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3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上要跟吴郁明、成槿芳等人会合,到泽天大酒店陪张泽松共进早餐。
  吃早餐时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张泽松接到省委紧急通知进京述职,上午就要赶回省城!
  方晟欣喜之余又有疑惑,昨晚跟于道明通电话时根本没提到这碴儿,说明常委们都是今早才接到通知。进京述职以前有过,往往提前两三个月就确定日期,象这样紧急通知前所未有。
  难道京都又有新情况?

  张泽松显然也有点心不在焉,短短十多分钟用餐时间,离座接了三次电话,每次回来都一脸严肃。
  吃完早餐,成槿芳匆匆指挥后勤人员将车里塞了些“土特产”,张泽松无心理会,草草与闻讯起来的窦康等人握手后便上了车绝尘而去。
  看着车子消失在街道尽头,吴郁明诧异道:“紧急通知述职,很奇怪啊,你觉得呢?”
  方晟微笑道:“地方大员述职,正治局委员不参加么?”
  “好,咱俩分头打听。”
  两分钟后……
  “关机,你呢?”
  “一样。”
  两人相顾苦笑,心头涌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回到办公室,方晟第一时间打于道明手机,始终忙音;再打爱妮娅手机,关机。
  陈皎手机倒是通的,但一无所知,身为副省长压根不知常委班子集体赴京,说起来也有些酸酸的。

  没办法,方晟只得硬着头皮打到于家,让秘书请于老爷子接电话。
  过了会儿,于老爷子接过电话只说了一句:“电话里说不清,以后面谈。”
  在高层,“电话说不清”是防止窃听的委婉说法,方晟听了心里更加沉甸甸。
  上午所有市委常委都关在办公室到处打探消息,无一例外,包括成槿芳也是如此。
  为何?
  官场历来大漩涡套着小漩涡,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去年横生变故的新方案风波说明,个别人贪恋官栈不舍挂冠,虽说在各方势力夹击后不得不妥协退让,肯定心有不甘,因此换届前难免蹦出新的妖蛾子。

  官场又历来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地方,哪一派得势上台,为巩固权力和地位必定大力提携心腹亲信,就是通常所说“用得放心、用得称心”的部下。从京都到省委、市委乃至县委无不如此。
  然而很奇怪,从上午十点起各省、直辖市参会人员一律关闭手机,京都正治局委员以上领导也失去联系!
  方晟的信息网堪称灵通,这回却处处碰壁:白翎、樊红雨、燕慎、姜姝等都不知情。他甚至硬着头皮打给樊伟和宋仁槿,也回答不清楚。
  在办公室里转了几个来回,鼓足通气拨通白杰冲的手机,心想大军区司令应该有点数吧。谁知是秘书接的,很客气地说白司令去京都开会了,要求不带手机,等他回来再联系吧。
  至此方晟打消提前打探到底细的念头,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京都政治风云再变幻距离自己还远,踏踏实实做好本职工作才是上策。
  想到这里,他通知蔡雨佳上午十一点进行南泽厂入股打包竞价。
  趁着各方惶惶不安,抓紧时间啃下硬骨头!
  步行前往市招商局途中接到范晓灵的电话,也打听紧急会议情况,然后话题一转说那份七人的候选人名单增加到九人了,省直、郜云各加一个。
  名字呢?方晟问。
  韩青口风很紧,并说房部长直接要求加的,不肯透露。
  方晟见旁边没人,开玩笑说说明你的魅力不够,没把他彻底迷住。
  范晓灵啐了一口,妩媚道魅力够不够你见过,若想评估也可以,随时奉陪。
  方晟暴汗,说你是在办公室?当心隔墙有耳。

  隔音效果很好,再怎么叫都听不见,不行下次过来试试?范晓灵越说越不象话。
  方晟赶紧挂断电话。
  上午十点半,七家入围单位都来了,分别是:国腾油化、韵鄞商贸、扬子投资、吉林商贸、正大机械、民戟农机和百灵商贸。
  后三家很明显是国腾油化的托儿,专看国腾油化代表的脸色,说话赔着小心,对南泽厂情况一无所知。
  周挺代表扬子投资而来,却假装不认识叶韵,独自坐在角落里玩手机;吉林商贸则是他秘密控制的公司,自然也派了委托人。
  主持打包竞标的是市招商局和市招投标管理中心,方晟委托成刚等人到场监督,郑拓借口有事推托,祝雨农则是不请自到。
  人到齐后,蔡雨佳亲自上台详细讲解南泽厂股权结构和打包规则:
  南泽厂属于市属国企,严重亏损资不抵债,入股注资的目的有两方面,一是弥补亏损;二是恢复生产经营。
  按省国资委关于国企改制后设置董事会最新规定,市国资委占3个名额,独立董事2人,留给大股东只有2个名额。
  按国企归属权和股权权利对等原则,大股东在南泽厂股份不得超过百分之四十九,综合审计局关于南泽厂清产核资、资产评估等情况,大股东出资额底价为1500万元,上不封底。
  接着蔡雨佳又解释了1500万对应股本以及在股权结构中的作用,以及如何监督、规范使用股本金等规定。由于专业性强,术语晦涩难懂,叶韵、周挺等听得似懂非懂,其他几名代表则干脆玩起了手机。
  “现在打包竞价开始,每次举牌金额为50万,投标意愿低于1500万元的单位可直接退出,否则至少举牌一次,违反规定者按协议没收诚意保证金!”蔡雨佳大声宣布道。
  叶韵率先举牌。
  紧接着国腾油化、扬子投资等先后举牌,两分钟工夫便将价格抬升到2000万。
  蔡雨佳上台叫停,道:“根据招投标管理流程,2000万以上举牌金额提高到100万,投标单位可随时退出,不受任何限制。”

  正大机械等三家都偷瞄国腾油化代表,后者若无其事,仿佛没将蔡雨佳的话当回事。
  竞标继续。
  这轮节奏明显放缓不少,尤其突破2500万后叶韵、周挺都犹豫不决,国腾油化代表尽管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一直观察叶韵的神情,不时收发短信。
  五分钟后价格达到3200万。
  或许受到暗示,民戟农机和百灵商贸相继退出竞争,吉林商贸也停止举牌。
  场内只剩下四家。
  叶韵又一次举牌后,打包价推高到4500!
  是底价的三倍!
  国腾油化代表有些焦急,忙乱中打电话请示,隔了会儿使个眼色让正大机械也放弃。
  就是说郜更跃不再奢望独占2个大股东名额,只求入局即可。
  叶韵突然变得意志坚决,每次都抢先举牌;周挺一会儿擦汗,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发短信,看上去信心不足,可关键时刻总能顶住。
  价格飙升至5000万了!
  国腾油化代表汗如雨下,手机一直放在耳边随时通报竞价情况,等待郜更跃指示。
  祝雨农非常不安,低声说:“价格高得反常,大违常理啊。要不要暂时叫停,让三家坐下来协商?”
  蔡雨佳从容镇定地说:“祝市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接受市场化竞争的结果。”
  日期:2018-10-26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