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615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没什么动静,在这泼水成冰的季节,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伏击他们。
  其实对于他们而言,通过人迹罕至的瓦罕走廊渗透进中国境内,最大的障碍并不是中国边防军,而是边境少数民族的牧民和民兵。边境线实在太过漫长,中国边防军兵力非常有限,只能在一些重要的交通枢纽重点布防,那些人迹罕至的地区,也就一两个哨所,是防不住的。面对越来越猖獗的恐怖势力入侵,世代居住在这一带的少数民族,比如说塔吉克族和柯尔克孜族,就担负起了保卫边境安宁的重任,每一名牧民和民兵都是志愿的边防战士,异常剽悍,对侵入他们世居之地的恐怖份子毫不客气,再打上打死恐怖份子能得到政府的奖励,所以每次撞上恐怖份子都是往死里干,恐怖势力想通过他们的防线进出中国,真的很难。但是现在边境的民兵也被抽调过去参加对无人区的大扫荡了,他们可以说是来去自由了。

  不过,说来去自由也未必,此时此刻,在冰川之上,正有十五名身穿雪地迷彩,与冰川浑然一体的职业军人居高临下,冷冷地盯着他们,如同一头盯着猎物的斗犬。
  萧剑扬低声问:“第几拨了?”
  伏兵说:“这是今天的第三拨了。”
  山猫既兴奋又紧张:“中队找,打不打?”
  萧剑扬摇头:“不打,让他们过去。”
  山猫哦了一声,松一口气之余又显得很沮丧。
  萧剑扬继续盯着四百多米开外浩浩荡荡地通过的恐怖份子大军,眉头越皱越紧。
  他们已经在这里潜伏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以来,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有恐怖份子经过瓦罕走廊进入阿富汗……罗雅洁猜对了,卡米尔在中国境内制造一起骇人的恐怖袭击,激怒中**队调动大军展开扫荡,目的并不是为境外的恐怖势力制造渗透的机会,而是让中国境内的恐怖份子趁机撤出。要不是在瓦罕走廊埋伏了这么多天,他绝对想象不到,境内的恐怖份子居然这么多,走了一帮又一帮,数量多得吓人!

  当然,通过瓦罕走廊进入阿富汗的并不都是中国的恐怖份子,还有阿富汗渗透进中国境内搞破坏的游击队员、塔吉克斯坦的士兵,少则十几个,多则上百,过了一批又一批。如果铁牙犬中队放手大杀,此时瓦罕走廊只怕已经是伏尸遍地了,但萧剑扬始终没有下达命令,一来是担心附近的恐怖份子闻迅赶来陷入苦战,二来则是上头有令,不要攻击,让他们走!
  没错,当他将大批恐怖份子正通过瓦罕走廊撤往阿富汗的重要情报上报到军分区后,军分区的第一道命令就是不要打,让他们走!
  那些恐怖份子愿意自己滚蛋,对于深入恐怖份子荼毒的边境地区而言是天大的好事,大家欢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自找麻烦堵住他们,把他们往自己国境内赶?
  只是,表面看上去是好事的,就一定是好事吗?
  萧剑扬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他跟金南一沟通,金南一给他的指示也是不要打,让他们走。所以直到现在,萧剑扬仍然按兵不动,他可以不相信军分区那些人,但他绝对相信金南一,一位数十年来为了国家利益穿梭在黑暗之中,每分每秒都在与死神共舞的编外行动特工。他不让他,肯定有他的深意。
  这批恐怖份子很快就过去了,河谷里又恢复了寂静。
  伏兵问:“为什么一直都不打?现在可是消灭他们的最好时机!”
  萧剑扬说:“金先生的命令是,不能打,让他们走。”
  伏兵眉头皱起:“金先生也糊涂了?”
  萧剑扬说:“不,他从来不会犯错的,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有发现卡米尔的身影吗?”
  伏兵摇头:“每一个从这里经过的恐怖份子都让我盯着看了又看,始终没有发现那个杂碎的身影。这个杂种,到底躲哪去了?”

