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读水浒:凛冬将至,暗夜无边,末世穷途,无路可逃》
第3节

作者: zzy72772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常吃霸王餐的军爷模样吗?如果真是,小二正常的反应肯定是暗骂一声“流年不利,这挨千刀的贼军头,又来这里打秋风,我惹不起躲得起”,然后脚底抹油藏到角落里。
  而且鲁达进来就和史进说了几句话,确实也没喝茶,哪来的霸王茶,他回头这一句“自还你”,是他想起他拉走了史进,而史进还未付茶钱,到了他的地头上理应自己结账,可急着要吃酒,没空耽误工夫,就来了这么一句。
  最后茶博士回的话是“提辖但吃不妨,只顾去”,没有不悦、没有怨恨、没有强忍不服不得不说“提辖肯光顾小店,是我等的福分,哪敢要大人的钱”。显然鲁达的为人、鲁达的信誉是有口皆碑、值得信赖的。
  第二次是在酒馆,听完了金翠莲的不平,怒火中烧,被史进、李忠拦下,接济过金翠莲后,又吃了两角酒,闷闷不乐下来楼叫到,“主人家,酒钱洒家明日送来还你”。

  一天两次都是赊账,而老施同志还于百忙之中不忘提醒大家鲁达的拼命解释,之前喝茶鲁达是确实没喝、急着请兄弟吃酒、走到门外才想起兄弟的茶没结账,这次是为接济金氏父女,掏光了身上的银钱,又不愿让别人结账,所以就说了个明日来还的大气话。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霸王餐,只有一个真性情、憨态可掬的豪气大汉。
  日期:2018-09-14 15:28:49
  4、鲁智深的性急
  鲁智深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他的真性情基本上是,到了不懂一点人情世故的地步。
  他对李忠的不近人情,不是他看不起跑江湖的人,而是他确实不喜欢李忠不爽利的性子,所以在他满心欢喜、迫不及待地要请对脾气的史进吃酒时,碰到了实在是看不上、又勉强给了个面子的李忠,面对李忠的磨磨唧唧,他没有了对底层人民生活不易的怜悯。
  他的气就挂在了脸上,暴躁到了不相干的酒保身上,继而这股烦躁劲儿又引出了改变他命运的金翠莲,这股暴躁劲儿竟让心细的他,没有体会出跑江湖卖狗皮膏药的李忠摸出二两银子的分量,进而有了颇具孩子气、颇伤人面皮的将“二两银子丢还了李忠”。

  日期:2018-09-14 15:32:19
  5、职业二奶金翠莲
  施耐庵对金翠莲真是偏爱的很,两次出场,通过鲁达的眼给了两首赞词。
  身陷魔窟、哭哭啼啼时她是“纤腰雪体,蛾眉粉面,汪汪泪眼落珍珠,细细香肌消玉雪,雨病云愁,怀忧积恨”,属于不搽脂粉也风流的妩媚型。
  飞上枝头、金屋藏娇时她是“金钗斜插,掩映乌云;翠袖巧裁,轻笼瑞雪。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半舒嫩玉。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素体轻盈,红绣袄偏宜玉体。脸堆三月娇花,眉扫初春嫩柳。香肌扑簌瑶台月,翠鬓笼松楚岫云”,属于虽无十分容貌、也有些动人颜色的富贵型。
  金翠莲确实不是本分的人,她是要凭借姿色去换取安逸荣华的拜金女,和今天一心要“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能“坐在自行车上笑”的二奶、小三是一个德行,可这也不能完全怪她。
  世风如此,小男生都是和史进一样崇拜古惑仔的杀马特少年,小女生一心要做钻石王老五的小阿娇也是正常的。可残酷的现实是,金翠莲们精明地算计着老板们的腰包,而见惯世面又狡猾狠辣的老板们,只把她们看做送上门来的小白羊,玩腻味之后,心不黑的,把她们一脚蹬开,心黑的,则会把她们一身的羊肉、羊血、羊皮、羊毛,一起打包起来去换成钱。
  不愿屈服于大户老爷淫威的烈女潘金莲,被强配给了武大郎,终于被戕害成了淫人毒妇。
  一心要拿身体作本钱邀取富贵的职业二奶金翠莲,以残柳败絮之身,竟然能二次卖出好价钱,得遇赵员外这样的体己人,实现了当二奶的人生理想。

