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817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夹起青菜安静的吃了起来,我师傅吃了一会,非要拉着我喝酒,我拗不过,只能陪着一起喝酒,一杯一杯的灌我,我只感觉头越来越晕,眼睛越来越模糊。
  我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是我醉了,次严重多了,头要摔在桌子了,这时候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拖住了我的头,我隐约感觉这只手的主人把我扶了起来,而且还轻声说喝醉了睡好了,她带我回去。
  我头靠着她,感觉有头发落在我脸,痒痒的,我很想抓一下,但我浑身没有力气了,听着她的话,我闭眼睛睡了过去。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才猛然惊醒,赶紧坐了起来,头晕目眩之下我发现自己躺在床,而空气之弥漫着一股药香味,我使劲摇晃了几下脑袋,从床下来。
  走出房间我看到了唐曼目光平静的看着桌子的一个小丹炉,丹炉下红色火焰在燃烧,而丹炉之蒸汽缓缓而出。
  她几丝秀发垂在额头,可能是觉得碍事了,所以伸手将这几缕秀发夹在耳后,露出她精致无的侧脸出来,她眼睛眨了眨,下意识朝我看了过来,“醒了?”
  我点头走了过去,头还是晕晕的,她让我坐下来,“果果去厨房给你煮解救茶了,等会行。”
  我点头,随后问我师傅呢?她道,“你师傅在陈三刀的房间,应该是在睡觉,他在等我这颗丹药。”
  原来如此,陈三刀已经死了一个星期了,这样直接给陈三刀延长寿命,那么也是不行的,毕竟陈三刀的肉身已经在这一个星期变化了,即使继续活着,也是大病连连,这对老人来说是异常痛苦的事。
  要活也是得让他无痛无病的活着。
  我问她我醉了,我师傅还有没有说那些让人生气的话,毕竟我醉了,我师傅可不会醉的,他最多只有两三分的醉意,他的酒量好着呢。
  唐曼摇头说没有。
  我摇头说不行,她再说真没有,我无奈起来。
  等了几分钟,果果手端着解酒茶,推门进来了,“天哥,快喝了,天哥你醉得好厉害,可是唐曼姐把你背回来的。”
  我刚接下解酒茶,听到果果这么说,我愣住了,下意识问,“你背我?”
  唐曼居然背我?
  “对,好重。”唐曼点头。

  听到唐曼这话,要是平常的我自然是无语了,但今天,我心触动了,认真的说了一声谢谢。
  唐曼摇头,“别再说这两个字了行不行?”
  我无奈点头,我将果果给我煮的解酒茶喝了,感觉头没有那么晕了,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唐曼炼丹,她说没有那么快的,让我继续睡。
  我摇头,轮到她无奈点头了。
  这个炼丹的过程持续了一天一夜,而且整个房子里面是越来越香了,让人精神一振的药香。
  唐曼让果果去找的东西绝对也是罕见无的,也让雨准备的东西同样是珍贵的,不然不会有这种香味。
  到了晚的时候,唐曼额头已经是遍布细汗了,她眼眸里面露出一丝疲惫,她依旧是认真的注视着丹炉。
  过了一会,我听到丹炉之传出一声轻响,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她打开丹炉,我看到里面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唐曼小心翼翼的将丹药拿了出来,用一个小瓶子装好,她将瓶子递给我,轻声道,“好了。”
  我下意识接了下来,其实我想问她是跟我一起还是什么,毕竟我师傅也不知道怎么了,十分不喜欢唐曼的样子,我开口让她过去,她肯定会过去。
  可在我师傅那张老脸下,唐曼肯定会受到委屈,但她也不会说,还会对我师傅微笑,唐曼对我的长辈的时候,性格一直是很好,可以说没有任何脾气,我看得出来。
  但我看到她开始收拾东西,无声的将她自己随身携带的丹炉收起来,然后回到房间里面,我听到里面没什么动静,我以为她累了想睡了,所以我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出去。
  但刚踏出去一步,我看到唐曼从房间里面出来,她看到我已经走了出来,一脸古怪的问,“不等我了?”
  我尴尬点头说等,她脸有水珠,额头边的头发也有,刚才是进去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过她眼眸之还是有一丝疲惫。
  我犹豫了一下道,“要不你休息好了,你炼丹也累了,我给我外祖父吃行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了?”唐曼问。
  我当然想让你去了,不过不想让你受到委屈,我师傅是那个脾气,不喜欢的人一直都不会喜欢,而且还不会不加掩饰的样子。
  我不知道怎么说了,唐曼认真的道,“走吧。”
  我下意识问,“那我师傅又那样怎么办?”
  “那我打他好了,一掌好不好?”唐曼语气认真。
  我被她这认真的样子逗笑了,唐曼打我师傅一掌,我师傅接得住?我可不知道的反正我可以接,但不是重伤是死。
  “你不愿意那算了,我在心里面打他一掌行不行?”唐曼继续问。
  我笑着点头。

  我和唐曼朝陈三刀的房间走去,我边走边问,“那你昨天晚是不是在心里把我师傅打死了?”
  “没有,不过我打你了,打了十多掌,然后再踹了几脚,我不知道你什么情况,反正把你打飞了,你自己又凑过来给我打,我又打了。”唐曼道。
  我哈哈一笑,“那你今天晚睡觉的时候别梦到我了,不然我可要被你打死了。”
  唐曼摇头,“不会的,你会一直被我打,但是是怎么打都打不死,怎么打也不会受伤的那种。”
  “哈哈,真的?”我笑着问。
  “真的。”唐曼点头。
  “那你之前是不是也梦到我了?”我笑着再问了一句。
  第七百七十章跟我出来
  我问出这话,便是笑着看着唐曼,她愣了愣,立马摇头,“没有。”
  “我不信,你都说得那样了,说把我打了,还打不死那种,你绝对梦到过我,而且一直在打我,敢情我在你梦是这种角色啊,唉……”

  我“叹了口气”,她缓缓停了下来,我一怔,回头看着她。
  她摇头道,“又被你套路了,好,我承认,我是在梦打过你,不过那是最早的时候,你那时候那样,我都没有报复你,你还不准我做梦打你?你不是说你做梦的时候还杀了我,我只是打你……”
  她说道最后声音小了几分。
  我干咳了一声,次因为邹天展的事,我梦到唐曼杀了邹天展,然后我把唐曼杀了,为这个梦我还愧疚了很久呢。
  没想到她居然梦到在打我,那我心里愧疚少了一分……
  “那之后呢?以后也一直梦到在打我?”我下意识问。
  唐曼摇头,“谁会一直打你了?我可没有那么暴力的,之后也没什么,你在做饭我在看书,没有其他了。”
  看来我这个做饭的形象在她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了,连做梦也是梦到我这个,我也是无语。
  “而且,我梦的你都是不理我的。”唐曼接着说道。
  “为什么?”我好的问,我也不是哑巴啊,平时话也不少啊。
  “不知道,可能你较高冷。”唐曼认真的说道。
  我笑了笑,她估计这是捉摸不透我要说什么你,所以导致她梦我是个“哑巴”。
  我和唐曼聊天间,远远看到了陈三刀门口,陈五他们,乃至所有陈家人都面色担心的无声站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