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年代》
第22节

作者: 窗外风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惊慌失措,急忙打把,可是车顶上的人并没有被甩下来,而是径直拉开左前门,将副驾男人一把拽了出去,自己一个翻身坐了进来。
  副驾驶上的男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后面一辆重型斯太尔卡车根本没有刹车的时间,就这样直接轧了上去,紧接着后面又是一辆东风卡车,毫不停顿的开过去,直到四五辆车之后,车流才渐渐停下来,但是此时男子已经不成人形,变成一滩肉饼,只能用勺子往盆里舀了。
  刘子光一把拉住手刹,同时猛拉方向盘,桑塔纳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柏油路上摔了个尾,熄火停下了,车轮和柏油路摩擦而出的焦糊味弥漫在空气中,整条马路上的车都停下了。
  经历了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司机已经傻了,两腿发抖,驾驶座下面一股尿骚味,刘子光下车,将他从驾驶座上拖死狗一般拖下来,拳打脚踢:“叫你跑!叫你跑!”
  此时警用摩托也赶到了,丨警丨察刚要说什么,后座上的中年妇女忽然推开车门狂奔起来,刘子光指着她大喊一声:“抓住她,她是人贩子!”

  摩托警连头盔都没摘下,拔腿猛追,一个饿虎扑食上去,将中年妇女的胳膊反剪起来。
  那个司机连吓带打,已经口吐白沫晕了过去,此时刘子光才长出了一口气,走到车旁一看,后座上一黑一白俩个小男孩正忽闪着眼睛看着他呢,这会儿也不哭了。
  交警将女人贩子铐起来,走了过来一看,惊讶道:“怎么是你?”
  刘子光一看这个交警,也是熟人,这不是执法如山的李尚廷么。
  交通陷入瘫痪,路上所有的车都停下了,因为有恶性车祸,又有丨警丨察捉贼的大戏,那些见识了刘子光英姿的司机们都纷纷走下车来,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
  正在此时,一辆红色沃尔沃s40以疯狂的速度风驰电掣追上来,前保险杠已经掉了,右大灯也撞碎了,看来这一路跑的也是惊心动魄。
  刘子光气定神闲:“没事,皮外伤,就是面积大了点,他们都不敢处理,所以把你请来了。”
  方霏强忍住泪水,把随身带来的医药箱打开,拿出剪子纱布药水等器械物品,带上一次性医用手套,开始帮刘子光处理伤口。

  白色的汗衫已经沾满了污泥和血迹,时间一长,布料被血污粘住贴在身上,方霏先用小剪刀把衣服剪开,然后用5000mg/l醋酸氯己定水溶液涂擦创面,纤细白嫩的小手镇定而平稳。
  创面确实很大,触目惊心,根本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有些位置鲜红的肌肉都露出来了,方霏紧咬着嘴唇,用棉签帮他清洗着伤口,一边擦一边问:“疼不疼?”
  消毒液都是刺激性的,不疼才怪,但是刘子光没事人一样,坐在板凳上目不转睛玩着电脑里的连连看,随口道:“不疼。”
  好不容易清洗完了伤口,垃圾篓里的棉签已经扔了一大堆,方霏一边帮他涂抹消炎膏,一边低声问道:“为什么不去医院?”

  “会有麻烦。”刘子光紧盯着电脑屏幕,目不转睛的说。
  “我就知道,又和人打架了,以后千万小心点,打不过就跑,知道么?”方霏帮他裹着纱布,轻声道。
  听到这种孩子气的话,刘子光笑了,一本正经的说:“知道了。”
  这时候,出去买衣服的小兄弟回来了,拿着一件t恤道:“老大,试试合身不?”
  刘子光接过来一看,又丢了回去:“买错了,我要班尼路,我只认这个牌子。”
  小弟一脸的委屈:“老大,班尼路专卖店早关张了,没办法啊。”

  “算了算了,这个也凑合。”刘子光先将旁边放着的灰色保安制服裤子套上,站起来活动了两下,依旧生龙活虎。健硕的躯体上裹着白色的绷带,更显男子汉的阳刚。
  “谢谢你,得空请你吃饭。”刘子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口白牙很是好看。
  “你说的哦,不许赖账。”方霏笑着伸出小手指:“拉钩。”
  刘子光也伸出小拇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钩,两个人都笑起来。
  “我该走了,还在班上呢。”方霏迅速收拾着医药箱,又对刘子光说:“下次换药的时候,我会先打你电话。”
  “嗯,你慢点。”刘子光又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那谁,给安排一辆车!”
  门口蹲着的小弟迅速窜出去帮方霏叫出租车去了,等漂亮可爱的小护士走出铁皮屋,一帮小混混善意的吹起了口哨。
  “姐姐,再玩会。”
  “就走了,不再坐会?”

  贝小帅冲上去,一人赏了一个爆栗:“马璧的,老大的马子也敢调戏。”
  众人嘿嘿的笑了,方霏也笑了,心里忽然甜丝丝的。
  出租车来到,方霏钻进了后座,此时刘子光也出来相送,小弟很善解人意的将那件来自方霏家老爷子的苏格兰花呢西装披在刘子光肩上,又给他点上一支烟,赤膊绑着一身的绷带,披着西装叼着烟,慢慢挥动着右手,一股邪邪的草莽味道油然而生,趴在出租车后座上回头望的方霏不由得看傻了……
  中午,医院食堂,悬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滚动播出了本市新闻,飞车男子协助交警擒拿人贩团伙,本来埋头吃饭的方霏不经意间看到电视中的画面,顿时呆住了。
  竟然是他!原来这么重的擦伤是这样来的啊,但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去医院呢?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电视里说,三个拐卖幼儿的犯罪嫌疑人,一个被拉出车外碾压致死,另外俩个被殴打至重伤,其中一人送至医院后不治而亡,另一个女性犯罪嫌疑人也生命垂危。
  而那位飞车救人的英雄,将面临过失杀人的指控。
  “啪”的一声,方霏的筷子掉到了地上。
  滨江锦官城,宽敞的客厅里,李纨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视,拿起了茶几上的无绳电话:“江雪晴么,我是李纨,到底怎么回事,人家明明是救人的英雄,怎么变成杀人犯了。”

  电话里的女声也很无奈:“纨纨,我也搞不清楚啊,事情突然就起了变化,今天上午市委宣传部来人了,让我们暂停正面宣传,这件事的定性,要根据宣传部的统一口径来。”
  “那宣传部是什么态度?”李纨紧跟着问。
  “前段时间,咱们市政法口负面新闻相对多了一些,现在想树立一个典型,就是那个交警,救人也有他的份,准备把他塑造成救人的英雄,那个飞人,上面也没明说,按照正常法律途径走吧。”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啊,小晴。”李纨放下电话,沉思了一会,又抓起了电话:“我是李纨,帮我联系北京的律师,要最好的,对,最好的。”
  到了下午,网上舆论的风向也变了,从一边倒的盛赞飞车英雄变成了针锋相对的辩论,正方大多是年轻冲动的草根阶级,他们支持飞人,说这是一种大无畏的英雄行为,而人贩子则是罪有应得,死一百次都便宜他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