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8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喜春被他命令坐在旁边,面前也有一盘牛排,只是她明显没什么胃口,坚持着吃了三分之一,就放下刀叉,忍不住问道:“先生,宴会都要结束了,夏凝海还没有派人来找您,是不是事情有变啊?”
  萧晋正好吃完了自己牛排,见她不吃了,就将她的盘子拉过来继续。“怎么?你着急报不了仇?”
  “您怎么还这么说啊?”梁喜春撅了撅嘴,“人家原本就不想让您因为这件事跟夏家产生矛盾的,万一回头愔愔小姐真成了主母之一,我还怕她记着这事儿呢!再说了,那个药方那么珍贵,就算是把夏承福宰了,我都觉着亏。”
  萧晋哈哈一笑,喝口酒冲下嘴里的牛肉,说:“放心吧!到了夏凝海这个级别,诚信就是他最大的依仗,言出法随是必须的,只不过是我所料有些偏差,他可能并不打算把我叫到什么私密的地方去,而是要等宴会厅里宾客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说。这都无所谓,只要今晚的事情能够传出去就行。
  至于愔愔那边,你就更不用担心了,将来她会进萧家的可能性很小,而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不会带着你的。”
  梁喜春闻言眨了眨眼,就凑近了些:“先生,您今晚抱着辛夫人的时候说沛芹姐一共给了您六个名额,那是不是就代表着,以后咱家里的主母就这么七位啊?在医馆里,我听敏敏说过,现在咱家住了四位,还有一位远在海外,再加上辛夫人,这有六个,可第七位是谁居然连她都不知道,难不成还是沛芹姐多给了您一个机动名额?”
  萧晋一怔,想起那个纯洁如玉的无声姑娘,脸上便浮现出一抹温暖的笑容来。
  郑云苓是萧晋目前唯一还在纠结的姑娘。更准确一点的讲,他其实是怕。

  身为一个好色花心的男人,那样的好姑娘他当然不想放弃,可郑云苓美好的就像春天里的第一只蝴蝶一样,他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生怕把人家给吓跑了。
  几天前借着巫雁行自杀的邪火才有胆子捅破了窗户纸,虽然结果不算坏,但他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不管是霸道总裁,还是无赖奶狗,都不适合去应对郑云苓的感情,他唯有像个患得患失的雏儿一样,笨拙的呵护和等待。
  “萧先生,来!我敬你一杯,算是对之前的无礼再向你表达一下歉意。”
  一个很讨厌的声音冲散了脑海里小哑巴美丽的脸蛋儿,萧晋抬起眼皮,就看见夏承福端着一杯红酒站在他的面前,肥脸上红红的,额头的油光能炒一盘菜,显然已经喝了不少酒。
  在夏承福的身后还跟了两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相貌和他有几分相似,不用问,肯定也是夏凝海近支的亲族了。
  稍微一琢磨,萧晋心里对于夏凝海的魄力和手段就不得不佩服起来。
  很明显,夏承福过来敬酒一定是夏凝海授意的,这么做的目的嘛,自然是为了送给他一个动手的由头,免得他待会儿找不到理由,给外人留下一个无故欺负人的飞扬跋扈印象。

  当然,这么做对夏凝海自己也是有好处的,萧晋无缘无故欺负他的亲堂弟,他要是不管就太没面子了,把一个喝醉了的夏承福主动送到萧晋面前,以萧晋的能力,分分钟就能变成被挑衅,这样一来,既满足了萧晋的要求,又显得他处事公正,不过分维护亲族。你好我好大家好,一举两得。
  最最关键的是,尽管萧晋明知道这些,也不得不承他这个人情。
  药方的实在利益要,人情也要,华夏第五富豪,绝不是白给的。
  余光瞄瞄之前夏愔愔所在的方向,姑娘的身影已经不在,估计是被夏凝海给叫走了。既然准老丈人把一切都给安排妥当,那他自然没有错过的道理。
  眼白一翻,他慢条斯理的擦擦嘴,向后靠在椅背上,点燃一支烟之后才悠悠地说:“夏先生,之前你不是还对自己的姓氏十分维护么?这又跑来敬酒道歉算怎么回事,就不怕堕你堂哥的威风了吗?”
  “你这是什么态度?”夏承福还没开口,他身后的一个青年人就不干了,瞪起眼喝道,“我们福叔主动过来是看在你正跟我们凝海实业合作的面子上,小子,警告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就是,”另一人接口道,“年纪不大,态度倒是嚣张得很,现在的年轻人啊,可比咱们当年要不知天高地厚的多哦!”
  听见这俩人竟然用长辈的口气教训萧晋,再看看萧晋脸上那越发灿烂起来的笑容,梁喜春心里就开始幸灾乐祸的为他们默哀:先生到龙朔才一年出头,就不知让多少个眼高于顶的中年人老年人低头认怂了,你们两个半大小子算什么东西?
  年纪不大都能成为你们凝海的合作伙伴,这已经足以说明了他的实力,连这点儿眼力见都没有,还有脸给人当狗腿子?不过,以夏承福的水平,配这样的狗腿子倒也合适。

  “你们两个闭嘴!”等两个人都说完了,夏承福才淡淡的开口,“萧先生是你们族伯重要的合作伙伴,也是我们家的贵宾,怎么可以这么无礼?”
  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教训,声音不严厉,也没有让道歉,两个青年人自然不会往心里去,都很不屑的哼了一声。
  “萧先生,”夏承福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表情很是傲然的又道,“就像之前我说的那样,夏家的名誉容不得他人半分侮辱,我来向你道歉正是因为这一点,同理,你不能对我堂哥、对‘夏’这个姓氏有丝毫不敬,也是因为这一点。”
  “哦!”萧晋一脸的恍然大悟,“夏先生的意思是说,你做错了事,来向我道歉是你夏家人的本分涵养使然,而我作为受害者,理应大度的接受并原谅,否则就是看不起夏家、对夏家不敬,是么?”
  夏承福矜持的微笑不语,模样要多装逼有多装逼,他身后的狗腿子倒是非常合格,立刻就替他说道:“就是这样!说句不客气的,以我们夏家如今的地位,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住我家人的道歉,这会儿要不是伯伯开了口,我们才懒得跑来跟你浪费口水。别废话了,赶紧把酒喝了,再特么装逼,老子就叫人把你打出去!”
  “好!果然不愧是夏家人,话说的真有气势!”萧晋哈哈大笑,声音自然吸引了宴会厅内不少人的目光。“既然你们的道歉我必须接受,那这杯酒确实不喝不行。”
  见他伸手拿向酒杯,夏承福脸上的笑意就越发傲慢起来。“本来嘛!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听我堂哥说,姓梁的这小妞儿不过是萧先生的一个下人而已,为了这么点儿小事就得罪重要的合作伙伴,也实在是太愚蠢……”
  话没能说完,因为萧晋的酒杯已经被拍碎在了他的脑袋上。酒杯很轻,杯壁也很薄,当然不会带来多少疼痛感,所以他只是懵逼了,顶着满头满脸的红酒液愣在那儿,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身后的两个夏家狗腿子也双双傻了眼,就像看到了一只兔子跳起来咬老虎一样,心里荒谬的感觉仿佛在做梦。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这是百分之百的现实,夏承福的体会则最为直观——他的手背上多了一柄叉子,萧晋之前吃牛排所用的叉子,叉尖穿透了他的手掌,深深的扎进桌面。
  日期:2018-09-1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