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5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丨警丨察身量不高,却极其的粗壮,走起路来肩膀头子一晃一晃的,显得特别横,他领着刘子光往里面走去,穿过长长的通道,来到一间囚室门外,掏出钥匙打开铁门,走廊里三十瓦灯泡的照耀下,能看到里面是一排水泥大通铺,躺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听见开门的动静,硬是没有一个人往这边看。

  “四喜!新来的犯人,好好照顾!”小丨警丨察说完,将刘子光推进号子,哐当一声关上了铁门。
  丨警丨察一走,本来在铺上装睡觉的犯人们全都跳了起来,像看稀罕物一样看着刘子光,一个个面目狰狞,绝非善类。
  谁在靠门位置的一个粗短汉子,悠悠的坐了起来,号子里空间不大,他一个人至少占了三个人的位置,看来是这里的老大了。
  “新来的,叫什么名字?混哪里的?犯了什么事进来的?”老大开口问道。
  其余犯人也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新来的,身上有烟么?”

  “有钱么?”
  “怎么还站着,***!懂规矩么,蹲下!”
  刘子光装做很害怕的样子蹲了下去,可怜巴巴的问道:“我叫刘子光,当保安的,误伤了人进来的,大哥,我睡哪里?”
  粗短汉子破口大骂:“***!第一次进来吧,说话前先喊报告。”然后扭头对众犯人笑道:“这货是个雏儿,一点规矩不懂,兄弟们随便玩。”
  话没说完,就被刘子光一把掐住脖子从铺上拽了下来,照小肚子就是一脚,直接踹出去老远,飞到号子最深处的粪槽子里去了。
  然后刘子光做出一个令所有犯人目瞪口呆的动作,扑在铁门旁捏着自己的喉咙声嘶力竭的喊道:“干部,救命!打人了!”
  回答他的只有外面铁门砰然关闭的声音。

  刘子光回转身,望着一群目瞪口呆的人渣,不怀好意的笑了。
  犯人们突然间醒悟了,这货纯粹是扮猪吃老虎,哪里是什么第一次进号子的的初哥,不但会恶人先告状,还会调虎离山,分明就是老油条了。
  四喜从粪槽子里爬起来,一抹脸上的污渍和鲜血,恶狠狠地喊道:“别怕他,干部发话了,要‘照顾’他!照死了打,打死了就说他畏罪自杀!”
  四喜是这个暴力犯监房的牢头,深得干部的照顾,别的犯人对他言听计从,别看这个新来的看起来挺猛,但是这号人牢里并不少见,光凭着两膀子蛮力和整个监房叫板的人,往往下场极其凄惨,上回有个甘肃汉子,仗着会两下拳脚功夫,不服四喜的管,还不是半夜睡着了被磨尖的牙刷柄刺破了脾脏,差点死了。
  况且干部亲自发话了,让四喜“照顾”新来的,大家都是亲耳听到的,所以动起手来根本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看守所里打死个把人不算啥大事,到时候干部自然有办法摆平。
  还有一条,这个新来的不是在本市混的,而是属于过江龙,和本地黑道没有瓜葛,打死了也没人给他出头。

  基于以上几条原因,犯人们决定大开杀戒,纷纷将铺下墙洞里暗藏的利器拿了出来,磨尖的牙刷柄,筷子,铁片等土造武器掂在手上,杀气腾腾的向刘子光逼近。
  刘子光微微一笑,今天在分局挨了一顿胖揍,心里正有邪火发不出去呢,这帮不知死的鬼,今天要不把他们的屎打出来,就不姓刘了!
  看守所今夜很不平静,暴力犯那个舱里鬼哭狼嚎,声震四野,附近几个舱的犯人不知道咋回事,只是跟着幸灾乐祸,这帮牲口,不管谁倒霉他们都开心。
  声音穿透好几层围墙,传到干部耳朵里,几个正在打牌的丨警丨察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继续玩。
  “小勇,四喜那小子下手太黑,不会出人命吧?”过了老半天,惨叫还在继续,一个丨警丨察终于忍不住了。
  “没事,这事是江岸分局杨子交代的,有事兜得住。”

