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3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欣赏《图兰朵》歌剧都是高素质群体,尽管有象方晟之流滥竽充数者,也得装模作样正襟危坐,看不懂也做出乐在其中的神情。
  努力全神贯注看了十分钟,始终是个虎背熊腰、身形壮硕的女高音站在台边引吭高歌,方晟终于撑不住了,悄悄以手掩口连打两个呵欠。
  突然左腰部位被轻轻挠了两下,方晟张大的嘴顿时僵住:他已察觉是范晓灵的手!
  原来刚坐下就被范晓灵发现了!

  就在愣神工夫,那只手灵巧地沿着裤缝游走到下面敏感部位,还在上面划了个圈。
  方晟冷汗都下来了,僵在座位上一动都不敢动。
  无论被韩青还是徐璃看到,都将掀起轩然大波!
  仿佛故意逗他,那只手又往上移动,在他肚子上按了按,然后又快速下移依然回到画圈的部位,微微加了点力。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让方晟心惊肉跳的按摩,没有半分香艳,却充满极度危险的威胁!

  可能顾忌被两侧看到,范晓灵把握的时机非常准:每每在舞台灯光黯淡,观众席一片漆黑时动手;一旦灯光亮起来立即缩回去,神情自若目不斜视。
  方晟看出来了,范晓灵压根不是挑逗,而是存心捉弄自己!
  她恨方晟始终没接受自己,却大模大样陪徐璃看歌剧。
  眼见得范晓灵手劲越来越重,要命的是在她巧妙按摩下那里居然不争气地有了反应,令方晟羞愧得恨不得地面有洞钻进去!
  这样不行!万一被韩青发现可就身坏名裂了!

  方晟轻轻挪动一下身子,范晓灵赶紧把手抽回去。他调整下坐势,右手在徐璃手心写道:
  看左边。
  徐璃何等机灵,稍微前倾几度,眼角一扫立即发现韩青和范晓灵!
  娇躯微震,她飞快地在他手心里写道:
  马上撤。
  方晟求之不得,问道:何时?
  她回道:现在。
  随后两人低着头,在附近观众不满的目光下仓惶溜出去,掀开门帘,呼吸外面冷咧的空气,方晟这才松了口气。
  “好险呐,幸亏你发现得早,不然惨了。”徐璃心有余悸拍拍胸口说。
  “只要他们不东张西望也不没事,临散场前我们提前会儿出来效果差不多。”
  “你不知道呀?歌剧有中途休息时间,到时灯光全部打开,往哪儿跑?”
  方晟恍然,也觉得后怕。
  驱车驶出剧院大门时,徐璃突然说:“范晓灵……居然没发现你?”

  她终于回过神来,琢磨刚才的情况觉得不对劲。
  方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没想到大学生村官出身的我也有雅兴看歌剧吧。”
  “她是农村妇女干部出身,你俩半斤八两。”
  “哼,就知道你们这些大院里长大的打心眼瞧不起咱们基层上来的干部。”
  徐璃抛了个媚眼:“瞧不起能上床吗?”
  “那是我活好。”
  “别打岔,刚才……范晓灵坐你旁边真一点表示都没有?”
  “有表示咱俩还能全身而退?”
  “那倒是,她对我是有些忌妒的,”徐璃吃吃笑道,“要怪只能怪她不努力,从三滩镇到现在十年了,却没能把你勾引上手。”

  方晟怒道:“你当我是无知少女,谁都能勾引?”
  “因为你是意志不坚定的人。”
  “你……”
  方晟怒目圆睁,心里却清楚她说得没错,在美色诱惑的时候自己从来都是半推半就的,当然前提是瞧着顺眼。
  拿范晓灵来说,并非没有想法,甚至多次付诸实施,只可惜命运使然每每临门一脚出岔子。
  倘若顺利早在江业就拿下了。

  他意志坚定只有面对晏雨容的时候,从在三井庵遇见她起,他脑子里想着的全是“救赎”二字,发自内心要把如花似玉的少女从古寺孤灯解脱出来。尽管之后晏雨容一再示爱,还半真半假要陪寝,他始终没逾越那道底线,坚守住道德原则。
  在晏雨容的问题他无愧于心。
  当夜,方晟让徐璃切身领教了“意志不坚定”但“其它部位坚定”的问题……
  他攻势很猛,脑海中不时闪现剧场里范晓灵那只可恶的手,动啊摸啊揉啊,不由情绪高涨加紧频率和力度。

  战至酣处名器之花再度绽放,紧握之后一阵迫人魂魄地颤动,方晟猝然不及打了个寒战,当场缴械!
  “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啊!”方晟感叹道。
  “它是隐匿在阴暗角落的杀手,永远无法猜测何时出现,出现的方式,我也拿它没办法。”
  “倘若你能以意念控制住它,必将是世界级名妓。”

  徐璃笑道:“世界级,好让人神往的头衔哟,可惜还是只伺候你一个大爷,也没意思的。”
  “那就多找几个,我不介意。”
  “撒谎,肯定撒谎!”她说,“男人天生就有独占意识,女人不同……上次的承诺不变,只要鱼小婷同意,我完全同意三人行。”
  “好让人神往的想法哟,”方晟模仿她的口吻说,“可惜不可能实施。”

  两人说说笑笑一会儿,徐璃不肯再战,遂相拥而眠。
  清晨六点,方晟独自驱车回鄞峡。
  开至半途接到范晓灵的电话,不吱声,就在里面吃吃地笑。
  方晟恼道:“昨晚差点出人命知道吗?要是老韩发觉新婚妻子公然跟别的男人**,还不当场杀了我?”
  “你是有夫之妇,公然跟离异少丨妇丨大庭广众之下看歌剧,不怕被传到网上去?”
  “欣赏歌剧是高雅活动,有助于淘冶情操,怕什么?”
  “我看你俩是又有情又有操!”
  方晟叹道:“晓灵,你已不是黄海基层妇女干部,说话斯文点。”
  “方哥,虽然咱俩只差最后一道防线没突破,但从心理距离讲我觉得没有不能说的话,你说呢?”
  “是,可以算最亲密的朋友。”
  “但男女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友谊,那道防线早晚得破吧?”
  方晟暴汗:“晓灵,你是有夫之妇,有夫之妇好不好!随便说说可以,不能乱来的!”
  范晓灵又吃吃笑:“少来了!徐璃、姜姝跟你好的时候不都是有夫之妇?相比未婚和离异,有夫之妇更安全,也更有经验嘛。”
  她真是什么都敢说。
  方晟连连摇头:“我在开车,不跟你说了,拜拜。”
  “等等,这次通电话有福利的,”范晓灵道,“昨天上午韩青到部里加班,你猜干什么?”
  “省里又要人事调整?”
  “再猜。”
  方晟眼珠一转:“关于鄞峡领导班子的调整?”
  “对啦——”她拉长声调故意卖关子。

  “晓灵,下次去省城请你喝茶,就咱俩。”他乖巧地说。
  “这还差不多,”她满意地说,“按肖挺指示组织部圈了七个候选人的名单,按常规要选两个,不过又有意见说最终只会一个,为防止万一多做几个材料没事。”
  “具体候选人呢?”
  “名字我都不熟悉,一听就忘,基本上没有鄞峡本地的,好像绵兰、舟顿、银山、梧湘、清树各一个,省直机关两个。”
  日期:2018-10-2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