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空降?这就太不对劲了,就算所谓的大学生村官政策没人监督,堂堂巡抚衙门也不该如此儿戏才对,起码做不到瞒住所有人,巡抚权力再大,终究不是土皇帝。
  萧晋敏锐的闻到了很熟悉的阴谋味道,但目前所知的关键信息太少,他还无法做出什么有用的判断。
  蹙眉沉思良久,他点点头说:“好的,事情我知道了,谢谢满镇长你亲自跑这一趟,辛苦了。”
  听到这句话,满白梅才真正松了口气。她虽然只是一个镇长,但在体制内混了那么多年,该有的政治智慧也不缺,要是连这么明显的神仙打架事件都看不出来,也就没资格被马建新放到重要的青山镇了。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里面没她什么事儿,不管那个宁鸿振是什么来头,也不管萧晋会怎么对付他,都与她这个小镇长没有丝毫的关系。这次过来说明情况是县太爷有命,现在事情说完了,萧晋这尊大神没有迁怒于她,就等于她任务完美达成,可以彻底抽身了。
  这样想着,她就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笑着说:“萧先生客气,您可是我们青山镇的大财神,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跑这一趟的。好了,事情您都清楚了,我镇上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就告辞,不打扰了。”
  萧晋也不跟她虚情假意的客套,点头说:“也好,不过,你一个女人要走几十公里的山路又累又危险,我让小钺开直升机送你吧!等马建新和宁鸿振快到青山镇的时候,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个电话,我要亲自去迎接一下那位来头不小的大学生村官。”
  不劳而获是特权阶层最显著的一个标志之一,身为趴在底层民众身上吸血的蛀虫,攫取他人胜利果实于他们而言就像是在自己家果园摘桃子一样简单且自然。伟大的事情只能是精英干的,而精英也只能出现在他们之中,至于底层老百姓,只有当英雄的资格,死的越惨越英雄。

  所谓统治的艺术,其实本质从古到今都没有过什么变化,只是手段更隐秘更蛊惑人心罢了。
  这次所谓大学生村官的事情,若是换了别人,就算能力才华与萧晋一样,或许都会默默接受,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摆脱丧家之犬的身份,低调发展才是他最应该做的事情。然而,许是因为心灵太过自由,他天生就不习惯低调,更不懂忍耐为何物,就像一个韧性极佳的弹簧一样,压迫越大,反抗的力度也就越强。
  这世界上能让他低头认怂的只有家人和女人,巡抚权力虽大,终究都是体制内的一员,而体制最大的弊端就是规则和限制太多,这在最擅长不按常理出牌、最喜欢打破规则的他面前,无异于自缚手脚,只要想办法抵挡住、甚至中和掉巡抚的权力,那他就赢定了。
  目前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事情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以及要尽量将事态局限在江州省境内。还是那句话,他现在还没到能彻底高调的时候。
  满白梅走后,他在桌前又坐了好一会儿,才掏出手机打给了陆熙柔:“让贺兰带人去雁行医馆,里外都严密保护起来,一旦发现任何可疑之人,能抓住最好,抓不住就杀!”
  “又出了什么事?”陆熙柔诧异极了,“谁会对雁行医馆不利?”
  将大学生村官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萧晋又道:“这么大的事情,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给我消息,马建新好歹还做做样子派了个满白梅到家里来,邓兴安竟然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打,这太反常了,保险起见,我们必须看好他那个在医馆待产的小老婆。”
  陆熙柔沉吟片刻,说:“你说得对,这确实很奇怪。按理说,以邓兴安的智慧,如果真背叛了你,也不应该做的如此明显且愚蠢才对,起码暂时迷惑住你的能力还是有的,到现在都一言不发,就不担心你对他未出生的孩子不利么?还是说,他又获得了更大的依仗,已经不在乎了?”
  “关键信息缺失,我们现在所有的猜测都没有事实基础,做不得数。”萧晋说,“敌人来头不明,所谓的大学生村官或许也只是投石问路,在查清真相之前,我们必须做好防守工作,不能有丝毫掉以轻心。”
  “好的,我明白!待会儿下班我再回趟家,看看从我爸那儿能不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挂断电话的时候,一杯温度正好的蜂蜜野山茶出现在面前,萧晋抬头,就对上了梁玉香那双满是幽怨的眼睛。
  “回到家了还这么忙,那你回来做什么?”

  这个女人是家里最痴缠他的一个,又如何猜不到此时她心里在想什么?呵呵一笑,他伸手将她拽到腿上抱住,亲亲脸蛋儿说:“再过六七个月,沛芹她们就要去京城了,小甜甜是京城人,而且还是我奶奶认定的孙媳妇,有她照应着,沛芹她们也能方便一些,所以带她来家里和你们熟悉一下是非常必要的。
  乖,再忍一忍,等孩子生下来,这个家里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到时候你的身体应该也调理的差不多了,我好好努把力,争取也尽快圆了你的梦,好不好?”
  想象了一下这个家里只有自己、每晚都能被抱着入睡的日子,梁玉香的身体就有些发软,下巴放到他的肩头,撅嘴道:“说得好听,那姑娘撑死也就比翠翠大个一两岁吧?!漂亮水灵的让人嫉妒,你心里会只有利用的想法?
  别说我了解你根本就不是那么冷血的人,就是什么都不懂,也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让我们接受她嘛!

  唉……其实,这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你带回家的女人还少么?只是你想过没有,当初你可是答应了沛芹这个家里不会再出现新女人的,屋里那位沈小姐怎么办?你打算让她挤掉谁?”
  萧晋闻言叹息:“我之所以会把她带回这个家里,就是因为她谁都挤不掉,不是我不想,而是她的身份家世根本不允许她没名没分的跟着我,至少在我强大到可以无视这世间所有权贵之前,我们都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那你这不是坑人家嘛!”梁玉香抬起脸,满眼都是震惊,似乎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垃圾。
  萧晋苦笑:“严格来讲,应该说我坑了你们所有人才对,包括沛芹姐在内。我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得到真挚的爱情,可运气偏偏就是这么好,遇到的你们一个个都是世间少有的好女人,我放不下,一个都放不下,只能乞求你们的原谅。
  等死后投胎的时候,我会要求进入畜生道,下辈子当牛做马偿还你们的委屈。”
  “不要!”梁玉香再次紧紧的抱住他,“下辈子你还当人,我们几个早就商量好了,下辈子谁先遇见你,你就是谁的,别人都不能抢!”
  有妻“们”如此,夫复何求?拥抱着女人棉花一样的身体,萧晋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有两样东西是人这一辈子都无法习惯的,一个是愧疚,另一个则是感动!
  愧疚越多,只会越愧疚;感动越深,也只能更感动。
  当然,狼心狗肺者除外。
  尽管梁玉香很想在萧晋怀里多呆一会儿,但这是在院子里,院子大门还开着,若是被村里人看到了,影响终归不好,所以在稍事温存之后便离开了他的怀抱。
  日期:2018-09-18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