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6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尚想要取出自己藏在身上的长剑,才发现自己身藏长剑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就在他想不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然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随后姚广孝的左脸一阵剧痛。他不由自主的一闭眼,等到和尚再睁眼的时候,面前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腹地的变化……
  姚广孝、朱棣还有其他人都站在军营当中的空地上,一个老者正站在自己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和尚之后,说道:“再来一巴掌?”
  老人正是那位许久都没有露过面的大术士席应真了,他站在和尚的面前,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明白过来了吗?”
  此时,朱棣和军营里面所有的军官都跑到了空地上,身后的大营和周围的联营已经是一片火海。姚广孝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回想了刚才的场景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吴勉早就埋伏在弟子的身边了……弟子在作防着他施展幻术的手段之时,已经中了他的幻术……师尊,请您老人家施展手段,消除吴勉的幻术……”
  姚广孝说话的时候,军营当中已经是一片火海。刚才还在军帐当中和朱棣商议应该如何攻城的幕僚和将军们都眼神迷离的手里举着火把,挨个给帐篷点火。军营里面数万士兵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想要制止又不敢。当下他们只能退出了军营,一边向其他军营当中将军禀告这里发生的异事,一边还要看着军营里面的朱棣和其他的将军,防着他们玩火再把自己烧死。

  和尚是有本事将这些人都唤醒的,不过他不想在大术士的面前卖弄。而且让席应真破了吴勉的幻术,还可以给他们俩制造矛盾,这样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你也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现在还要术士爷爷我给你擦屁股。真不知道当年徐福怎么瞎了眼,收下你做弟子的……”席应真说了几句之后,对着空气说道:“白头发的,是你自己收了术法呢?还是术士爷爷我来动手?”
  席应真说完之后,半晌都不见有人回应。大术士哼了一声之后,随便对着天空抓了一把。随后就见大火空中飞快的飘过来黑压压的云彩,片刻之后,倾盆大雨从天上倾泻而下。将军营里面的大火熄灭之后,原本那些痴痴迷迷的人被大雨淋到之后,也都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本王怎么会在这里……”清醒过来的燕王看着身边场景的变化,心里明白这八成还是被吴勉的幻术愚弄了。不过姚广孝明明说他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不会被那个白发男人的幻术迷惑,可是到头来还是着了道。看起来吴勉的手段要比这个和尚高明的多……

  还在惊诧当中的燕王终于看到了站在和尚身边的白胡子老头,朱棣揉了揉眼,确定了这就是那位自己最后的依仗大术士席应真之后,他一溜小跑的到了大术士的身前。对着席应真施礼,说道:“怎么还惊动您老人家了……原本想着拿下京城之后,本王请老人家您搬到京城居住的。想不到战事不顺,中了城中修士的幻术。如果不是大术士您……”
  “朱棣,别拍术士爷爷的马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术士爷爷就说了,我不是保你,只是帮衬着自己的孩子不受别人欺负。”没等燕王说完,大术士已经十分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席应真对这个马上就要夺取天下的燕王颇不以为然,说话也是直接点名道姓,话语当中十分不客气。不过就是这样,朱棣也不敢露出丝毫不悦之情。还要陪着笑脸在一旁点头哈腰。
  说完之后,席应真不再理会姚广孝和朱棣,他向前走了两步,对着空气继续说道:“白头发的……你什么时候开始躲躲藏藏了?长得丑见不得人吗?现在外面一直都在传说你是天下术法第三人,这个说法有一阵子了,你的术法有没有再精进一层?现在弄不好已经在术士爷爷之上了吧?出来让术士爷爷见识一下你的手段……”
  “这里没有你的事……”席应真说完之后,那个吴勉独有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那个一身白的白发男人从倒塌的军帐大营方向走了出来。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大术士继续说道:“你弟子不能受别人的欺负,那么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子欺负别人呢?”
  “那就只能怪他们活该倒霉了,谁让他们没有个好师尊呢?”看到了吴勉出现之后,大术士冲着他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当年你还欠了术士爷爷一个嘴巴,这么多年了就算不要利息,那么本金是不是也应该还了?”
  吴勉用他招牌一样的笑容笑了一下,说道:“那么多年的事情了谁还记得?不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也许是你欠了我一个巴掌呢……”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身后出现了闪烁着秋水一样的光芒。斩鲲飞了出来,不过‘见’到了面前的席应真之后,这件法器竟然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它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认出来面前的人之后,斩鲲电闪一般的转身向后面的天空直射了出去。
  看着斩鲲化作了一道电光消失之后,大术士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他对着吴勉说道:“你这法器认得术士爷爷,它不敢招惹我。让你赤手空拳的过来又不大公平,要不要术士爷爷借你几件法器……”
  “老头儿你又找到了什么宝贝?怎么也不知道让我们人参看看……”没等席应真说完,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孩子的人头,随后那只人参娃娃从地下窜了出来。
  小任叁露面之后,直接跳到了席应真的身上。小家伙咯咯一笑,对着大术士说道:“老头儿,昨天我们人参还去了扬州,本来想去看看你的。不过你那宝贝徒弟说老头儿你勾搭上了一个小寡妇,被人家的小叔子捉奸在床。结果你被打断了一条腿,现在藏起来养伤……看着你也不像是被打断了腿啊……”
  听到小任叁张口就来挑拨自己和姚广孝的关系,席应真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意思。他反而哈哈大笑的抱起来了小任叁,在他粉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对着它说道:“我的儿,下次再想这么说的话,可不能再这么张口就来了。天底下哪个小叔子能把术士爷爷的腿打折?我又没有勾搭徐福的嫂子……”
  被席应真说穿,小任叁也没有一点不自在的地方。小家伙咯咯一笑之后,搂着大术士的脖子说道:“我们人参这不是在夸你吗,老头儿你来这里是要看我们人参的吗?你走错地方了……我们人参住在城里,走跟我们人参回家看看。咱们家有个叫焦大郎的管家,长的和徐福那个老小子一摸一样。老头儿你心里不痛快的话,就打他俩嘴巴……这里在打仗,乱七八糟的事情咱们不参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