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艺术治疗师,谈谈我见的那些命案》
第3节

作者: AI文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静静站在一旁,等着她情绪恢复。过了许久,她才缓缓站起来,坐到刚才的椅子上,脸上的神情不再茫然,而是痛苦。我坐到她对面,问道:“刚才你睡着了吗?”

  小敏没有吭声,眉头紧紧皱起。我继续问道:“做梦了吗?还是看到了什么?”小敏打了个寒颤,转过了头。不管我说什么,只盯着墙上的一幅画,而且是很认真地在看。
  日期:2018-09-13 13:50:39
  我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一套卡片,抽了一张给她,那是一个女孩的简笔线条画:“可以给她画上衣服吗?”我取出一套彩铅放到桌上。
  小敏扫了一眼卡片上的女孩,只犹豫了一下,微颤着手从盒子里用力拔出彩铅,没有看颜色,就给女孩的身上涂上去,她涂得用力而密集,盯着卡片的眼睛渐渐发直,手越来越快,几乎把卡片划破。
  我轻声制止着:“小敏,好了,已经够了。她的衣服已经穿好了。”

  小敏充耳不闻,继续涂抹着卡片,用力到几乎划透纸面,我按上了小敏的手:“可以了。”小敏力气极大,使劲推开了我的手,手里的彩铅把我的手背拉了一个口子,小敏情绪激动起来,面部抽搐,挥舞着双手,我忙用力抓着她的手。外间的警官听到动静冲了进来,把小敏扯住。
  杨警官看到我手背上的血一惊:“辛老师,你的手受伤了。”小敏这才从激动的情绪里稍微恢复,脸上露出了释放后的轻松,但看到我流血的手背怔住了。
  我对小敏笑笑:“不要紧。”转而对杨警官说道,“需要时间,让她平复一下情绪,过几天再来吧。”看到小敏又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画,我的心一动:“小敏,我随时欢迎你来。如果你不愿意说话,来我这里坐一会,画画儿,都可以。”小敏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丝歉疚,夹着犹豫,随后跟着杨警官他们走了出去。
  我坐在诊疗室写着报告:“一般资料:贺小敏,女,22岁,大四学生。主诉:PTSD。自述:无。”不能说话,可怎么沟通呢?我拿起小敏画的衣服,细细看着。画画的方式,是心理治疗中“疏离”机制常规运用,把来访者的问题,用画中人物代替,可以降低来访者的心理压力和焦虑。只是,还没到了谈的阶段,刚在表达的阶段就被迫中止了。

  韩牧之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拿着一只药品箱,看向我的目光满是痛惜:“也不知道爱护自己。”说着取出碘伏和纱布,拿起我的手,“忍着点疼。”
  “疼倒是还好,只是可惜了我的手表。唉。”刚才和小敏的揪扯中,没注意我的表带都被扯断了。虽说不是什么值钱的名表,但也伴随了我好几年。“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这诊所里的风吹草动我什么不知道。”韩牧之给我包扎好后,看着我几分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有丨警丨察来,更不知道她的情况这么严重,有攻击性。早知这样,我推了就好了。”
  “不要紧,”我微笑道,“也不是谁都有机会协助警方破案。我还挺荣幸的。只是,”我轻声叹气,“真不知道小敏到底遭受了什么,一个大学生,为什么会跑到别墅里去呢?”
  “你呀,就是太不接地气了。”韩牧之摇头,“现在的大学生,早就不像我们那时候死读书了。你看看新闻,网络主播,裸贷,实习生,大学生的活动范围再不是两点一线了。这个案子,虽然警方压着,但坊间早就传得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都说什么了?”我不解。
  韩牧之耸耸肩:“我也不知道。但总之,案主应该是自愿到别墅里的。如果她能像你一样理智、保守,这种事也许可以避免。”韩牧之看着我的眼光很深,里面有让我害怕的小火苗。
  我转过身去:“你并不了解我。”
  日期:2018-09-13 14:13:42
  看我表情不自在,韩牧之转移话题:“对了,案主那边,有进展吗?”
  “第一次,来访者肯定还是封闭自我的。不过,她对画画有反应。”我拿起小敏画的衣服。虽然她是随手拿起的彩铅,可用的是深灰色,涂在纸上一片压抑。
  小敏画了一件连衣裙:圆领,说明小敏内心其实很保守,这和她今天来时的装扮相符;衣袖上有纽扣,表示她内心充满依赖性;裙子拖地,内心压抑恐惧,没有安全感;同时裙子向右偏移很多,被右侧的纸边界切断,表示想逃离过去的人和事,内心矛盾又不知所措。而小敏所有的线条都生硬断续,毫不流畅,表示内心紧张,直到最后发泄的几笔终于顺畅了些。
  可是有两个奇怪的地方,一个是衣袖是七分袖,而不是长袖;而另一个,她在女孩周围画了很多像杂草的东西,小敏最后的发泄全都是在画这些杂草。从绘画分析上来讲,这些杂草一定代表着什么。可是代表着什么呢?我眉头蹙了起来,陷入思索,连韩牧之什么时候出去的都不知道。
  不觉夕阳已沉,韩牧之再次推门进来:“还琢磨呢?”
  我一边在电脑上查着资料一边看了下时钟,已经7点了,我伸了个懒腰:“一工作起来,时间就像飞一样。”
  “收工了。”韩牧之拍拍我的肩,“民以食为天,别琢磨不出别人的心思,先把自己饿坏了。”

  我笑笑,把东西收好,和韩牧之出去,走到前台,忽然想起什么,问道:“这几天有没有一位陆先生预约?”
  “没有。”前台答着。韩牧之看向我若有所思。
  “如果陆先生再次预约,帮我优先安排。”
  “你对他,很特别。”韩牧之深看着我,“为什么?”
  “不知道。”我叹了口气,“自从那天他来过,我已经连着三晚做噩梦了,总是梦到杀人了。我想,如果不把他的心理问题解决了,我的心理该出问题了。”
  韩牧之摇头微笑:“你做噩梦是自己独居的问题,不是他的问题。可乔,我一直建议你找个伴儿合租,也更安全,为什么不呢?”

  我抿唇:“大概大学时八个人一间宿舍住淘了。”封闭自己,是每个人内心蛰伏着的蠢蠢欲动,包括心理治疗师。
  韩牧之定的餐厅在海边栈道旁的一座山庄里,有点私人会所的味道,幽暗的灯光打在长着青苔的石板路上,静谧得如油画般。我拾阶而上,打趣道:“你今天怎么想起来这么高大上的地方了?发大财了?”
  “给你压惊,怎么也得挑个好地方。”韩牧之微笑着,缓缓跟在我后面,“刚开了两个月,据说很不错。”
  “雅筑,好名字。”我看着门口颇为古雅的匾额,不觉念了出来。韩牧之的品味还是一如既往地不错,即便是小馆子,也总选有些情调的,何况是大手笔。
  这里的私密性很好,一进门便有穿着汉服的服务员把我们引入包厢,屋内是红木家具的陈设,配着禅意的画和檀香的味道,装修和色调实在令人醉心,我一时有些心摇神荡。这样的环境,纵然心里有再多的压力和不快,也一扫而空了。只想静静地坐下来,吃点东西,喝盏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