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354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从公事包里掏出一张纸,放在乔雨薇面前,一字一顿公式化的陈述到:“乔雨薇,警方在‘苏尔山’上找到一把带血的刀子,经过化验,发现上面有你的指纹,而上面的血迹,则属于一名籍贯是T市的女士,名叫康慧珍。经过警方详细调查,这名女士于一个月前遭到腹部刺伤,摔下‘苏尔山’,被人紧急送往医院,不治身亡。所以,根据现在警方查到的资料,现在正式起诉你‘涉嫌谋杀T市女子康慧珍’,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将被作为呈堂证供。好了,我们说完了,听明白了吗?”

  乔雨薇瞳仁骤缩,仓皇无措的朝丨警丨察摇着头,“不、不是这样!不是我杀的!我是被人握住手,才把刀子插进去的!真的不是我杀的!”
  两名丨警丨察根本不理睬她,站了起来,冷冰冰的说到:“这些话,你留到法庭上跟法官说吧!你可以请律师,如果请不起的话,律政署会帮你安排。”
  说完,转身走出了提审室。
  乔雨薇嘴巴大张着,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这一切!是,母亲的死是和她脱不了干系,可是,她真的没有要杀亲生母亲的念头。她再怎么坏,也没有到了泯灭人性的地步!
  都是那个梁佳文,她先是上了她的当,受她蛊惑冒充了乐雪薇的身份,而后便受她威胁,一步步错下去!可是,那些刀子,真的不是她捅在母亲身上的啊!人也不是她推下山的!
  这些话,律政署安排的律师会相信吗?他们最多只会帮她向法官求情而已。
  怎么办?难道,她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无边的恐惧向她袭来,乔雨薇承受不住,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人躺在监狱保健室里。她身体虚弱的很,神经更是无比脆弱。
  狱警在边上跟她说话:“醒了?可以起来吗?可以就送你回囚室去,至于今天那件事,律政署会替你安排律师过来,你等着通知吧!”
  乔雨薇闭上眼,脑子在飞速的运转着。不行,她不能就这样死掉,只要活着,还有希望,可是,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律政署的律师是不会真心帮她的,她必须想办法请个律师。

  可是,她没有钱,该怎么办?
  突然,乔雨薇脑子里一个激灵,猛的想到了一个人。
  “警官,我能自己请律师吗?”
  狱警狐疑的打量着她,迟疑的点了点头:“你?有钱吗?可以当然是可以的。”

  “好,我自己请。”乔雨薇点了点头,感激的朝狱警笑笑,“谢谢警官。”
  于是,这一天,长夏韩家三少奶奶乐雪薇便接到了一通来自于狼山监狱的电话。
  “喂,你好。”乐雪薇接过电话,轻咳了两声,“咳咳。”她今天不太舒服,总觉得身上懒懒的,嗓子也有点痒,好像有感冒的征兆。
  “喂……雪薇吗?我是、我是……”乔雨薇在那一头,实在是开不了口。

  乐雪薇却已经听出她的声音来了,心里疑惑,乔雨薇怎么会给她打来电话,而且,还是从狼山监狱打过来的?难道是,杭泽镐知道了她的身份,把她关进去的?自己这个亲生父亲,还真是狠。
  “雨薇?”乐雪薇轻声叫出了她的名字。
  “是……”那一头乔雨薇已是泣不成声,“雪薇,你救救我,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出了什么事?你别哭,好好说,什么事啊?”乐雪薇听她这样哭,心又软了,人已经被关进狼山监狱了,难道还要判死刑吗?乔雨薇虽然自私自利、心眼不好,但到底没有干过杀人放火、大奸大恶的事情,罪不至死啊!