  萧剑扬说:“恐怕他早已离境,毕竟案发地点离边境并不远,十五个小时,足够他离开了。”
  伏兵带着一丝怒意问:“那我们该上哪里找他?”
  萧剑扬摇头:“我不知道。但不管他躲在哪里,我终究会将他揪出来,向他讨还这笔血债的!”
  又经过几个小时的等待,又一拨恐怖份子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内。他们身材比较瘦小但显得很壮实,打扮也跟穆斯林不大一样,穿的是正宗的迷彩服,不戴头巾,黄皮肤黑眼睛,看得萧剑扬眉头大皱。但借助事先埋设在小道旁边的监听设备,他还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不是汉语,而是柯尔克孜语和俄语。新疆境内的柯尔克孜族民兵是是恐怖份子的死敌,他们是不可能经过危险重重的瓦罕走廊进入阿富汗的,那么,这批人的身份就很清楚了……

  “是来自吉尔吉斯斯坦的恐怖份子。”92号迅速作出判断。
  吉尔吉斯斯坦是个黄白混血的国家,大部份人口是白种人,但也有相当部份是黄种人,他们自豪地认为自己的东亚血脉可以追溯到西汉著名的悲情将领李陵身上。当年李陵领兵深入大漠攻击匈奴,结果遭遇匈奴主力,双方杀得昏天黑地。最终,在距离西汉边境仅百里之遥处,李陵这支只有五千人的步兵被匈奴单于八万铁骑淹没了,死伤殆尽,但匈奴人也在汉军弩阵的箭雨面前付出了难以置信的代价,折损了近两万人,一支步兵在大草原上以少打多,能让占绝对优势的骑兵付出四倍于己的伤亡代价,汉家战士的剽悍由此可见一斑,李陵也不愧是名将。但这位名将最终却没有与他的袍泽一起战死,而是被俘虏了,成了匈奴单于的附马,带着所剩无几的士卒在匈奴生活了下来。汉武帝误信李陵为匈奴练兵的谣言,将李陵一家夷族,李陵无家可归,只能在大漠终老,他的后人则在大漠繁衍了开来。盛唐崛起之后,黠戛斯可汗就跑到长安,表示自己是陇西李氏后人,唐皇也是李氏后人,大家是宗亲,要认亲,唐皇也爽快地答应了,黠戛斯由此成为大唐的藩属,甚至可以说是兄弟之邦,双方往来不绝。后来回鹘崛起,威胁大唐,黠戛斯迅速成为牵制回鹘的重要棋子,也正是他们趁着回鹘内部不稳,倾举国之后进攻回鹘,把回鹘给杀得伏尸千里,血流漂杵,一个曾经拥有二三十万雄师的草原帝国,最终只剩下二十多万人逃往唐境,乞求大唐出兵助他们击败黠戛斯人复国……这完全就是傻逼了,不知道黠戛斯就是大唐放出去咬自己的狗么?大唐对回鹘人的哀求的答复是出动两万精兵向这些残兵败将发动无情的打击,将回鹘末代可汗的脑袋摘下来挂到了长安城门,报了这帮杂碎趁着安史之乱索要血酬洗劫洛阳之仇。而打败回鹘之后,已经成为草原雄主的黠戛斯人却没有像回鹘那样成为大唐的敌人,而是再次与大唐联姻,成为大唐的亲密盟国,他们坚信自己的血脉源自中土贵族,帮大唐打仗那是义务。

  千年光阴一晃即过,黠戛斯与大唐早已化作尘烟,但双方交往留下的影响至今犹在,在中国境内的柯尔孜克族一直都是中国边境最忠诚的战士,恐怖份子的噩梦,吉尔吉斯斯坦则一直跟中国关系密切。但是,这似乎并不妨碍吉尔吉斯斯坦也冒出一大批恐怖份子,而且还是黄面孔的,血脉可以追溯到西汉李陵及其麾下将士身上的恐怖份子!
  日期:2018-11-30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