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在这个选择中起到了最关键作用的因素,恰恰是董初瑶忽略的一点,那就是夏愔愔虽然骄傲,但心灵却比她要感性脆弱的多。说到底,夏愔愔是独生女,自记事起就与父亲两个人相依为命,心底深处的孤独感要远远大于父母双全还有爷爷姐姐的她,对情感的渴望自然也要比她更甚。
  她能硬起心肠远赴海外整理思考自己的感情,夏愔愔却做不到。如果用水果来比喻的话,她就是一枚蜜桃,外面甜美多汁,内里却坚硬理性;而夏愔愔则是山竹,一旦强大的外壳被剥掉,剩下的就只有绵软了。
  这时,一双脚踩着黑色的高跟鞋来到董初瑶的身前,捡起草坪上的手机,关掉了视频通话。
  “你想赢回他的心么?或者说,你还想独自占有他么?”
  高跟鞋主人的声音很冷,但很好听,董初瑶泪眼朦胧的抬起脸,发现那是一个戴着墨镜的陌生女人,心里本能的就警惕起来,抹抹眼睛站起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谢谢你帮我捡起手机。”
  女人嘴角微微勾了一下,把手机还给她,然后转身就走。“我的号码已经存在了里面,如果哪一天你知道了我在说什么,可以随时联络我。”
  董初瑶愣了愣,迟疑片刻,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你是谁?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女人停下脚步,回头摘下墨镜,露出一张普通但目光却十分犀利的脸来。她没有第一时间回答问题,而是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叼在嘴里,低头点燃,这才微笑说:“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曾经是他最爱的女人,或者现在还是也说不定哦!”
  当众用餐刀切割一个人手脖子的行为效果很好,第二天黎明萧晋偷偷从沈甜的闺房跑出来的时候,几乎整个龙朔乃至江州省有头有脸的人物就已经都知道了他的名字,无数的二代纨绔被自家长辈耳提面命:以后再在外面嚣张要多留几个心眼儿,萧晋的人绝对绝对不能碰,那货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二杆子,准老丈人的堂弟都说见血就见血,对旁人还会客气?
  这是萧晋最想要的结果,既然目的达成了,那他也就没了继续呆在龙朔的必要,跟董雅洁解释完夏承福的事儿,再去平易安保训练基地听完陆熙柔的汇报之后,就接上沈甜一起乘坐直升机回了山里,当然,梁喜春被他留下了,那个女人在囚龙村引起过众怒,短时间内还不能带回去。
  进了家门,亲过两个迎接的小丫头,他都还没来得及向她们介绍沈甜,跟在周沛芹后面从堂屋里走出来的一个人就让他愣住了。
  那是一个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气质端庄,十分耐看,像个电视台的新闻主播。

  “萧先生您好!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原本没指望能见到您的。”
  女人很客气的打着招呼,萧晋的表情却一点都不好看。“无事不登三宝殿,满镇长,能让你专门往山里跑一趟、而不是在电话里说的事情,对我而言肯定不能被称为运气好吧?!”
  女人赫然正是青山镇的镇长,满白梅。只见她闻言脸色就变得尴尬起来,苦笑一声,说:“萧先生,我只是一个基层的不能再基层的小镇长,如果有的选,您觉得我敢来这里触您的霉头吗?”
  萧晋当然知道满白梅不敢主动找自己的麻烦,那么说只是因为不想回到家还要被烦心事打扰罢了。
  叹息一声,他摆摆手,示意满白梅先在院子里坐,然后便带着沈甜和周沛芹一起去了屋里。
  “甜甜,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周沛芹;沛芹姐,她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沈甜,沈格格。”为两人介绍完,萧晋就拉住了周沛芹的手腕,为她把起脉来。
  虽然早就知道“未婚妻”的事儿,可听到他这么正式的介绍,沈甜还是一阵心酸,再看到周沛芹已经微微显怀的肚子,心酸就变成了心痛。
  “沛……沛芹姐,你好!你叫我甜甜就行。”
  萧晋在周沛芹面前基本没有秘密,上次从夷州回来之后,就已经将所有和自己有瓜葛的女人都说了出来,包括小太妹、沈甜、夏愔愔甚至夷州的张安衾。对此,周沛芹当然不可能开心,但她连孩子都怀上了,还能怎么样?只要说好的七个名额不变,也懒得去管山外面到底怎样了。
  而且,真要说起来,她的出现还在沈甜之后,对于这个痴情的女孩儿也有些怜悯,再加上对方家族在京城的地位,若想家和万事兴,她只能接受。
  “那好,都是一家人,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快坐吧!待会儿等萧把完了脉,我给你泡一杯家里自制的蜂蜜茶解解乏。”

  周沛芹亲切的笑容让沈甜有些无所适从。在来这里的路上,她设想过自己将要面对的各种情况,甚至都做好了被人打骂出门的准备,然而,就是在她最荒谬的想象里,也没有出现过周沛芹会瞬间就接受她为家人的场景。
  真实的仿佛在做梦一样。
  “奶奶她们呢?”这时,萧晋开口问周沛芹道。
  “奶奶说要亲自观察一下噬心蜂的习性,沙夏、小鸾还有小戟都陪着她一起去后山山谷了;玉香和巧沁就在村后采摘桂花;思绮正在祠堂里给孩子们上课。”周沛芹回答说。
  “上课?这不还有几天才开学呢嘛?”
  “你走了之后,她出了套题给马上要上六年级的几个孩子做,发现他们的基础很不牢靠,所以就决定提前让他们开学补一下,要不然来年考镇上的初中就危险了。”
  “啊?这么严重吗?我觉得那几个孩子平时听讲也挺认真的呀!”
  “之前来这里的老师都呆不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上学本就断断续续的,全靠着自觉才能跟上你教的进度。思绮说,他们五年级的课程还是可以的,只是以前落下的还有欠缺,特别是数学这门课。还有,六年级也该学点外语了,他们从来都没接触过,所以必须抓紧时间补课才行。”
  萧晋到底不是职业教师,即便再聪明也总有疏漏的地方。之前他只觉得村里的孩子们都很认真好学,成绩不好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再加上去年一年事情太多,他这个老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然不可能面面俱到。

  而黄思绮就不同了,虽然她也没当过老师,但她把在这里教书当成了自己能留在萧晋身边的唯一途径,所以非常的上心,再加上女人天然比男人心细,心无旁骛之下,发现那种情况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萧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在教孩子这件事上,我可没少跟老族长夸口,本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好了,没想到还是差点儿误人子弟,想想真是惭愧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