  乔雨薇哭着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乐雪薇一边听,一边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会帮你的,你不要哭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挂上电话,乐雪薇心情异常沉重。康慧珍过世了,没想到乔雨薇又出了这样的事。如果这是她们母女的报应,也未免太重了点。人都是自私的,说到底,她们也都是可怜人。
  乐雪薇自知自己是帮不了乔雨薇的,当天晚上,韩承毅一回来,她就把这件事告诉了韩承毅。
  韩承毅一听,就笑了:“杀人了?证据确凿的话,那是要判死刑的。”
  “你!”乐雪薇一边帮他脱外套一边拿眼睛瞪他,“谁不知道吗?现在她不是冤枉的吗?她已经够惨的了,被杭泽镐关到了监狱里,现在还要背上杀人的罪名,多可怜啊!”

  “嘁!”韩承毅不屑的冷笑,“杀人偿命,这有什么值得可怜的。哎,话说回来,杭泽镐怎么还能认错女儿?他堂堂一国总统,连这个也能搞错,不用做DNA吗?”
  “咳咳……”乐雪薇又一连咳了好几声,敷衍道,“我怎么知道?聪明人也有糊涂的时候。”
  韩承毅没在意这话,反而把妻子抱住,眉心紧蹙,“怎么一直咳嗽?吃药了吗?”
  乐雪薇摇摇头:“没有,不用吃药,又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不喜欢一不舒服就吃药,多喝点水就好了,晚上妈给我炖了‘蜂蜜梨汤’喝,这会儿好多了,你别岔开话题,到底是帮不帮她?”
  “哎!”韩承毅重重的叹口气,无奈的点头,“三少奶奶发话了,我能不听吗?不过,岑黎明这一世英名是毁了,这官司肯定赢不了,他可是从来没输过。”
  “你别这么说,不吉利,咳咳……”
  韩承毅一听,怎么还在咳嗽?立即不高兴了,“不许说话了,嗓子不疼啊?快去床上躺着!”随即将乐雪薇抱了起来,乐雪薇靠在丈夫怀里,眉眼弯成了上玄月。
  乐雪薇是和岑黎明一起去的狼山监狱,路上岑黎明习惯性的把案件的情况和乐雪薇说了一遍。
  “三少奶奶,一会儿见了您朋友,您还是劝她认罪吧!属下可以替她向法官求情。”
  “啊?为什么啊?”乐雪薇没想到岑黎明一开口就是这样的话,她可是请他来救命的啊!“岑律师,您别这么快下结论,她说她是冤枉的,总要想想办法救她。”
  岑黎明抚了抚眼镜笑了:“三少奶奶,哪个犯人不说自己是冤枉的?”
  乐雪薇不说话了,其实她心里对于这件事也不是很有把握。
  到了狼山监狱,岑黎明办完手续,终于,见到了乔雨薇。
  才一个多月不见,可是,乔雨薇已经憔悴的不成样子,枯瘦的让乐雪薇简直不敢认她,如果不是知道今天要见的人是她的话。
  “雨、雨薇?”乐雪薇当下便捂住了嘴巴,不敢相信她已经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雪薇!”乔雨薇疾走上前,一把握住乐雪薇的手,“雪薇,你救救我……我真的没有杀我妈,那是我妈,我再没有人性,也不会这么做的!这都是梁佳文那个女人,她逼我的!”
  “好,你别哭,我们坐下说。”乐雪薇看她这样,忍不住心酸,看了看岑黎明,“岑律师,麻烦你了。”
  岑黎明点了点头,开始详细询问案情。乔雨薇一五一十把整个经过都说了出来,而后期盼的看着乐雪薇和岑黎明,“我说的都是事实,真的不是我做的,雪薇,你相信我。”
  “好,我相信。”乐雪薇握住她的手,连连点头,“岑律师?”
  岑黎明为难的摇摇头:“三少奶奶,这只是她一面之词,根本没有切实的证据。我这么说吧!当晚没有目击证人可以证明梁佳文出现在‘苏尔山’,即使梁佳文出现在了‘苏尔山’,也无法证明她握住乔小姐的手将刀子插进了死者的腹部、继而将死者推下坡。”
  “啊……”乔雨薇一听,面如死灰,无助的看向乐雪薇,“雪薇,怎么办?你要救救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