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2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翠英听了有些埋怨起李沧海来,抱怨他不该那么痛快的就承认了,又担心以后和儿子不好相处,只是抱怨归抱怨,毕竟木已成舟,她也没什么办法了,时至今日,她仿佛还没有第一次发生关系后那般有决心离开了,她看着正在坏笑的李沧海,内心的温柔再一次摇曳起来,低声问道:“那我怎么跟他说?”
  李沧海笑着说:“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你要不好意思我给他打电话。”
  说到这儿,李沧海到床头柜上摸过手机就要拨号,却被林翠英一把按住喊了声不行,便放下手机,默默的看着她。
  林翠英再次叹了口气,光着身子下床去找手机,翻出手机又迟疑了一下,这才走出卧室,站在门口儿拨通了林硕的电话。

  林硕听说母亲不回来住了,一时间没缓过神儿来,还问母亲在哪住。
  林翠英一时语塞,哦了一声这才连忙组织语言说道:“那个,李总这儿有空房,他明天早起有事儿,我怕明早再从家往这儿跑来不及做饭,就在这儿对付一宿得了。”
  李沧海见林翠英下床出门儿就偷偷跟了过来,见她拨通了林硕的电话便从背后一把抱住她。
  林翠英被李沧海吓了一跳,差点喊出声来,又怕他再出什么幺蛾子,连忙对着话筒说:“没事了,你俩赶紧早点休息吧,不早了,再见,”说完也不等林硕答话,便赶紧挂断了电话,直到看到屏幕变暗,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骂了句讨厌,却感觉此刻的心跳仿佛比刚进门时还要快。
  林硕放下电话,看了看身边的高婷说:“妈说今晚不回来了,明天早起给李哥做饭。”
  高婷听了一脸兴奋的翻身起来问:“真哒?你说他俩……”
  林硕本就怀疑什么,此刻听高婷说完,也兴奋起来,连忙点了点头说:“应该是。”
  第二天一早,林翠英早早的起来,给李沧海做好早饭,这才又回到卧室,见他还未醒来,也不忍叫他,便又回到客厅看起了电视,感觉过了过了二十多分钟,听到身后有动静,转身一看,果然是李沧海走来,便赶紧起身去给他盛饭。
  二人一起吃过饭,李沧海又洗了个澡,看表才六点多,心中暗想这一次应该不至于让顾念之等我了,想到这儿,他又嘱咐林翠英中午别等自己吃饭了,这才穿衣服出了门。
  果然,李沧海到酒店大堂时,顾念之还没下来,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七点钟刚过,电梯门打开,顾念之走了出来。
  李沧海连忙迎了上去,笑着问:“顾哥,睡得好吗?”
  顾念之点了点头说:“还好,就是酒店的床实在不太适应。”
  李沧海也跟着点了点头说:“那倒是,酒店肯定不如家里,其实您要不介意,还不如住我家呢。”
  顾念之摆了摆手说:“那怎么行,我这趟来已经够麻烦你了,怎么好意思再去家里讨扰。”
  李沧海突然坚定了这个想法,连忙说:“不瞒您说,我在这边有两套房子,但是家人都不在这边,空着也是空着,您要是不嫌弃,还真不如到我家去住。”
  顾念之看了看李沧海,见他说的真诚,不像是虚情假意,虽然动了心,却还是说:“再说吧,我也呆不了几天,原本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小芳,哪成想她整的这么隆重,还专门安排你陪我。”
  听顾念之称呼万芳为小芳,李沧海意识到此人要么是万芳的前辈要么是她昔日的领导了,虽然此刻看来万芳比他进步的快,可谁知道此人会不会厚积薄发呢?
  想到这儿,李沧海连忙说:“您可别跟我客气,芳姐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您既然来了,就踏踏实实待几天,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
  顾念之点了点头,信步往外走,二人来到停车场,李沧海还要上前帮顾念之开车,却被他摆了摆手制止了,只不过这一次,他自己独自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而不是像昨天那样坐在后面。

  李沧海心中暗喜,知道顾念之正在逐步接纳自己,至少通过这个举动可以确认他是希望和自己聊一聊的,想到这儿,李沧海便也上了车,一边开车一边问:“哥,有个好奇,能问不?”
  顾念之听李沧海这一声哥叫的自然,便笑着问:“什么?”
  “我听说您和芳姐以前是同事,可我一直没弄明白您是干什么的。”说到这儿,李沧海扭头看了顾念之一眼,又连忙把视线转回到路面。
  顾念之听了一笑,也扭头看了看李沧海,饶有兴致的问道:“小芳从来没跟你提过她以前在部里干什么?”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也知道领导工作不能瞎打听,要不是看您这人和气,我也不敢问。”
  顾念之见李沧海马屁拍的如此自然,不由得暗自称赞,又歪着头看前面看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说:“怎么说呢,就是在机关管点事儿罢了,说的再细点,考试测评之类的杂事儿吧,也没啥意思。”

  李沧海听了觉得顾念之是故意举重若轻,显然是不想深谈,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突兀,便赶紧把话题引开,好在博物馆离的并不远,俩人一路闲聊,很快就到了。
  进了门儿,顾念之仿佛也没什么目的性,左看看右看看,倒真有点游历的样子了,李沧海这才有点明白过来,想来昨天他街头巷尾的采风,十有八九是想听听底层群众的心声,今天在博物馆,恐怕才是他自己的爱好,如此说来,今天才是最要小心谨慎的。
  李沧海陪着顾念之逛了几个馆,又来到油画馆,不知为何,顾念之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很长,一幅一幅的仔细看着墙上的作品,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显然是对作品有自己的想法儿,李沧海都默默记在心里,心想看来此人对油画最有兴趣,或许可以在这上面做些文章。
  一个上午下来,二人都有些乏累,便随意找了家小馆子吃饭,吃着饭,李沧海便将话题往油画上引,这一次,他显然找对了话题。
  说到油画,顾念之很是兴奋。
  “沧海,你只不知道,我呀,原本是热衷艺术的,还学过油画,只可惜父命难违,奉父命参军,最终走了仕途。”说到这儿,顾念之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这才笑着说:“若不是进了机关,说不定我现在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了。”

  李沧海不住的点头,又问道:“哥,那您现在还作画吗?要是还有作品,我倒是想求一副。”
  顾念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扔了好多年了,现在呀,也就是个爱好罢了,看一看别人的作品,偶尔涂两笔,不成气候。”
  李沧海嗯了一声,却突然想到一个人,暗想何不带顾念之去见见此人,说不定二人能有什么共同语言呢。想到这儿,李沧海便对顾念之说:“哥,我那还真有一副藏品,想让您给我掌掌眼,看看有没有收藏价值。”
  顾念之听说李沧海竟然还收藏油画,顿时来了兴致,放下筷子问道:“哦?你还对这个有兴趣?”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兴趣谈不上,我也不懂这个,附庸风雅罢了。”
  顾念之笑着说:“闻弦歌知雅意,我看出来了,你老弟可不是俗人啊。”

  李沧海把头摇的更猛了,摆着手说:“哥您可别抬举我,我可不知道什么歌啊意的。”
  顾念之笑着摇了摇头,意识到这个李沧海是个深藏不露之人,越发对他和万芳的关系产生了兴趣,却不想主动开口去问,便伸了个懒腰说:“吃饱了,对了,我明天就回去了,客走主人安,也省得总给你添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