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脑终于发出了剧痛的信号,他立刻杀猪般的惨嚎起来,声音之大,连宴会大厅门外的保安都听到了。
  再看萧晋,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笑意,目光冰冷犹如数九寒冬,仿佛夏承福的嚎叫是什么美妙的音乐一样,信手捏起餐刀在指尖耍了个花,然后扯过餐巾往夏承福的手腕上一盖,同时将餐刀伸了进去。
  餐刀是钝刃带齿的款式,不锋利,但切起肉来却很方便,当然,切活人的肉时,所能带来的痛苦也会是锋利刀刃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萧晋都还没正式的切,只是在夏承福的手腕上锯出了一条口子,他的叫声就又提高了一个八度。
  “萧晋!你放开我!我是夏凝海的亲堂弟,是凝海实业的股东,再不放开我,我发誓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啊——!!”
  萧晋目光一厉,一股暗劲就涌到手上,餐刀的锯齿瞬间就向下又切割了几毫米。“这种时候还能向爷儿撂狠话,不得不说,你的表现让我很意外啊!继续,不要停,千万千万要忍住别求饶哦!宴会厅里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可不能把你们夏家的脸面给掉地上。”

  说话时,他手上的动作不紧不慢,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连刀尖来回锯割的幅度都一模一样,稳定程度堪比正在进行手术的名医。
  因为有餐巾布的遮盖,所以并没有鲜血迸溅到他的身上,只是那块餐巾布已经全被染红,几乎看不出一点白色。
  用餐刀生生的切割一个大活人的手,这一幕给人的视觉冲击力绝对不是直接一刀砍断可以相比的,附近的宾客纷纷后退远离,不少贵妇小姐更是吓得尖叫起来,那两个夏承福的狗腿子早已跌坐在地上,其中一个看上去很想挣扎着起来,但无奈手脚发软,另一个干脆已经湿了裤裆,看萧晋的眼神仿佛在看鬼一样。
  梁喜春是除夏承福之外距离萧晋最近的一个人,当第一股鲜血湿透餐巾布的时候,她的脸色就变得惨白如纸,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随着餐巾布越来越红,她的脸上也渐渐开始出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萧晋,里面满是毫不掩饰的激动与崇慕。
  就像完全当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似的,萧晋只是表情冷漠的看着惨叫的夏承福,手里动作没有受到任何外在因素影响,依然不紧不慢的切割着。
  “……啊啊啊啊——,萧……萧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坚持了还不到半分钟,夏承福就大哭着求饶起来,湿漉漉的头脸上分不清到底是之前的酒液还是汗水,快要从眼眶里突出来的眼珠子就跟他手腕上盖的那块餐巾布一样,已经完全看不到一点白色。
  萧晋动作不停,声音也没有丝毫的起伏:“夏先生,夏家的名誉容不得他人半分侮辱,这句话可是你亲口说的。”
  “我错了!我瞎说的!我在夏家狗屁都不是,我……我就是在装逼而已啊……”夏承福放声大哭,口水从他张开的嘴巴里滴落出来,拉出一条又长又恶心的银丝。
  “喂!你说话怎么都没个准呀!一会儿这样一会又那样,到底是怎样?你是不是夏家人啊?”
  “不是!我不是夏家人,从今往后我都不当夏家人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夏承福这句话刚刚喊完,从宴会厅的角落里就冲过来四五个身穿西装的大汉,冲萧晋吼道:“萧先生,请您住手!”
  看上去一个个凶神恶煞,态度却很客气。紧接着,乔木会馆很有眼力见儿的安保队长也带着人跑过来站在了萧晋身后,人手一根橡胶棒,气势十足。
  远远地看见夏凝海带着几个人黑着脸走过来,萧晋嘴角勾起,随手丢掉餐刀,手掌往旁边一放,早就准备好湿巾的梁喜春就立刻为他细心的擦拭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看看夏承福被钉在桌子上的右手,以及已经被锯掉了一半的手腕,夏凝海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面色阴沉望着萧晋质问道,“小子,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萧晋一脸的无所谓:“这个人调戏我的人不成就动手打人,还说自己可以代表整个夏家,我很好奇,所以就验证了一下,不过看来结果很不好,为了求饶,他已经自我驱逐出了夏氏一族,夏叔叔,为了您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声誉着想,我个人建议您还是尽快将他的名字从族谱中划掉比较好。”
  “我夏氏一族的事情,自然由我夏家来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夏凝海看上去非常的恼火,这可吓坏了他身后的夏愔愔,虽然她对萧晋做的这件事也有些不满,但如果父亲因此而跟萧晋决裂,却是她绝对不想见到的。然而,让她欣慰的是,萧晋好像突然乖顺了许多,非但没有顶嘴,还递给她一个充满了歉意的温柔笑容。

  “堂哥!堂哥救命啊!”夏凝海的出现自然让夏承福重新恢复了底气,扯着嗓子嘶喊,“这姓萧的敢在愔愔的生日宴上当众这么对我,显然是根本没有把我们夏家放在眼里啊,堂哥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的教训他,我要打断他的……”
  “你给老子闭嘴!”夏凝海狠狠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怒声道:“萧晋是否对我不敬,这个我自然会判断,你先告诉我,他刚刚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
  夏承福一滞,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就很用力的摇头道:“不是!他撒谎!他说的都是假的!”
  “哦?”夏凝海眼睛眯起,“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调戏萧晋的人,更没有动手打人喽!承福,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因为如果事后让我查出来你胆敢骗我,那我会亲自把你剩下的那一半手脖子也给砍下来!”
  夏承福怎么都没想到堂哥会是这样的反应,心里也终于隐隐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萧晋敢如此嚣张?为什么之前侄女会当众为了他而教训自己这个长辈?很明显,这姓萧的并不仅仅只是夏家的合作伙伴那么简单啊!
  浓浓的悔意袭上心头,他的脑袋却慢慢垂了下去,嗫嚅着说:“我……我只是想和梁小姐交个朋友,一开始并没有要伤害她的意思……”

  “一开始?”夏凝海声音阴沉地打断,“也就是说,之后你还是动手打了人家,对不对?”
  “是……不过我就……就踢了几脚,你看,梁小姐好好的,根本没有受伤。”
  夏承福指了指梁喜春,试图以此来证明什么,不过这显然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夏凝海脸上的怒火又旺盛了几分。
  “一个大男人,当众调戏一个弱女子不成就动手打人,还‘就踢了几脚’,我夏凝海虽不敢说英雄一世,但也算光明磊落了大半辈子,怎么就会有你这么孬种的堂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