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37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不就是些科长局长的儿子么,还真以为自己是纨绔子弟了,而且他们还敢小瞧你,哼!我帮你报仇啦。”
  刘子光又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摇动车龄,自行车在法国梧桐婆娑的树影下前行,月光穿透树叶的缝隙照在地上,晚风沙沙响,有一种宁静的美丽,两个人都不说话,只希望这段路越长越好。
  终于来到方霏家楼下,方霏恋恋不舍的下了车子,嗫嚅道:“今天时间晚了,我爸爸在家,就不请你上去了。”
  刘子光点点头:“嗯,知道了,你早点上去睡觉吧。”
  方霏进了单元门,就听见一阵砰砰砰登上楼梯的声音,刘子光依然不动,过了半分钟,方霏的小脑袋又从单元门里冒出来:“你怎么还没走?”

  “我要等你房间的灯亮了才走。”刘子光一指楼上。
  这下方霏开心了,喜滋滋的跑上楼去,打开房门,也不理会招呼自己喝汤的老爸,先跑进房间把灯打开,然后推开窗户向下看去,只见刘子光挺拔的身影正在路灯下伫立。
  看见方霏探头出来,刘子光向上挥挥手,飞身上了自行车,飞驰而去。
  方霏也向他挥手,可是始终不见刘子光回头,气得一跺脚:“没良心!”
  “谁没良心啊?”方院长腰间扎着围裙走进来问道,一边问一边掂着脚往窗外看。
  方霏的脸红了:“爸爸,不是说不准你乱进人家的房间么,怎么又跑进来了?”
  “进来看看嘛,他送你回来的?”老头倒是蛮可爱。

  “什么他啊她的,是女同事。”方霏心虚的说道。
  “噢,把爸爸的衣服借给女同事穿了。”方院长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呦,爸爸呀。”方霏撅着嘴把方院长推出了自己房间,一下扑到床上,抱着庞大无比的卡通灰熊仰面朝天,大眼睛眨啊眨的,嘴角一丝笑意浮现,忽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猛打起无辜的灰熊。
  “扁你,扁你,扁你,都不回头看人家一眼。”
  此时的刘子光,并不知道有人在骂自己,他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盘算着先砍谁的问题,这事儿不能莽撞,毕竟对方是披着执法外衣的败类,稍有不慎就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麻烦。
  忽然,一股奇怪的感觉浮上心头,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
  自行车在马路上飞驰着,刘子光一边哼着歌,一边摇头晃脑,眼睛却时不时地向身后瞄一眼,他有一种隐隐的感觉,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但是几次回头,却都没有发现。
  转过一个拐角,前面空荡荡的没有人和车,刘子光翩腿下车,用力在车座上推了一把,自行车依靠惯性继续向前驶去,而他在紧靠在墙角处,屏住呼吸等待着那个暗中的偷窥者。
  二八永久自行车经过郭大爷的调校,车把很稳当,继续沿着轨迹前进,向前冲了四十多米才歪倒,咣当一声摔在地上,此时那辆一直尾随在后面的自行车忽然冲了出来,却被刘子光一把拽住车上的人,拎小鸡一样从车上拎下来。
  定睛一看,竟然是毛孩。
  “毛孩,你不在医院陪你妈,跟着我干什么?”刘子光质问道。
  毛孩穿了一身黑白色块的陈旧城市迷彩服,衣服明显有些大,穿在他身上如同一件长袍,骑了一辆半旧的二六女式斜梁车,眼神闪烁,支支吾吾,刘子光生气了,拿出手机道:“你这个小孩真不省心,你妈妈都病成那样了,还不陪着她,出来乱跑,我这就给建国打电话,让他把你领回去。”
  “别,刘叔。”毛孩终于开口了,两只小脏手在裤子上摩挲着,漆黑的小脸上满是惶恐和羞涩,“我……我跟着刘叔,是想给你护驾……”
  刘子光心念一动,伸手在毛孩的后腰上摸了一把,果真摸出一柄锋利的剔骨刀来,这个淳朴的孩子,知道自己仇家多,竟然暗暗跟在后面保护,怪不得李建国来的那么及时啊。
  见刘子光不说话,毛孩又期期艾艾地说:“俺娘知道,俺娘说了,叔是好人,现在好人不多了……世道又乱……我才……才……”
  刘子光眼眶一热,重重拍了下毛孩的肩膀:“毛孩,啥也不说了,刘叔谢谢你。”
  毛孩瞪着迷茫的眼睛,吸了一下鼻涕:“刘叔,你不生气了?”
  刘子光哈哈一笑:“叔吓唬你呢,不过这刀子就别带了,大半夜的带把刀在路上走,没事也变有事了,叔先帮你收着。”
  毛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扶起了自行车,陪着刘子光往前走。

  “毛孩,你跟谁学的盯梢?跟了我那么久,硬是没发现你。”刘子光问道。
  “俺爷爷是打猎的,俺打小就跟着他在山里猎兔子野猪山鸡啥的,后来乡政府把猎丨枪丨子丨弹丨都收了,没办法就只能撵着猎物走,撵累了就逮着了。”
  刘子光暗暗吃惊,毛孩竟然有着优秀猎人的天赋,山林中的地形地貌和城市截然不同,他也能隐匿自己,追踪目标,这种本事很了不起的。
  往前走了一程,到了巷口头,刘子光问道:“毛孩,你住哪里?”
  “我和俺叔一起住,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

  “哦,建国家里还有谁啊?”刘子光随口问道。
  “就只有我和俺叔,婶子头几年就跟人跑了,把俺叔的房子也卖了。”毛孩挠着头说道,显然对大人之间错综复杂的事情不太了解。
  但刘子光已经明白,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在这个凋败贫寒的棚户区里,谁没有一把辛酸泪呢。
  打发毛孩回去了,刘子光也回到了家里,父母竟然还没睡觉,电视也没开,就坐在桌子旁等着儿子约会归来,听到自行车进院子的声音,老两口就坐不住了,等刘子光一进门,老妈就上去拉着满脸期待的问道:“怎么样?确立关系了么?”

  刘子光一头的汗:“妈啊,哪有那么快啊,你想抱孙子也不能那么急,我心里有数。”
  老爸干咳一声道:“小光啊,你的态度一定要端正,咱家穷,爸妈也没本事,和人家小方家不能比,你现在好歹也算有个正式工作了,可得好好正干,态度正了,人家自然就能看得起咱,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刘子光道:“爸,你放心好了,我既然干了这一行,就一定干好它,不给您丢脸。”
  老妈还想拉着儿子问东问西,被老爸劝阻:“好了,别问了,孩子心里有数,明天还要上早班,早点休息吧。”
  次日一早,刘子光来到保安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有三个小伙子等在门口了,他们都是前几天被白队长辞退的合同工保安,昨天接到电话,今儿一大早就乘着汽车从郊县赶来了。
  兄弟重逢,啥也不说了,重新领了保安制服,再度上岗,小伙子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站在岗上就如同标枪一般,那股精气神都和平时不一样。

  一直到九点半,白队长才姗姗来迟,看到几个眼中钉又来上班了,他自然是窝火难忍,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不和别人打招呼了,一头钻进经理办公室,和高总说事儿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