像少女一般羞涩,再加上她本就长了一张稚嫩的脸,诱惑力可想而知,要不是沈甜就在隔壁,萧晋真想现在就先把背给搓喽!
  都是老夫老妻了,苏巧沁就是再笨也能感觉到男人的变化,于是脸越发的红了,手掌微微用力推着他的胸膛说:“你、你别闹,我答应你就是了。”

  萧晋笑笑,抱着她翻身仰躺,让她整个人都趴在自己的身上——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姿势。
  “关于沈甜,是我来龙朔之前的一笔糊涂账,到现在已经掰扯不清了,总之是我对不住你们,你心里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别什么都自己憋着,我奶奶和我妈都是典型的北方人,喜欢大气的女子,你总这么唯唯诺诺的可不行。”
  苏巧沁闻言脸上就露出了慌张表情:“我、我不当你的妻子,也不行吗?”
  这话听着就让人心疼,萧晋抱着她的手臂又紧了些。“别害怕,我奶奶和我妈都是好人,她们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为难你的,相反,她们的宝贝孙子和儿子在这里被你照顾的这么好,她们还要感谢你呢!”
  “我哪有照顾过你?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保护我。”说着,苏巧沁把脸深深的埋进他的颈窝,瓮声瓮气道:“怎么办啊?萧,我好害怕你的家人不喜欢我,万一……万一她们要让我离开你,我真的会死的!”
  “不会的不会的,”萧晋赶紧哄,“我的巧沁这么可爱,懂设计,会酿酒,还会做很多很好吃的小菜和点心,谁会不喜欢你呢?告诉你一个连沛芹姐都不知道的秘密:我妈特别喜欢喝酒,我姥爷和我奶奶训了她几十年都没改过来,只要你偷偷把自酿的酒送给她喝,我保准她会爱你爱到不行!”
  每次和苏巧沁在一起的时候,萧晋都会有养了个大龄闺女的错觉,这个女人虽然不是真的傻,但性格实在太懦弱了,懦弱到遇事的第一反应不是用脑子思考,而是直接用心去感受,所以就显得十分天然呆,烦恼来得快,去得也快,分分钟能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哭,也能简简单单因为一句话再次自信的快乐起来。
  这样的人只要能被保护好,远离一切伤害,通常都会过的很幸福。萧晋当然希望她能将胸腔里的那颗少女之心一直保持下去,就这么傻傻的过完一辈子。也因此,送她去京城是必须且必要的。
  事实上,萧晋会提出让周沛芹她们去自己家,除了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见到自己的儿子之外,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毫无自保能力的她们彻底远离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旋涡。

  日期:2018-09-19 07: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