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4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9-13 15:08:34
  “不知道你对素食有没有兴趣,我自作主张了。”韩牧之翻着菜单。
  “可以。”我环顾着四周的环境,来这里吃饭,我就没想过吃饱,只是吃个情调罢了。人也真是奇怪,总爱把钱花在心理需求的满足上,而不是物有所值。
  不多时,菜上来了,名字听着诗情画意,什么“荠麦青青”“桥边红药”,我不忍下筷,笑道:“这菜倒不是吃的,是看的。北京有家大董,菜名就是这个调调。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老板。”
  “也许。一个朋友推荐了说这里装修环境非常不错,我就带你来了。”韩牧之满意地看着四周。
  我的心突了一下,当韩牧之提到“一个朋友”的时候,我莫名地发酸。在南城,韩牧之是我唯一的朋友,可我却是韩牧之众多朋友里的一个。这种不对等,让我的心闷闷地疼,尽管很无理。
  看我沉闷,韩牧之补了一句:“其实,也不算朋友,只是个熟人,以前的同事。”他总是能轻松看透我的心思。
  我不好意思地低头品着松茸汤,韩牧之看着我微笑:“你做什么都很认真,尤其是吃饭。”
  “是不是,有点像个吃货?”我眯眼笑了。
  “是,不过,是个很可爱的小吃货。”韩牧之说着,从身边的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我,“送你的。”

  我接过来笑道:“不时不节,送什么礼?”打开一看,一块漂亮的浪琴手表,款式简单大方。
  “这礼物太贵了,我不能要。”我把盒子递还给韩牧之。
  “你手表不是坏了么?”韩牧之站起来,把我的手牵起,我微微挣扎了下,却没挣脱。韩牧之帮我把手表戴上,温声道,“也不是多贵重,和我不需要客气。”
  我的心没来由一丝慌乱,这三年,韩牧之的关心一直如缕不绝,却不逾矩,我只当朋友的温暖。可最近这一年多,他渐渐升温,让我有点措手不及。韩牧之没有松开我的手,目光里有丝灼热的温度:“可乔,你的生活里,还不准备多个人吗?”
  我慌忙把手抽了出来,尴尬地捋了捋头发,吭吭哧哧道:“可以,可以考虑找个小姑娘合租。”
  韩牧之的目光暗淡了下来,无奈地扯了扯唇际:“你啊,你知道我说的不是——”
  我打断他,低头说道:“牧之,你知道,我是因为姐姐,才认识的你。姐姐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坚强,但内心灵动、飘逸,又温柔。她是个值得任何男人呵护的女人。”我渴求地抬眸看着韩牧之,“你们大学就认识,你应该——”

  “你就别给我当红娘了,我还不够吗?”韩牧之的眸子闪过一丝无奈,我噗嗤一笑。韩牧之的父母在老家,南城有个姨妈,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就是给韩牧之介绍相亲对象,高矮胖瘦品味各种独特。韩牧之不肯约见,就常有姑娘跑到诊所要看他,惹他头大。成了诊所小姑娘的笑谈。
  日期:2018-09-14 09:17:50
  “再说了,可乔,我和你说过很多次,我和可怡,是大学时代的懵懂,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你别再给我做红娘了。可怡,她需要更有力量的人给她呵护。”韩牧之长叹了口气,“她最近有和你联系过吗?”
  “没有。”我低头扯着手指,多久了,半个月?还是一个月?可怡已经没有音讯了,我们从亲密无间到现在这样,好像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每次都要我主动找她,她有时间就回复,没时间就不接电话,或者要过很久才理我,甚至忽略。唯一她主动找我,就是每个月还给我打一次钱,像以前一样。我好几次告诉她我自己已经年薪不少了,可她依旧如此。
  “你们两个,真是两种性格,她是外刚内柔,你是外柔内刚。”韩牧之笑着摇摇头,顿了顿说道,“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帮她——”韩牧之在琢磨着措辞,后面的字斟酌着说。
  “她没有病,她的心理也没问题。”我冷冷看着韩牧之,声音突然提高。我不允许他这么说姐姐。我了解姐姐,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人,她只是需要时间恢复。有抑郁情绪不等于有抑郁症。

