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822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惜君看到陌生的凤凰,也是露出了警惕之色,下意识的问凤凰怎么在这里,毕竟这里还是她蛊门的地方。
  凤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雨赶紧在柳惜君耳边说了几句,柳惜君立马大惊,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我刚才下去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哆嗦了一下,你是不是想杀我?”
  “你觉得呢?”凤凰反问。
  我走过去让柳惜君别说了,她犹豫了一下,真的没有开口了,不过盯着我的目光依旧是很不爽。
  雨与凤凰认识,也过来和凤凰说了几句,凤凰也开口,不再那么高冷,雨之所以没有提她,居然也是凤凰自己的意思,我诧异起来。

  这凤凰是做了其他的事?毕竟我记得徐福可是要她做什么事的?难道这几天她已经默默的做了?
  我看凤凰再和雨说了几句,准备要离开的样子了,她撇头看着我问,“李天你要不要回昆仑?灰雅儿可能较无聊的。”
  第七百七十四章我回去了
  凤凰不这么问,我其实也想回昆仑看看灰雅儿,毕竟感觉真的好久没有看到她了,这么一想,我脑海里面便是浮现出她的身影了。
  不过我得处理好陈三刀的事之后才会去昆仑一趟,凤凰听到我这么说,也没多意外。
  只是微微点头,她说准备晚直接飞回去,我犹豫了一下问,“你确定灰雅儿一直在昆仑?”
  凤凰颇为诧异,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出这话,她想了想点头,“应该在,我走的时候和她说了,不要让她到处乱跑,不然可能会遇到昆仑其他人的。”

  “其他人?”我惊讶起来。
  “你不知道昆仑是谁的地方?”凤凰道。
  我瞬间想到了谁,顿时点头了。
  凤凰自己离开了,现在还是白天,她自然是不能露出原形飞回去的,她得等到晚,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还要去做其他的事的样子。
  她也没有主动说的意思,我自然不好去问了。
  她离开了,柳惜君也说回去,我尴尬的说让她等一下,毕竟查先生还在昏迷之呢。

  柳惜君瞪了我一眼,“他会忘记今天的一切,但你还帮他的话,我柳惜君跟你没玩!”
  我无语点头,“其实我也没准备……”
  柳惜君摇头,“我不再相信你了,你是混蛋!”
  我心崩溃的没有说话,我感觉我不帮查先生其实是在把帮他,毕竟柳惜君又能吃,脾气又大,做老婆岂不是跟在地狱差不多了?
  她盯着还在昏迷的查先生,随即看向了唐曼,“门主,谢谢你收留我,但这个人,他太坏了,希望你扣他工资。”
  柳惜君指着我向唐曼告状。

  唐曼撇头看了我一眼,点头,“嗯,我会的,他一年工资都没有了,满意不?”
  “谢谢门主。”
  柳惜君说完这话,朝外面走去。
  雨无奈的去照顾查先生,而我看着唐曼,她道,“别看我,看我,你的工资也没了。”
  我笑了笑,说我不介意,之后在术门一直不拿工资都行,她摇头,“随你。”
  在这里等了一会,查先生终于醒了过来,他一脸茫然的样子,似乎真的想不起刚才发生的事了,雨说我们几个一起过来了,但是他晕倒了,只能编这么一个理由了。
  查先生看我也在点头,也茫然的也点头了。
  我问他到底想让我做什么,他摇头说头很痛,以后再说,他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是顺水推舟的说没问题了。
  雨开查先生的车送他回去,而唐曼开雨的车,我们回陈家。
  唐曼一路都没有说话,到了陈家之后,她回房间了,而我在客厅呼吸吐纳,到了饭点我去做饭,我们两个一起吃,她又回房间,而我继续呆在客厅里。
  这么在陈家度过了三四天。

  这天晚我躺在地睡觉,因为太晚了,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房间里面传出了唐曼的声音,“睡了吗?”
  我本能的说没有,她声音清澈,应该是一直都没有睡,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她失眠了?
  我爬了起来,下意识问她饿了?她说不是。
  我好的站起来,走到了房间门边,想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不过我刚到房间门口,唐曼说,“你可以进来,我门没关。”
  我尴尬的推开了房门,看到唐曼坐在床边,双膝还有一本书,我是看不出她熬夜的痕迹,不过她确实是没有睡。
  我问她怎么了?她摇头说没怎么,但是不说话,我只能坐在地,毕竟一个床,我也不知道坐哪里。

  她站起来,走了出去,然后将我打地铺的被子抱了进来,蹲下来给我铺好,我诧异的看着她,问她这是干什么?
  “你躺下,今天睡下来,我昨天做了一个梦,你打呼噜的声音应该可以不让我做噩梦。”唐曼认真的说道。
  我无语,我好像没有打呼噜啊。
  不过她这么说了,我自然是直接趟了下来,她的床离我这里还较远,也没什么。
  唐曼放下了书,也躺在了床,盖被子很快闭了眼睛。
  听到她呼吸均匀,我问她做什么噩梦了,她道,“是一些事,我有很多东西在别的地方,我找到了一些,但还有一些没有找到,所以有些事我不知道,我昨天梦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了,感觉很急,越急醒了,再也睡不着了,不过这时候听着你打呼噜的声音,不知怎么的,我又睡了。”
  我听得好笑,我打呼噜还有催眠的效果啊?
  “那睡了?”我问。
  “好。”唐曼说。
  我也快速的睡了过去,打不打呼噜我不知道,反正我感觉睡得很香,一夜之间的过了,早的时候我醒过来,看到唐曼早醒了,不过她愣愣的看着我。
  我看到她以后,她才撇过头去开始整理床,我问她昨晚睡得怎么样,她说很好很好。
  我笑了。
  我爬起来准备出去,听到了外面敲门的声音,我出去开门,看到我师傅盯着我,并直接走了进来,质问的问,“你们睡一个房间?”
  我摇头,我睡地铺,这算什么睡一个房间?
  他直接走进房间里面,看到唐曼正在为我的地铺整理,我师傅冷哼了一声,唐曼立马站了起来,她有些少有的拘谨。

  “臭小子,你去看看你外祖父,命我已经改了。”我师傅没有看我,却是对我说了一句。
  我听了这话,心一喜,不过却没有动,我师傅回头瞪着我,一脚踹了过来,想把我赶出去。
  我急忙躲开了,我师傅又踹了我一脚,我哎呦了一声,其实不痛,从小到大师傅都没打过我。
  “别打他……”
  唐曼开口了,“李天,你去看看你外祖父。”
  “可是……”我犹豫了。
  “怎么你还怕我把她杀了?”我师傅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无语了,“师傅你打得过她吗?”
  我师傅大怒的又踹过来一脚,我急忙跑了出去,回头看了一眼唐曼,她露出一丝微笑,我点头赶紧朝陈三刀房间跑去。
  很快到了陈三刀的房间,我敲了一下门,看到了陈三刀躺在椅子,我看到他面色已经差不多恢复正常了,不过命宫之还有一些死气没有散去,这几天能成这样,已经算是让我惊喜异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