  被称作小勇的丨警丨察满不在乎的说,一听是杨子交办的事情,几个丨警丨察也不说话了。
  第二天出操的时候,暴力犯这个监房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负责这个管区的小勇开门一看,整个号子的人都靠墙倒立着,即便都是些膀大腰圆的暴力犯,有些人的胳膊还是不住的打晃,看样子这个姿势已经坚持了很久。
  只有昨夜进来的新犯人刘子光一个人躺在铺上呼呼大睡,还是最靠近门的上铺。
  “怎么回事?四喜呢?”丨警丨察咆哮道。
  “报告干部,昨晚上躲猫猫,撞墙上了,死过去了。”刘子光爬起来嘿嘿一笑,指着粪槽子边上一个蜷缩着的粗短身子道。

  “你们又是干什么呢?”丨警丨察指着墙边拿大顶的一溜犯人喝问。
  “报告,我们在锻炼身体。”犯人们战战兢兢的答道,他们的脸一律变成了熊猫脸,配上倒立的姿势,整个一群功夫熊猫。
  丨警丨察全明白了,怪不得杨子交代他办这件事。
  这货,扎手啊。

  刘子光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昨天他不是夜班,按说该回家睡觉的,可是彻夜未归,电话又不通,父母担心他出事,于是找到了公司,白队长很恶意的告诉刘子光的父母,刘子光因为涉嫌杀人被丨警丨察逮走了。
  晴天霹雳,好不容易把失踪八年的儿子盼回来,一家人团团圆圆,儿子最近又升了领班,眼瞅着日子越过越有奔头,突然出了这档子事,本来血压就高的老爸气急攻心,因为高血压住院了,老妈愁得欲哭无泪,老伴住院需要照顾,儿子进了监狱也要送洗漱用品被窝铺盖啥的,她一个下岗工人,哪里懂得这些门道。
  幸亏贝小帅以前进去过,粗通里面的道道,陪着老妈带着被褥换洗衣服乘坐公车来到了桃林看守所。
  看守所会客室。
  看到儿子脸上带着伤,老妈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哽咽着说:“小光啊,他们打你了么?有啥事给政府好好说,他们不会冤枉你的。”
  贝小帅一脸的愤然:“光哥,谁敢动你,等出来我弄死他!”
  刘子光先安慰老妈:“没事的,过几天我就能出去了,你放心好了。”
  又对贝小帅道:“号子里有个叫四喜的,听说过么?”
  贝小帅倒吸一口凉气:“听说过,专门帮人看场子的,号称道上下手最黑的,前段时间因为杀人折进去了,听说到现在还没判,怎么?”
  刘子光鄙夷的一撇嘴:“丫被我废了,能等到挨枪子都算他的造化。”
  忽然想起来老爸怎么没来,赶紧问老妈:“爸爸呢?”
  “你爸,唉。“老妈擦擦眼角:”一听说你被抓,着急上火,血压二百,住院了。“刘子光放在桌子下面的手渐渐握紧了,狗日的杨峰,李子,三哥,以及幕后所有的人,等老子出来,一个一个让你们好看!

  会面很快结束,临走的时候,贝小帅悄悄塞给刘子光一个东西,刘子光不动声色,藏在手心里,回号子去了。
  等他们走了,丨警丨察才过来收拾,,赫然发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惊讶的声音在会客室里回响:
  “谁把椅子腿弄弯了!”
  空心钢管的椅子腿居然变成了u形。
  午饭时间,暴力犯舱,刘子光一个人正在狼吞虎咽,十几个饭盆放在他脸前,随便他吃,犯人们战战兢兢,全部蹲在墙角,吞着口水看新牢头用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