  韩牧之笑笑:“可乔,不要敏感。我的意思是,你们是姐妹,你可以试着和她谈谈,纾解她心里的——苦闷。”韩牧之措辞认真。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就像外科医生没法给自己的亲人做手术,心理学上是不提倡“双重关系”的。即避免自己的亲友成为来访者。不是没有道理,我面对可怡,会失去所有的方案套路,完全暴露在她面前,又怎么给她疏导?每当想起这个,都会很难受,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却没有办法给最亲的人一点点帮助,我有点痛恨自己的无能。
  我站起来,对韩牧之道:“我去下洗手间。”说完像逃一般冲出了包间。每次提到这个话题,我都会压抑到喘不过气。
  顾不得服务生的询问,我顺着标识向洗手间快速走去,我想洗个脸缓缓,我需要冷静。却在洗手池边迎头撞在了一个坚实的肩膀上,我抬起头,和那人四目相对,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忽然抬手用力握着我的肩,身子一倾,吐了出来。
  啊!我心里一万只羊驼呼啸而过。左边胳膊不忍直视。糊了一坨又一坨,我僵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个表情。那人用力睁了睁醉得惺忪的眼睛,用力扯起我的左胳膊放到洗手池里,打开水龙头就冲,声音低沉带着一分醉意:“抱歉了。”
  日期:2018-09-14 09:18:00
  “怎么回事啊。”我反应过来,急忙挣脱,从一旁拽出擦手纸,手忙脚乱地擦着,刚戴上的浪琴,就这么废了啊,一边抬眸看着那人,“麻烦你清醒一点——”待看清楚,我收住了话头,“是你?”
  我对面站着的,竟然是那个目空一切的陆曾翰,我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他。
  陆曾翰眯着眼仔细瞅了瞅我,勾唇笑道:“是爱生气的辛医生啊。真巧。”
  这话我没法接…我愣了几秒钟,看着他淡淡说道:“我看你还需要预约我的疗时,你最迫切需要治疗的是酒中毒,艺术疗法在这方面有奇效。”说完我低头继续擦着胳膊。
  “好,我考虑考虑。”陆曾翰的舌头都捋不直了,看着又要往我身边晃着吐,我忙一把把他扯到洗脸池边。半晌,陆曾翰抬眸看着我幽幽地笑:“又不想吐了。”
  “那你自便。”我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包间快步走去,这人,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日期:2018-09-17 10:18:46
  回到包间,韩牧之看着气呼呼的我不禁微笑:“怎么了?谁竟然能把你气成这样?”
  我抬起左手:“还不是那个古怪的陆曾翰,拜他所赐,你的浪琴已经报废了。”

  “陆曾翰?”韩牧之微微蹙眉,“又是他?怎么会这么巧。”
  我把手表摘下来放到盒子里:“明天我去商场看看能不能修。他可真是个讨债鬼。”
  “不要紧,我去吧,应该可以修。”韩牧之把盒子收起来。
  话没说完,服务生敲门进来,端进来两个精致的小菜,说道:“老板送的。”
  我和韩牧之面面相觑,服务生接着说道:“陆先生说你们是他的朋友。”

  “陆先生?陆曾翰?是你们老板?”我好奇问道。
  “哦,不,不。”服务生答着,“我们店是远航旗下的,老板和陆先生是老朋友了,我们这家店还是陆先生和老板一起设计装修的呢。”服务生一幅引以为傲的神情。
  “你们老板是男是女?”我本来不想八卦,可是涉及到怪人陆曾翰,我忍不住又多嘴问。
  “是男的,老板娘是女的。”服务生礼貌地说着,“祝您二位用餐愉快。”说完走了出去。

  我尝了尝送的小菜,凉拌螺肉非常爽口而有嚼劲,正要夸几句,看韩牧之的脸色不太好看,我止住了筷子。
  “吃好了吗?我们去外面散散步。”韩牧之问道。
  “嗯,饱了。”我站起身,和韩牧之出了这座叫“雅筑”的山庄,海风吹来,夹着丝丝热气,把我拉回了现实。山庄内外,是两个世界。
  日期:2018-09-17 10:18:53
  “远航到底是个什么公司,我怎么觉得哪儿哪儿都看得到这家牌子?”我脑子里浮现出满大街随处可见的远航招牌,“而且遍布各行各业,有房地产,还有餐饮。”

  “南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船舶融资租赁是主业,别的也搞。这两年发展得尤其大。”韩牧之的语气有些迟疑。
  “船舶融资租赁?是什么?”我诧异,这个名字太陌生。
  “一种融资模式,主要是给那些搞船运的公司融资买船后再租给他们。”韩牧之答道,“有点复杂。远航搞融资,也搞船运。”顿了顿,韩牧之说道,“如果这家店是远航的,那陆曾翰在这也不奇怪。”
  “为什么?”我捋了捋海风吹乱的头发问道。
  “他是远航的CEO。”韩牧之回答。
  “是吗?你查了他?”我有些不可置信,他那么年轻嘴那么毒,竟然是个CEO?
  “上次你说他有点怪,我就去查了查。毕竟万一他真的是个危险分子,我们也要做好预警。远航的网站上就有他的信息。来远航半年,就做到了远航地产的CEO,因为和老板儿子关系铁,从地产转到船舶,打进了核心层。”韩牧之接着说道,“这个人很不简单。远航的的命脉是船舶,他等于掐上了远航的生命线。”
  “你查得够详细。”我笑笑。
  “不仅如此,”韩牧之深深看了我一眼,“你的案主,贺小敏出事的别墅,正是远航老板邹士昭名下的。就在贺小敏找你诊疗的前后脚陆曾翰也来找你,都和远航有联系。我觉得,这不是简单的巧合,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
  我愣在了那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