  这是施耐庵的价值观有问题呢,还是这本就是一个黑白颠倒、逼良为娼的人间地狱?
  日期:2018-09-14 15:55:41
  6、郑屠该不该死
  金翠莲与郑屠的纠纷,用金翠莲的话讲,是一起骗色骗财的合同欺诈,是有预谋、有套路、有方案的成熟模式。金翠莲先是被强媒硬保给人做妾,然后变成了典身三千贯、虚钱实契被要走了身子,接下来是被包养三月、突然主妇出来捉奸被驱逐、落了个人财一场空,最后郑屠拿着合同,说金翠莲违约、需偿还他本金,父女二人被逼、只好靠卖唱去还被合同诈骗欠下的巨款。
  金翠莲从给人做妾、到不追究虚钱实契、到安心作了三个月的小三,都是心甘情愿的,这不奇怪,因为她的目标只是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
  但郑屠夫妇显然是更恶毒的一种,他们利用二奶市场蓬勃的行情,娴熟地开发出了夫妻店的经营模式,骗色可能都只是骗财的套路需要,他们是真正的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霸,他们是那个暗黑世界里狰狞的牛头马面。郑屠不死,则法网恢恢终有漏,郑屠不死,则朗朗乾坤还是黑。
  7、鲁达救金翠莲的动机
  有人怀疑鲁达救金翠莲的动机,一口咬定他是见色起意、色迷心窍,这只能说,龌龊的人自有龌蹉的心思。
  金翠莲确实不是一个本分人,但她确实是受害者。怒目金刚又纯净如孩童的鲁达,发怒的根本是腌臜泼才也敢这等欺负人,他是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的人,所以才会听完就要急吼吼地去打抱不平,所以才会史李二人三五次才劝下来。
  面对这样一件毫不相干的不平事,富二代、古惑仔史大郎拿出十两银子后,就又匆匆地踏入了自己的生活。
  普通人、小屁民李忠在受了一番折辱后,就又默默地一头扎进了自己的生活不易,也许在某个酒酣耳热的饭局上,他会想起这段不愉快的经历,吹嘘一把东京城里郑大官人白睡女人还能反咬一口的威风。
  只有这地狱里大步走来的活佛鲁达,才会因为不相干人的不相干事,把自己气得“晚饭也不吃、憋着一肚子气愤愤地睡了”,因为他的怒火是对着邪恶的,他的气只会为别人的不平而生。
  8、鲁达拳打镇关西的动机
  有人会理直气壮地说,鲁达的暴起是为了面子,因为鲁达拳打镇关西前的诘问是“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叫做镇关西”,其实,这句话是掉了一个“的”字的,应是“洒家始投的老种经略相公”,也就是说鲁达说的不枉叫镇关西的应该是老种种师道,毕竟关西五路廉访史可要比提辖大的没边没沿了。鲁达气愤的根本还是,腌臜泼才也敢仗势欺人的嚣张气焰,并不是什么郑屠抢了他镇关西的名头,因为他本就不是什么镇关西。

  有人会质疑,正团级干部鲁达为何不走法律途径去解决郑屠欺男霸女的问题,有人解释说是因为他在体制内深知官府黑暗。
  其实不然,毕竟一个军官要以正当理由找一个爆发户的晦气,还是很容易的。之所以不这样,除了鲁达的脾性之外,最主要的是,金翠莲的事确实是占情不占理,白纸黑字的合同、一清二楚的违约,是法律途径根本走不通的哑巴亏。况且郑屠本就是一个为官府敛财的爪牙式的蒋门神,他的会钻法律空子的狡黠,显然是背后官场老板的教导和授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